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多淑:白天不懂这夜的黑

近日这连云港又哭又闹,未必也太娇气了,听见风就是雨,生死在中锅,毒空气毒食品己是家常便饭,我等早已炼成金钢不坏的超级功夫,区区一个黑字就吓得魂不附体屁滚尿流。黑有啥可怕,不过就是一个黑桃的黑,正好补补大脑花。咱大陆架中锅人打小就生死在核心影子的笼罩下,裆和政腐无时不号召我等要紧密团结在某XX同志为黑心的裆中央周围,从不敢主动拒绝黑心领导的辐射统治,要说黑危害,这黑心的危害一点也不小于黑电爆炸,可咱大陆架中锅人却甘之如饴,完全浑然不觉这此黑彼黑的危害。

话说连云港地处苏北,不过就是一个小渔村,从来就是出骗子和土匪的穷窝子,即便今日号称欧亚大陆桥的东方阿姆斯特丹,仍然是一个三不像的暴发户城市,远不及金陵及苏南的苏锡常,人杰地灵物阜民丰的温柔富贵乡,处核不惊,岿然不动,稳坐钓鱼船,该干嘛就干嘛,就让你连云港去穷折腾,牛打死马,马打死牛,不关温柔富贵乡一毛钱的痛痒。何况黑有啥可怕的,未吃过猪肉,终究是见过猪跑的,穷窝子就是穷窝子,没见过大场面,瞎叽歪劳什子事,天塌下来自然有高个子顶着。

黑桃是一个好东西,坏球屎报的胡编造不止一次阐述过,黑弹可保世界和平,黑电是一种清洁能源,利国利民。这次连云港引进法国的黑废料循环利用技术,是花大价钱引进的一种安全环保高新技术,终将造福子孙后代。不过胡编造只字不提黑电技术是没有刹车系统的,是无法退役的,只能一路走到黑。当然这不是胡编造该操心的,反正某裆的黑心领导根本没考虑过刹车系统——代议的自由民煮制度,一路狂奔,侈想红色江山万万年的中锅梦办。即便胡编造想咕哝几声黑电的刹车系统,终落得谋逆反裆的罪名,吃饭的狗头不保,借给他胡编造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越主子的雷池半步。

在没有刹车系统的非正常社会,没有人是安全的。当下只要食品有毒,我等就不能相信黑电的安全,万一这种黑电事故发生,就是全民的灭顶之灾。不怕万一,只怕一万,大当量的黑事故造成的裂聚变高温、爆炸冲击波及长距永恒的黑辐射,总有一款是我等无法拒绝逃避的。这种安全事故不同于石化爆炸、垃圾电厂等对环境的破坏,后者是区域性的,瞬时性的,不会造成上万年不可逆转的次生危害。因而这种如切尔诺贝利及福岛黑电事故是开不得玩笑的,世上没有包打汤元不散的,安全保证终是一张废纸,对黑电的态度宁持保守,宁缺毋建,拍脑袋拍胸脯乳房的保证,都是傻逼缺心眼的,不足以值得信赖,脑袋最好长在自己脖子上,拴在中共砖家的裤腰带上,这提心吊胆的日子就有尽头了。

有人说自古以来南京就是一个冤大头,好事从来没有成双,倒邪霉的事从来就没有少过南京一桩,金陵帝王气场总伴有血光灾祸。不过,南京人心态就是好,遇事不急,哪怕杀头灭绝,南京人的步履都是轻盈优雅的,相信世上没有迈不过的鬼门槛。这次小渔村连云港闹核电的事,南京人不闻不问,好似连云港远在万里的西非黄金海岸,八杆子打不倒一撇,与自己无涉痛痒。这次南京人终于是狗撵摩托不懂科学,黑电事故的毁伤半径在千千米内,南京,包括整个江苏,没有哪个王八乌龟跑得脱,以为仅是一个小渔村连云港将陷入万劫不复,那就大错特错,没有这种便宜的事,总等着江苏人捡漏。有人说浙江人聪明,其实不然,江苏人的小聪明更甚,并且是那种自以为得计的小聪明,证明了历屎是不会冤枉南京这个货真价实的冤大头,怪不得河东河西,临死也只能怪自己自以为得计的小聪明。

2016年8月11日侯多淑于达州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