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全牛律师住所被查抄妻子被传唤,代理律师被施压

任全牛

辩护律师任全牛因转贴当事人赵威在羁押期间受虐待的信息而被刑拘,近日又被赵威起诉、法院已经受理。任全牛的妻子星期三被警方传唤及搜家,拿走电脑和手机卡。任全牛的两名代理律师连续两天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均无果。两位律师还被当局施压,要求退出代理任全牛案。

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因为在网上转发有关他的当事人赵威在狱中受到虐待的消息,日前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上海澎湃新闻7月14日的报道说,针对任全牛在网上发布不实之词,对赵威女士名誉造成巨大伤害及影响的事实行为,当事人赵威已向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追索精神损害赔偿10万元。目前,法院已经受理其诉讼请求。

任全牛的代理律师常伯阳14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与另一名代理律师张俊杰连续两天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但两天皆因侦查人员在审讯而未能成功。

“刚才我和张俊杰律师还到看守所要求见任律师,但是没有见到。原因是侦查人员正在审讯。也过去看了,确实他们还在审讯。昨天来他们说还在审讯,我们就走了,今天过来又说还在审讯。我们也提出抗议,48个小时得安排我们会见。”

据悉,警察一天前搜查了任全牛的律所,两拨司法局人员约谈律所主任。下午三个便衣传唤带走了任妻胡友玲。

常伯阳律师告诉记者,胡友玲当晚被警方带回家中搜查,家中的一台平板电脑以及胡为了方便他人联系而新办的手机卡都被抄没。

“传唤为了到她家里搜查,后来就带她去她家里搜查,家里有个小的平板电脑被拿走了。还有她补了一个手机卡,因为他(任全牛)的手机不是被警方扣押了吗?补了卡是为了好多人找任律师联系没法联系,家里人担心害怕,也把那个卡也弄走了。”

在任全牛被警方羁押的同时,他的代理律师常伯阳及张俊杰也被当局施压。张俊杰在网上披露,律所主任致电其要求他退出代理该案。

常伯阳说:“他们也谈话,今天一大早两个警察都在我楼下。我说干嘛,他们说来看你,实际上是想给我制造压力。司法局也找我谈过话,但是司法局的没说不能代理,就说要依法依规,谨慎办事。”

不过,常伯阳明确表示,自己作为任全牛多年的朋友,对于该案义不容辞,也不会退出。张俊杰日前也在网上留言说:我也做好了被你们砸掉饭碗的充分思想准备,不要老拿这个要挟我,为坚持法律工作者良心活不下去甚而妻、子颠沛流离的已有前者,我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因为真正的理想绝不会被强权轻易扼杀,历史上是,未来也是。

关注事件的北京律师梁小军7月14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当局似乎设下了一个精心策划的局针对辩护律师。

“任全牛律师被抓我觉得可能是官方早就布好的一步棋吧,也是对辩护律师的打压。“性侵”这个事情我们还在考虑是不是(当局)有意散布出来的一个消息,利用赵威对他进行诉讼,说名誉侵权。这都是他们的一个步骤。”

不久前,网上传出李和平律师的助理、已被拘押一年多的赵威在狱中受到虐待的消息。受赵威家属聘请的任全牛律师转发了消息,并亲往看守所求证,要求会见当事人。随后不久,任律师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特约记者:扬帆;责编:石山/吴晶)

转自: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