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领钗:天津二中院纪实

早晨8点半,张振敏、季新华、铁肩,我们四人赶到了二中院门前,看到全胜、李美青、李金平等从法院对面过来,就有便衣开始轰赶,不许拍照,不许在门前停留。

执行维稳人员很多,穿警服的不多,大都是便衣,有拿遥控对讲机的,有的耳朵上插着耳机,有的明显看到裤兜里装着对讲机,从法院门口开始不远一个不远一个,包围了法院,有站着不动的、有原地走动的,非常警惕地审视着走过他面前的每一个人。

我们只能分散开,慢无目的地在法院周围转,希望遇到更多同道。

胡石根长老的两个弟弟在法院旁边被拦截,问他们是谁的亲属,来做什么。以后又在很远的地方拦截,听他的两个弟弟说:我们只想知道哥哥胡石根是否今天开庭?我们家属要求了解一下案子、要求旁听。……没有听到拦截人员是怎样回答的,把他们带离。

不时传来消息:周丽被带走了,?辛巴被带走了……。
我带来三件文化衫,无法交给别人,只能另想办法。
从挂甲寺转了一圈出来,看到法院门前很多人,心里纳闷:他们根本不会让靠近,一定出事了!
随着人流走向法院门口,原来是:樊丽丽和李文足在找刘二敏、王峭玲。

刘二敏、王峭玲昨天晚上8点左右被挂甲寺派出所带走,至今毫无消息,今天二人拿了写着‘释放刘二敏,释放王峭玲’的N4纸,来到法院旁边,丽丽被一个便衣重重推到在地,又抢了她的牌子。

一个柔弱女子,带着一岁三个月的儿子,还有一个有病的大伯哥需要照顾,自己的老人多病不能给予孝心……,想到戈平被抓一年多,警察把家里的银行卡及有价值的东西抄走,使这一大家人的生活陷入绝境,孩子的奶粉钱都不凑手。

今天又面对当局的秘密开庭,还被推倒摔在地,美丽的丽丽顿时气涌胸膛,一边历数他们的种种罪行,一边忍不住嚎啕大哭……她的汗水湿了衣服,汗水和泪水流淌在靓丽的面庞上,头发蓬松着,是欲加凄楚可怜。

李文足举着写有‘释放刘二敏’的N4纸,一直在演讲,述说这一年多来,她们家属每一个人受到的非法待遇及残酷遭遇。

她们一年来的历练,胆量大增、见识提高、一样的处境让她们更是相扶相伴、紧紧抱团,已经熔铸为一体不可分割……,正直善良的内涵更增添了她们的清纯美丽。

周围的观众都举着自己的手机在拍照、在慑像,当然更多的是便衣。
惊叹她们无惧而美艳的外表,更是感动她们清晰的头脑与滔滔的口才。
这就是今天法庭内部的秘密开庭,法庭之外的公开开庭。

——牛领钗 2016年8月1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