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却沧溟:当多面看读郭飞雄绝食的意义

郭飞雄

随着绝食时间的继延,越来越多的人为郭飞雄的安危担忧开来,以为黑帮当局毫无人性可言,而且始终态度强硬,以为僵持着并无多大实在意义,当设法使飞雄停止绝食。

目前的情形依然是,他是局面的唯一掌控者,就像他是绝食与否的唯一决策者一样,他人无法使力旁助的一一便是至亲者亦复如是。

使郭飞雄停止绝食的努力也从未停歇过,一切是在悄声无息的过程中进行的。我曾于5月20日书信一封辗转达于其姐姐,托她面予飞雄并全力劝止绝食,也一直与各方就使其停止绝食的可能的路径、策略沟通着,而终于效果不彰。继续着的绝食就成了我们必须面对且须积极面对的现实。

于大家一样的爱着飞雄,于大家有着一样的担忧是我们试图使他放弃绝食所在一一而不是因为绝食本身的意义大小。

种种频发着的冲突是这种公然的反人性体制下的必然。和谐在乎于大家利益的基本一致,在乎于全体人民有着基本的价值共识基础。最起码是大家悉能互信各方都会以人类群体里普遍公认的规矩及习惯行事一一政府不仅不可例外,且必须是这些方面无处不在的好榜样。67年来,这国〞政府〞的情形正相反-一是一个无处不在而无恶不作的坏榜样。

一国宪法理应是内国人民利益及共识基本一致的存在。一个起码的前提必须是,宪法制定过程本身是民主的。宪法一旦确立,其权威和意志当是至高而神圣的,任何个人或团体的利益和权威悉不可在这种权威和意志之上,否则必然会乱象丛生一一这是人类用无数苦难得来的普遍经验。宪法实际上就是全体人民间的契约,意在规制政府权力,更好的保护大家的自由、权利和利益。人民最基本的心理安全期许是,政府也会而且必须尊重宪法立下的规矩和人间公认的道义价值;组成政府的那些人是些文明人,他们有着正常人的感情,对道德、人伦大端、羞耻感、同情心这些人类最基本的天性特征保有着正常人的在乎。这原本是天经地义的。然而共产党是规矩及人类公认道义价值的彻底的反动者和破坏者。便是它自己强加于人民的〞宪法〞

也还要被它野蛮踏在脚下。你要求它遵守自己的宪法,落实宪法确立的规矩,它就说你危害国家安全,用纯粹的流氓手段对付你。规则被流氓手段代替,而流氓手段是它历来的强项。人民大家便要么永作奴隶下去,要么起而抗争,冲突至矣!

独裁者总是对人类社会的复杂性表露出出奇的无知,自己似强盗犹悍匪,无法无天公行,却总作着天下太平的酣梦;对自己堕至禽兽以下的现实及行经心知肚明且心安理得便罢,却仗着凶残冷酷总想压逼大家都作畜牲,不生出冲突只是偶然的。

中国光明与黑暗力量的对决是-场软力量较量,与硬力量间搏决依凭硬器物不同,软力量间对决的决胜基础是道义价值,不可总在物理层面上看读这场角力。

于反抗者而论,许多情形下,搏击过程就是结果一一邪恶越离谱,无法无天的暴虐越是多,越会招致其更大规模的道义损拆。

有人会疑惑,再大规模的道义摧折并不会导致恶政权的必然崩溃。这种看法是筒单了些的。

无论从天命角度,还是从阶段性的同质历史现象角度看,全球共产主义政权的兴亡都当然地是属于共同的生命规律现象。这种相同生命现象是有已显明了的绝对的共同规律实证的。诸如,政权一律的暴力取得;一律的暴力维持;一律的于民主宪政人权不含糊的反动;-律的都只有六、七十年寿命;一律的亡于非暴力过程等。

另一个已显明了的规律实证便是,所有的共产党政权,都不是因着硬力量规模及质量的不及导致了崩溃而是相反,悉规律性地灭亡于道义软力量的结构性亏缺。

所有的共产党政权,直至灭亡的前一秒,人们看到的依然是它的强大-一终其存在期间,无一例外地全心全意地经营硬暴力基础是这种政权第一要紧的大事;而在这样经营中的另一个共有规律便是把道义及人性踏在足下,引出数不清的反抗一一为终于的败亡拓途。

