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既得利益集团用他们的利益绑架了这个社会

孙立平

摘要:既然中国这么强大,为什么过去20年维稳愈演愈烈?至少有一半是被忽悠出来的。

中国社会很脆弱,这几乎是一个众口一词的说法,只不过具体说辞不一样。国外一些人讲中国崩溃论,国内上层讲亡党亡国, 老百姓担心中国会不会乱?

于是,一个脆弱的形象出现了。

我们都知道,红楼梦里贾宝玉脖子上有一块通灵宝玉,如果丢了,魂儿就没了,小命就够呛了。这样来看的话,中国脖子上好像有两块通灵宝玉,一块是高速度发展,一块就是维稳。好像发展速度慢一点,不这么动员整个社会力量来维稳,中国的日子就过不下去了。

现在我要问的问题是,这种脆弱性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认为,是半真半假。

先说半真。中国改革已经30多年的时间,尤其是在后半段,各种问题开始显露出来:既得利益集团坐大,贫富差距悬殊,起码的社会公正无法维护,官民矛盾不断激化,甚至人心也在越来越疏离。在这种情况下,有人说社会矛盾到了临界点,有人说弄不好会引起社会动荡,官方的说法叫“亡党亡国”。看起来,这些说法也是很有道理的。

再说半假那一半。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社会的脆弱性,也是被忽悠出来的。谁忽悠的?既得利益集团,或者叫权贵集团。这个下面再说。中国社会是有种种矛盾,而且有的矛盾很尖锐,这是事实。但要看到以下两点:第一,过去30年中,农村改革分了地,城市改革分了房(没分到的大部分自己也买了),这是过去30年中国社会大体稳定的基础。更重要的是,中国的老百姓是世界上最老实的老百姓之一。鲁迅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至少说明一个最基本的事实,中国老百姓的抗争性是很弱的。只要今天有口饭吃,甚至今天没有但觉得明天可能有,就不会造反。实在过不去了,自己自杀,或者去祸害同样的弱者。一般地说,在这样的社会,社会性、集体性反抗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我不是在褒贬的意义上说这好还是不好。我说的是,这对于判断中国社会的脆弱性和社会动荡的可能性很重要。大家还记得,去年夏天的时候,曾经热炒过一段美国学者沈大伟的所谓中国崩溃论。他讲了中国走向崩溃的5个原因。我觉得,他讲的那5个因素,确实是不同程度存在的。但据此就说中国走向崩溃,我不同意,因为他低估了上述因素。

记得大约2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有个机构找我们几个人讨论这个危机对中国可能的影响。记得当时不止一个人说,弄不好会引起中国的金融危机甚至社会动荡。我当时就说,谁说会社会动荡,你给我演个五分钟电影,一步步是怎么发生的,逻辑是什么?没有人能演完这个电影。

我当时的三个基本判断是:经济快速增长(这为缓解很多问题提供了条件),政治基本稳定(虽然人们对体制有许多批评和不满,但大多数人还是认同要慢慢转型),社会矛盾突出(包括治安会恶化)。当然,这是将近20年前说的,现在的情况和那时候不完全一样了。但我要说的是,起码过去20年的历史证明当初这个判断是对的。那为什么过去20年维稳愈演愈烈?至少有一半是被忽悠出来的。

上面说了,忽悠这个的,就是既得利益集团,就是权贵集团。忽悠这个问题的目的是维持现状不变,从而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因为现状,权力与市场结合在一起的体制,对他们是最有利的。你说这个地方要改,他说,不行,动这个地方会引起社会不稳定。你说那个地方应当改革,他说,不行,改就会引起社会动荡。

既得利益集团用他们的利益绑架了这个社会。

转自:作者博客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