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峭岭:如果有一天,和平也出现在央视上

李和平

昨天,我们三个女人出现在天津市第一第二看守所外面,录个视频,表达对丈夫的思念。确切地说,7月9号不是我们的纪念日。因为和平律师,全璋律师,还要翟哥,都不是这一天被带走的。但是,7月9号又是他们失去自由的纪念日,因为那一天,709大案正式上演了!

这一年,多少往李和平他们身上泼脏水的言论。无论央视,还是民间。相信央视不相信和平的,包括我们身边的亲友。我被BBC第一次采访时流泪的照片,现在被家属们看到惊讶万分:峭岭,你哭过?

我当然哭过,我在野大姐面前哭过,因为她是我的亲人。我在三元国际港楼下的小树林里独自哭过,因为我终于明白一个家庭在这个国家生存的艰难,是我丈夫一力承担。我在刑事传唤我的撬我家房门讯问我的的坏国保面前哭过,因为感到被羞辱。我在女儿被拒上学时也哭了,因为一个父亲良知尚存的工作,让一个六岁的女孩无法入学……

谁不脆弱呢?

对于妻子们,母亲们,若真在央视上看到我们的亲人,是感到被羞辱的,又是庆幸的,至少我们的亲人还活着。在这个时常被雷洋,被徐纯合,被张六毛的国度,知道亲人还活着,给我们多大的安慰!

常常有人说,看到男人身边的妻子,就知道男人是否可靠。看到母亲的胸怀,就知道儿女怎样。

我从不认识王全璋,但我认识了李文足后,了解了她的怜悯、良善不是口头,而是本能地去做。她本来正在自己“臭美”(她自己的话),看见二敏姐泡完脚后,抱着二敏姐的脚就去帮她涂指甲油。而我们原计划是要录一段话解释红桶的。她这个举动是“拖延开工”!但是我们也因此录了一段千载难逢的片段。看见文足,我就知道全璋的人品不会差。

我也不认识翟岩民,但我认识翟嫂子。如果一个善良贤惠的女人,时常有小孩心性,时常又像大姐一样对我们细心照顾,她的丈夫能差到哪里去?在朋友亲人都不冷不热时,翟嫂子只有自己为丈夫奔走。她还要照顾一个97岁的不能自理的老人。有这样的妻,翟哥是怎样的人,其实认识的人都知道。

我的一位家人,文静内敛,从不多话。和平出事后她流着泪对我说,和平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被抓呢?

没错,昨天天津的出租车司机说,这个世道不能做好事,你什么都不做都会稀里糊涂死,何况做好事。

我明白这个,反倒不纠结了!

我曾经郑重交代过:有一天我上了央视,胡说八道时,文足,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会说文足这个人最爱臭美了!你要知道我只能这么说,而且这个在法庭上不能算证据。至于央视的道德审判,往你身上泼脏水,那就看听众是否相信导演其实道德更糟糕。因为我是被酷刑被威胁后说的,他却是主动积极导演这个的!

如果真有一天,和平也出现在央视上,认罪,指控他人。我绝对相信,他已经被酷刑折磨的要疯了。2007年他被国保套黑头套绑走毒打的那一次,后来回忆起来,他说被折磨的只想一头撞死!就是在那个时刻,他祷告“上帝你救我”!每次回想到这里,我的眼泪都止不住。那次只有八个小时,而这次,却有365天,1095个“八小时”了!!

我跟全璋的妻子文足,无数次讨论过这个话题: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们在央视上看见自己丈夫的片段,我们怎么办?
我跟文足一致会对自己丈夫说:相信我,即或世界都站在你的对面指责你,我,你的妻子,愿意跟你一起,面对这一切。

我念这篇文章给翟嫂子听,她沉默了几秒钟说:“老翟是我一路走过来的人,他上了央视,我还是相信他。他一定是被打的不行了被逼说的。”

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又一次流出来了!

和平,我不怕你坐牢,不怕你被所有人指责。我怕再也见不到你,对你诉说我在婚姻中,未曾深入了解你的这种亏欠。

709家属王峭岭
2016年7月10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