飞雄的绝食意不在静态的抗争。于一个邪恶的冷血政权,一种静态的苦己身体彰示人性的表达没有实质意义,飞雄对此心知肚明的。

飞雄绝食,是正在进行着的一个人与一个反人性政权之间的一场战争一一是野蛮的人权压迫与不屈的人性反抗的活标本。

在反动当局角度论,却是飞雄态度太过强硬一一从不妥协。更何况从技术层面上看,战车(绝食)先由飞雄发轫。

当辩证地看读这个过程。这个过程给死要面子而从不知人类羞耻为何物的愚蠢当局带来数不尽批评、谴责和抗议,且日日如此而日渐增多。这只是我们看得到的现象,而多数的外交关注、交涉及敦促悉在我们视线外进行。这样的每一天,在无声中,使数不尽的人们在这样的过程中看清了这个无耻政权的冷酷和毫无人性一一也正作了使这许多人清醒过来的功。这是使强横惯了的野蛮当局最为火光也至为忌恨和恐惧的。

飞雄绝食正提挈着一场具有广泛规模的立体抗争,所有热心参与者的助力,不论形式如何,都是社会良知及抗争力量的动员及盘活了的成绩,都是这种抗争过程及价值的结构性组成。其价值及意义是个有机的综合合成概念。

世间之事由来如此,任何个体都是有限的,而大家合力却能实现某些无限。任何伟大的运动,由于一个个具体的个体的自觉参与方可成就,这是个极重要却极简单的道理。

外面真愿意为中国的好将来作些具体的实事者,当能读懂飞雄绝食所传达的思想。以张青为主的外部高调抗争至为重要。从简单路径上看,至少每周当有特定的人在固定的时间里,亲自向联合国人权机构、西方主要国家人权机构以及重要的国际人权组织投送飞雄被辱、被虐及绝食情况详情材料,并特别附呈国内最新的其他的冷血暴虐人权事件,然后再向自由媒体投发相同的文字材料。这个能一直坚持着的过程便是抗争的最佳结果,而非单独绝食本身。

这是外面完全有条件作的,这比任何其他过程都有意义。外部的任何抗争只有紧密联系着国内的现实及被压迫受害人民的心愿,才会具有了实在的价值的,这本当是不言自明的。

飞雄持续以苦己的坚韧的痛苦承受来展示专制的不义和冷血,逼促国际政客们于正邪间选择,其意义悉在外面同道们的抗争路径选择中。

至于飞雄的安危问题,他当无生命危险,于飞雄这样全人类瞩者的死命事件当局也会有一定的忌讳及恐惧的。只是他个人要承受些苦楚的,鼻饲灌食过程是极痛苦的事。

理解飞雄的亲人及许多善良人们的痛。但从积极角度看,一个无法无天的、历来恣意将人民掌中捏脚下踩的冷血政权,却对一个于他们万千重围困里的个体的最柔软反抗束手无策!这正是此间巍峨崛立着的伟大意义!它向貌似强大的中国黑暗势力发出不含糊的警告:一个绝不俯就黑暗的个体的不服从,便是一道使恶政权无法越过的坎。而这种抗击何时肇起?何时止辍?悉捏拿在飞雄指问,匪帮们只可于无可奈何下、气急狂怒里于灰头土脸中奔突一一保卫飞雄性命。

共匪一位秘密警察头子,因着持续了数年的软硬并施终于失败后曾冲我发火:说真他妈是邪了门儿,绝对若小的一方却完全掌握了主动权。什么时候出手,什么时候歇手,完全是绝对弱小者说了算,强大的政府反倒处处被动。

这便是神赋予个体人的无限高贵和永不可量限的强大所在。一个自恃已强大至全天候狂躁难安的强盗政权却被躺着的反抗者压在身下,而视〞百万铁甲〞如空物,他们的暴怒及强硬态度正与他们已显明了的见识及坏名声相称,也正在〞情理〝中-一也是他们唯一剩下的了。

2016年7月15日。

转自:参与网www.canyu.org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