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多淑:感念生命中的自由和美好

成都四君子

这半个月来,先后在达州遂宁成都三地往返折腾,屁颠屁颠的,活象一条野狗。先是刘贤斌的父亲90寿辰,后是陈兵陈卫兄弟的母亲过世,中间沓拉着成都符海陆等弟兄的杂七杂八的琐事,搞得人身心俱疲,似乎四川又进入了一个多事之夏,够我等瞎忙乎的。

此次遂宁行,稍感宽心的是,见睹刘贤斌的父亲身体还硬朗,90高龄的迟暮老人,耳聪目明,说话清楚,心态乐观,走路也不用人搀扶,不拄拐杖。眼下刘贤斌的刑期还有四年一个整,再过几天时间,四年就打散了,说上去就是个三年多了,哪怕这个多是364天,当年我等就是这样掐着指头数日子的。不过,垂暮老人的身子骨比不上我等,虽说我等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一遇伤风感冒,身子骨说躺下,也就躺下不起,真正站不直端了。这不,前两年陈兵陈卫兄弟的母亲虽然那时腿脚不便,说话中气忒足,忒机智幽默,短短两年过去,陈母便撒手人寰,与我等阴阳揆离。此时,想着刘父风中瘦削的背影,苦盼孩儿平安归乡,忽忆遂宁诗人陈子昂的诗句:“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这次陈母在医院躺了20几天,由于身患多种老年疾病,小脑严重萎缩,一直昏厥不醒,丧失语言表达功能和肢体知觉,医院几次下了病危通知。陈家几番向有司申请,允许狱中陈卫归家见母亲最后一面。相关有司冷酷无情,推诿甚而阻挠陈卫归家探望病危即将辞世的母亲。在病榻上的陈母虽然即将油干灯枯,却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慈母手中线,对儿子无尽的牵盼叫她不能放手。陈家在上世纪80年代小城遂宁是叫得响的,在那个年代陈氏兄妹四人前后都考上大学,尤其陈兵陈卫同卵兄弟更得父母喜欢。当下这个政权极其邪恶,有违天理人伦,导演了这幕幕人间母子违揆的大悲剧。

在陈母病榻前,佩利姊妹当了一回临时演员,出演陈兵的俏美女友。当佩利握住陈母的手,亲吻陈母的脸颊,陈母的眼珠开始转动,眼角浸流出了泪水,那慈母的爱瞬时爆发,打败了病魔对身体的掌控。陈兵这些年离异单身,陈母总叮嘱陈兵的婚姻大事,陈兵几近推诿虚蛇,这也是陈母心头上的一大牵忧。一个儿子三次坐牢,一个儿子离异单身,这叫一个母亲如何放得下。这些年,陈氏兄弟苦逼的命运,把一个好端端的家毁掉了,判儿子坐牢就是判一个母亲坐牢。在中锅追求自由和尊严,不仅我等得承受这种命运的击打,而且将父母兄弟以及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族全绑在一起,承受这种不公不义的逼迫和羞辱。

这些年陈兵陈卫兄弟在这条道上走得很艰辛,若没有家人的支持,陈氏同卵兄弟早就停歇了。98年民主党冲击党禁,陈母背着传真机,跟国宝有司斗智斗勇,巧妙周旋,支持并掩护陈卫刘贤斌。那时一台传真机价格都在五、六千元,便宜点的也在二、三千元。那时刘贤斌陈卫都是一个穷光蛋,经常为早餐的钱发愁,买一台传真机给国外发电传,那牙齿往往都咬缺了几颗。那时环境很糟,传真机被国宝收缴了好几台。每被收缴一次,陈卫陈兵刘贤斌这哥仨就抱头痛哭 ,这日子还让人活不活。陈母看在眼里,心疼儿子,瞒着家人便东拼西凑,再买传真机,贵的不买,买就买便宜的,不知道啥时候又要被国宝收缴。陈家能出陈兵陈卫这样的民煮自由先行者,与这样深明大义的陈母有很大的关联,有啥样的母亲便有啥样的儿子。陈母常夸口,她有五个儿子,刘贤斌欧阳懿都是她的好儿子。

这次在陈兵母亲的葬礼上,陈兵跟我讲了许多她母亲的事,令我心有戚悲。按当地旧时传统,死者受葬三日,需后人带孝扑山而祭。此时陈兵却被有司带走,悄然失踪失联,令人诧然。在这个时间段,我等无时不刻生活在被失踪的恐怖中,生命不是一座孤城,他人的苦难是我等不幸的另一开端。写下这些文字,只为感念生命中的自由和美好。

2016年6月24日于达州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