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永林律师:真相与谣言——写在7月9日凌晨

任全牛

赵威出来了,任全牛进去了。

赵威一年前进去的,任全牛是家人为她委托的律师。

按照中国的法律,律师是可以会见当事人的。但法律是法律,警察是警察,人毕竟被警察关着,警察不让你见,你律师就见不上。所以,要看中国的法治现状,你不能光看法律,得看警察。

律师接受了委托,就要忠于职守、尽职尽责。如果说警察不让见,法律也不允许见,律师就好交待了。但是法律让见,警察不让见,律师怎么办呢?控告,不管用,继续控告。总之,你不能放弃,放弃就是失职。所以,所谓“死磕”基本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任全牛磕了一年,还是没见上赵威。

律师见不上自己的当事人,民间自然会有很多猜测。

听到传言,你也没法判断真假。

举个例子,如果自己的亲人远在他乡,突然有传言说他被欺负了,你会怎么想?你能无动于衷假装什么也没听到吗?当然不会,你肯定想办法去看看。

可是,看守所不是谁想去就去的地方,连法律允许的律师都会见不上,其他人若不是央视记者就更别想了。

于是,赵威在看守所内受到侮辱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就传起来了。任律师听说了,于是去找警察核实,可警察根本不理你。

传言仍然是传言。

任全牛也好,亲属也好,其他人也好,谁也不敢肯定其有,但也不敢否定其无。

传言是在真相难以查证的环境中漫延起来的。人们关心赵威,但现实却无法回应这种关切。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姑娘消失一年了,音讯全无,家属见不着,律师见不上,甚至连律师也被换掉。

于是,大家都在猜,赵威是不是真的被坏人欺负了呢?毕竟,看守所里还是坏人比较多。

任全牛的微博我看过,他没有妄断,他只是为一种传言而担忧。

即便没有传言,我们同样也在担忧:一年了,警察违法不让亲属聘请的律师会见赵威,这里边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既然是办案,为什么不允许律师会见?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案件,可以特殊到公然破坏法律的程度呢?警察为什么对依法辩护的律师充满敌意?

如果社会上本没有传言,如果任律师仅仅按照自己的臆想,凭空编造说有这么一个传言如何如何,那是造谣。

获知真相的路径被堵塞了,传言甚至谣言就会弥漫;信息畅通了透明了,真相就会大白,所以谣言止于真相。

赵威失去自由之后,如果警方能够按照法律的规定,保障律师的会见权,人们还会猜测吗?传言也好,谣言也好,还会有市场吗?

所以,警察应该对人们的猜测负责。猜错了完全正常,猜对了纯属巧合。

明明有两个玻璃球放在那里,白的白,黑的黑,一看便知,警察却偏偏捂住让你猜,猜错了就是造谣。

赵威出来后发了微博,表达了对看守所和“亲人一样的办案民警”的眷恋,于是我们知道看守所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然后,我们又看到了赵威的文章,对一直为会见她而努力的任律师的愤怒;再往后,赵威的丈夫发消息说,他仍然联系不上赵威;再再往后,赵威的丈夫又发消息说,他对任律师一年来的工作充满感激。

看样子,我们又要继续猜了。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