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多淑:君与其易,我与其难

当下关于社会正义转型的方法有很多争论,有主张渐进改良的,也有格命的主张,各式各样的主张,不一而足,看似很闹腾,情势比人强,更有人主张黑猫白猫能推动社会正义转型的就是好猫,主张各种派别的大合流。不过,这仅仅是一种良好愿景,与现实有很大差距,相反各方主张的不同,各方高下相争,相互掣肘,致使社会正义转型进程长久陷入方法争论,整个转型进程遭遇到瓶颈,严重阻滞不前。其实,这有关社会正义转型的方法论争论多半是书生意气,不可避免落入了秀才造反千年不成的怪圈传统,此风实不可取,为人所诟病。

前些日子有人对诺奖得主刘氏的“我没有敌人”的政治主张,颇有微词。“我没有敌人”是刘氏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从语言及思想都堪称完美,无懈可击,未来是要上小学生教材的。刘氏“我没有敌人”的政治主张可以说是完美的政治理想,有人说是投其西方保守政治的所好,直奔诺奖主题的,与当下的中国政治并无多大实际的作用。此外,基督徒的隐忍牺牲,服从在上权柄,哪怕是不公义的权柄,应该说也是一种符合圣经教导的政治正确,除了做现实效用的否定,是很难驳斥这种政治正确的主张。

现实状态下专制独裁者都是低智力的狂妄自大者,相信刺刀可以打败一切政治反抗者。面对刺刀,刘氏的“我没有敌人”以及基督徒的服从在上权柄的政治主张,仅能获得漂亮的政治道义的羽毛,丝毫不能撼动专制刺刀的统治基石。当下中国的局势非常险恶,最后的小组长手握一副好牌,不按套路出牌,左中右全面开弓,将整个社会终引向万劫不复的灾难中。这绝不是小组长的牌技问题,而是其人格太邪恶,想用毛氏文革的手法,横扫一切全民牛鬼蛇神。面对这样严峻的情势,一味地坚持政治正确的社会正义转型主张,应该说是不切实际的,有点迂腐酸臭,无助于现实的社会正义转型进程。

在709案中的胡石根长老在法庭最后陈述,“与其坐而待毙,不如揭竿而起”,倒吓着了不少主张渐进改良的推墙者,因这不符合他等一贯正确的政治主张,便夸张的描述中国即将被血泊淹没。纵观近代中国历史,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中国从来就与历史潮流背道而驰,往往一脚踏空,踏进苦逼的深渊。这些年曼德拉及甘地似的历史人物也没有少出,可现实依然形如槁灰,令男女老幼绝望,看不到一丝转机。对专制独裁者来说,只明白刺刀见红的力量搏杀,其他的说法都是装神扮鬼吓唬小孩子的。

在这场当下社会正义转型中方法的高下争论中,我等不能因主张的不同,就进行简单的道德判断,而应持宽容的立场,同声相应,互相犄角斥援。谁都想拥有漂亮的羽毛,都想站在永远政治正确的高度,但现实中的脏活苦活,总得有人来干,哪怕自污羽毛,格命的主张万不可废弃,离开格命谈论改良,就是跪下求辱。如胡石根长老所言,与其坐而待毙,不如揭竿而起,或许尚有一丝转机。当年汪精卫离渝赴宁曾留言蒋介石,从此君与其易,我与其难。今细思汪氏之言,足见汪终其一生乃不辱精卫之名。当下形情不容乐观,其易不易,其难,还真叫一个难,杀头坐牢,株连九族。即便如此,当难不让是男儿本色,愿将政治正确非暴力的主张由其他人来倡导践行,格命者不需要漂亮的羽毛。君与其易,我与其难,惟愿就此消弥社会转型进程中方法上的纷争,君与我矢志不移,共谋当下中国三千年未有的社会正义转型。

2016年8月19日侯多淑于达州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