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记谢燕益律师失去自由一周年

谢燕益1

今天是谢燕益律师被抓一周年的日子。谢燕益律师当初是余文生律师的辩护人。余文生律师在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香港占中被抓。10月13日晚上约21点,我得知余文生律师被大兴分局警方带走。约晚上23点左右,我接到了谢燕益律师的电话,他告诉我,他是谢燕益律师,愿意代理余文生律师案件。当天晚上就有律师帮助我,我当时非常的感动,并同意了谢律师的代理。

谢燕益律师告诉我,他当时在外地出差,14号早晨可以抵达北京。我们约好了见面的地点。14号早晨约7点,我和谢律师在北京南站附近的永和豆浆店见面。一起在永和豆浆见面的,还有袁东。当时袁东的夫人也是被抓了。谢燕益律师当时和我、袁东两位家属签订了委托协议等一套法律手续。

第一次见到谢燕益律师,他当时拉着一个行李箱。行李箱中装了少量的衣服和很多文案。衣服穿的非常整齐得体,但被我发现裤子有些旧,裤角有点磨破。谢律师和我签完家属委托手续后,他问我吃饭了没有?我没有吃早饭,但是我无心去吃早饭,于是谢律师他自己买了一套吃的,我记得当时他买了一杯豆浆,一个包子,还有另外一样什么东西。谢燕益律师是在帮助我,可是我当时只想着寻找余文生,都忘了给他买吃的了,他还是自己付费买的吃的。吃完早饭,我说打车去大兴区金星派出所,谢律师说坐地铁就行,他可能想为我省钱吧!约早上9点我们到达了大兴区金星派出所,查询余文生。谢律师当时向金星派出所的警察介绍了自己的律师身份,然后向警察递交了一套法律文书要求会见余文生。可是当时的警察开始否认余文生在金星派出所。于是谢律师开始漫长的说理说法的过程,争取律师的会见权。谢燕益律师,先是从法律程序,递交法律手续,要求会见,警方不同意,而且态度非常的蛮横不讲理,于是谢燕益律师从家属、父母、妻子孩子的角度说服警察,通过长时间交谈,警方还是无动于衷。于是谢律师和我,给110督查等部门打了电话反映情况,就是要查询到余文生当时具体在哪里?最后,金星派出所开始承认人就在他们派出所里,可是不同意谢律师去会见余文生。

谢律师陪着我从早晨9点钟到达金星派出所一直到下午5点他们下班的时间点,都在金星派出所坚持争取要求会见,但是都没有成功。因为谢燕益律师家住在密云,很远,他要回家一趟,所以5点钟左右,我们就开始打车往回走在回程的路上,谢律师问我要了一个银行账号,我当时并不清楚,他要账号是什么用处?但是,我告诉了他一个建行的账号。后来我很快知道,谢律师要了这个账号,他发起了一轮对我家属的募捐。谢律师当时写了一篇文章,介绍我的家里的一些情况,然后底下留了一个建行的账号,希望大家能够帮助我,然后就开始了一个募捐的活动。这个账号的捐款大多是人权律师的捐助,还有一些是余文生代理过案件的当事人的一些捐助比较多。捐款大概约3万块钱左右,后来余文生律师回家以后,都很久很久了,我才注意到网络上我的账号是少了一个数字的!应该是后来被别人改了,致使很多爱心没有到达我这里。

谢燕益律师在余文生案中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律师,又为我募捐。现在约360人的《反酷刑群》也是在谢燕益律师指导下建成的,最早叫《关注余文生律师群》,余文生回家后因在被关押期间遭到了酷刑,改名为《反酷刑群》。他给了我很大的支持与帮助。后来因为辩护律师只有两个,是王宇律师和张维玉律师一直在行使辩护律师职责。但是谢律师也会经常问询情况。谢燕益律师非常的能说且有理念,他跟我电话谈话约一个多小时,他鼓励我,虽然艰难,但要相信未来。

2015年7月12日谢燕益律师被抓。得知他被抓后,我作为他当初帮助过的委托人非常的难过。七0九以后,大规模抓捕非常的恐怖。我还是联系了谢律师的妻子。在当时我和余文生律师自己也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时,在2015年7月20日对外发布了支持谢燕益律师的声明。当时谢燕益律师的妻子也非常的优秀。她好像是第一个起诉新华网央视的家属。

谢律师被抓后,后来得知谢燕益的母亲离世。再后来又听说了谢燕益的妻子怀了宝宝。在这一年时间中,这个家庭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变化。在原姗姗生了第三个宝宝后,宝宝满月的时候,谢燕益的辩护律师梁小军律师、我还有另外的人,一起去看望了原珊珊和宝宝。当时的宝宝刚满月,正在睡觉,只是摸了一下她的小手小脚丫,没有抱她。

当时看到原珊珊得了面瘫,说实话,我心里非常的难受。因为,我有一个朋友,也是月子里得了面瘫,后来一直是没有好。当时我就跟原珊珊说,一定要放松心情。这可能和过度的疲劳和长时间过度的紧张有关系。幸运的是,珊珊的面瘫在一位中医大夫的治疗下好了。

宝宝两个月看到她的时候宝宝还在睡觉,还是没有抱到宝宝。3个月的时候,这次再见到宝宝,长得更加的胖,更加的可爱。这次,他没有睡,我开始抱她。也许因为谢律师帮助了我,我当时抱宝宝的时候充满了爱。我想让宝宝感觉到我的爱!孩子的感觉应该是最灵的,我感觉到了,宝宝也感受到了我对她的爱!她一直看着我,对我笑,一直啊啊啊的在回应我!我告诉他,我是阿姨,阿姨爱她,他一直啊啊的回应我。爱这个孩子的人很多很多,也包括我自己,但是,父亲的爱,是没有人可以代替的,所以希望这个孩子,能早日的体会到父亲的爱!希望谢燕益律师能早日回家。

就在今天,谢燕益的妻子,面临着一个,租房的问题。他7月10号搬家,7月12号接到新房东的电话,表示不想租房。可是,一个女性带着3个孩子,让她如何是好呢!这个家庭已经经历的太多,希望原珊珊和3个孩子能够,安稳的平静的生活。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6年7月12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