刘荣生律师:要求会见幸清贤纪事(2016.9.12)

幸清贤

作为“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犯罪嫌疑人幸清贤的家属所聘请的律师,我这是第五次到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头两次因为委托手续问题无法得见,后两次是办案单位统一打发家属所聘律师的李斌虚与委蛇。

本次,终于有实质性答复了。看守所值班武警告诉我说“幸清贤已经聘了律师”。

我质问:家属聘请的律师,是被幸清贤拒绝?还是幸清贤不知情而另聘?武警你不要乱传话,叫李斌出来答话。

武警小战士不说了,去打电话

李斌没出来,还是上次接待我的那位刘姓警官出来对我说:李主任让我告诉你幸清贤已经委托了律师。

我没急着回答。

“刘警官,咱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上次你就说第二天李主任就给你打回去电话,这样的答复我至少听到三回了,但每次所谓李主任给我打回来,都是虚假承诺,无奈之下我拨打李斌留给我的办公电话,总是无人接听。我就是想问,你给我个李斌能打通的电话号码行吗?”

“李主任没给你打?”

“没有,咱们都门清”

“那有些情况我也不清楚,李主任还真的见见你,但不是今天,这样吧,节后,周一,10:30”。

“我肯定会按时到达”

经过一番唇枪舌剑,刘警官终于代李斌同我约定了见面的时间。

——我倒要看看,敷衍塞责到何种地步,虚与委蛇到怎样程度!

五岳律师刘荣生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