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峭岭:长歌当行

任全牛家人

七月8号,任全牛律师被郑州警方刑拘了,跟709案有关。那可是709正日子前被郑州警方引爆的新闻炸弹。一时间,朋友纷纷问我,委托书写了吗?待在家里哪也不要去了。

七月15号一早,任律师的两位律师常伯阳和张俊杰被国保限制了人身自由,任律师太太胡友玲女士也被警察严加看管在家里,她出门接孩子竟也被限制。她愤而出门时,竟被十几个人抓住扔到车上。

这是什么节奏?我跟李文足坐在北京西站的吉野家里,看着朋友们不断发来的信息。在下午五点多,又看见了丽丽和二敏姐的丈夫被天津市二分检起诉了!

任全牛妻子胡友玲女士跟儿子

这时朋友问:“你们要不要退票?”

我们不能退票,我们必须前行。

因为,如果我们易地而处,我是胡友玲,在这恶劣的外部环境里,朋友的支持和探望,会鼓励到我。

所以,我们不是不担心,而是必须前行。我们录了一段视频,发给朋友,万一我跟文足被抓后可以公布。想着也写好了委托书,那,就继续前行吧。只担心不能见到胡友玲女士,把709家属对她的感谢和爱带给她。

晚上十点半的时候,在郑州,见到了刚刚获得人身自由的常伯阳律师。也得知了任律师家的警察撤走了。敢情这一天所有的措施都是为了任律师写出那个给赵威的“致歉信”?

所以,顺利看到任太太时,我们都有点意外。形势急转而下,从障碍重重,看似不可能见到胡友玲,到一群人其乐融融的在一起吃饭。

关键,我们看到了又一个积极乐观的人权律师的妻子——胡友玲。大拇指在心里竖起来!

胡友玲是任律师的大学同学,专业相同。看着她的盈盈笑脸,我觉得想好的安慰话都不用说了。我们知道她看见了我们所代表的人,对她一家人的支持和感激。我们也看见了虽然环境恶劣依然,但不断前行的人们。

郑州的律师朋友和胡友玲女士

还有,不断前行的人们不仅仅是我们。

心中喜悦,当歌。当长歌,一起前行。

长歌当行。

709王峭岭

2015年7月16日于回京高铁上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