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云:夏霖案庭外纪实

1

早上因为别的事情耽误,虽然六点多钟就起了床,但到二中院门口已经9点20。

之前想过开车,后来深思熟虑,担心现场发生意外,改乘地铁。穿衣时也考虑到之前其他朋友庭审时场外混乱场面,毕竟被人抬起来甩出去不是好玩的,要是曝光了就更不好玩了,遂挑了牛仔裤找了海魂衫,海魂衫是上次和玉闪、夏霖等雪村时的吉祥服。

到了中院门口,夏霖的妻子林茹已早早守在门外,徐晓、刘苏里、王和岩、李静睿、楚望台、宋泽、朱孝顶都在路边聊天,夏霖的常年女助理李瑾在法庭里面伺机寻找空位,但没有得逞,剩下的三个空位被法院工作人员填满。郭玉闪妻子潘海霞一直在法院四周观察情况。我仔细观察,除了徐晓老师和阿花穿着小皮鞋,其他人(我主要指女性,包括我)一律开启了逃跑模式:运动鞋、休闲鞋。后来又陆续来了一些网友,辛巴,二哥,以及一些我不认识的人。

门外停了六辆警车,警察大多坐在车里,国保贴着小红花,戴着耳机,手里拿着手机不停拍摄、录像。其中一个国保因王和岩拍照,面对面站在离王和岩不到一尺距离瞪着她,王姐也不示弱,拿眼睛瞪着国保。

期间发生过几次推搡,查身份证,朱孝顶律师貌似胸前挨了一拳。陆陆续续还有一些访民前来,国保跟他们之间的冲突比较明显。

我看到路透社的记者被警察驱逐,之后就消失不见了。一个外国人一直站在门口,后来问他是否来旁听夏霖案,他说他是美国大使馆的人员,进了四庭,人家告诉他旁听席位不足,请在门外等候。美国人忒老实,西装革履在太阳下站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人通知他有座,后来离开。

夏霖从死亡边缘救回来的崔英杰的父亲和表哥,昨天就从保定到了北京探索路线地址,今天一早也到了现场。崔父说,他不明白夏律师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被抓,更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后来又跟我打听浦志强的现状,我说还好,手上戴一块大表呢,国家送的,人家不要回去自己不能取下,只是律师做不成了,只好在原单位做杂役。

快12点时,警察国保开始吃盒饭,两荤两素,还有香蕉苹果,唤萍姐问他们要香蕉吃,没有人搭理我们。

我们去附近吃了午饭,据说律师吃完盒饭休息了五分钟继续开庭,一点来钟,大家再次来到二中院门口,其中值班警车轮换过一辆,马路牙子对面多出两辆警车和许多警察,远远的从车窗伸出执法记录仪对着街这面拍摄。王和岩很调皮,你拍我也拍,大家对着拍。到了下午发现,徐晓老师和苏里老师的贴身国保已经不见了踪影,对了,负责老浦的那个国保一直跟大家谈笑风生,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笑面虎。

约摸三点,我们分散两群,苏里老师和几个男同胞依然在北门等候,夏霖的女朋友们则来到法庭东侧等待,期望能够看到庭审结束后离开法院的夏霖。此时,阵雨骤至,头上有电闪雷鸣,大家撑着雨伞在门前张望。

率先离开法庭的是夏霖案检方人员,我们猜测过不多时就会等到夏霖。又过了一会儿,北侧传来丁锡奎律师、王振宇律师已经出来在门口接受记者采访的消息,感觉离夏霖出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撑着雨伞的阿潘一直在东侧铁栅栏外向里面张望,而我们更靠近自动门处。后来听到阿潘喊了一声,我赶紧靠近栅栏往里面看,一辆警察呼啸着由南向北开去,自动门开了,却并未出来,自动门又徐徐关上。倏忽,警车又自北向南往西侧驶去,然后倒进两座楼宇之间。在继续等待几分钟后,一溜警察从楼里出来走到停车处,短暂交谈后,一溜警察又齐齐整整走到我们等候的门外。就在此刻,藏在楼宇间的警车迅速启动,向门外开来。大家一起对着警车高喊:夏霖,夏霖。警车贴着玻璃纸,我们看不见里面,但可以肯定,夏霖看见了门口的我们,也听到了大家的呼喊。而这正是我们一天的等待所要传达给夏霖的:你在,我们在!

就在载着夏霖的警车迅速离开后,门口发生了一起肢体接触事件,就像是非要为平静得不正常的一天画上一个爆发的休止符。几名法警包围、一名法警追着,要强行从阿潘手上抢夺手机,阿潘大声喊道:我不会删的,不会删的。而此时夏霖的妻子也从法庭内出来与我们汇合,赶上了这激烈的一幕,娇小的林茹挡在阿潘面前,那位看上去还很年轻的法警气势汹汹地拉扯拖拽,萧瀚老师走上去说:不许动手打女人,要打你打我吧。法警悻悻地说:我打你干嘛?阿潘死死捍卫着自己的手机,法警终未得逞 ,遂各自散去。在法警们走进大院的时候,王和岩气氛地高喊:脱了身上这张皮,你们什么也不是。而萧瀚老师还文质彬彬地对着背影提高嗓门说了一句:警告你们,不要做鹰犬,不要做爪牙。

这就是今天庭审外现场纪实,至于庭内,我只知道夏霖非常坚定、冷静,坚信自己无罪。详情请大家等待辩护律师的说法。

转自:风中过燕市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