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遗忘黑洞是汶川地震最大的次生灾害

汶川大地震過去整整五年了。一轉眼,那些撕心裂肺的日子,成了歷史。

當年的災區已經煥然一新:敞亮的道路、熱鬧的街市、豪華的校舍。如果把一個沒有記憶的人空投到此,他一定不會相信,就在五年之前,這裏發生過那麼慘烈的悲劇。災區已然成景區,傷痕全無,讓人不能不慨嘆造化的神奇。
相關内容

汶川地震五週年:港助學團體談豆腐渣工程
網友投稿:四川汶川地震的實地見證
網友投稿:五年前汶川地震的經歷

 
相關新聞話題

中國,
天災

這滄桑巨變當然是好事——人總要追求現世的快樂和幸福。但是,現世的快樂和幸福,如果建立在遺忘的黑洞之上,是否也太不近人情了呢?

校舍垮塌

猶記當年大地震的廢墟之上,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先生曾向全世界承諾:一定要徹查災區校舍大面積垮塌的原因。其他官員也都在多種場合重申:目前在抗震救災中的主要任務是救人,對這些問題將來通過認真的調查來確認,若確實存在質量問題,一定從嚴查處,絕不姑息,會給社會一個滿意的交待。

但是後來發生的故事,是我們都知道的:校舍垮塌調查成了災區最大的爛尾工程,沒有任何說法。校舍垮塌導致的遇難學生人數和遇難學生名單,則成了所謂國家機密而不見天日。喊冤的遇難學生遺屬大多成了「維穩」對象,遭遇種種打壓。為他們鳴不平的作家譚作人,甚至迄今仍囚於四川都江堰的黑屋之中。

淪為遺忘黑洞的,又豈止是校舍垮塌。官方統計的汶川地震遇難人數為69227人,固然死者長已矣,但是他們的數十萬遺屬,尤其是他們的未成年的孩子,後來的狀況如何?出路何在?地震中受傷的374643人,後來的康復情況如何?對家庭和社會的影響如何?在所有這些方面,政府和民間組織都做了什麼?以及做得怎樣?經驗教訓當如何評估?

以上議題,在汶川大地震五週年之際,顯然需要有一個系統的複盤,和在系統複盤基礎上的一個鄭重的報告,比如白皮書之類的,提交給整個社會,接受整個社會的檢閱尤其是批評。但這方面沒有任何聲響。可以肯定地說,無論官方,還是民間,都沒人想這事,當然更談不上做。竊以為,這才是災後重建最大的黑洞。

雅安地震
四川雅安地震官民及軍隊的響應速度遠領先於汶川地震。

重建

這個黑洞,本質上是人的黑洞。即對人的漠視,甚至冷酷。所謂的災後重建,一直都只限於物質意義的重建,全部的重點,都是如何高樓更高,廣場更廣,以及GDP如何增長更快。以這種完全物質的形式,往小處說充分累積個人的政績助推個人的升遷,往大處說充分顯示所謂中國模式的優越。至於遇難者尤其遇難學生的冤魂,以及倖存者殘缺的身體和破碎的靈魂,他們的掙扎和他們未來莫測的命運,根本就沒有列入議事日程。

汶川地震五週年前夕,同樣在四川,又爆發了雅安地震。這次地震,官方和民間的響應速度,尤其軍隊的響應速度,遠遠領先於汶川大地震。在應急機制方面,在救援的專業性方面,確實吸取了汶川大地震的教訓而大有改進。但是,汶川大地震的重建之失,迄今沒有任何反思和扭轉的跡象。所有關於人的黑洞,都仍然是黑洞。譚作人還在獄中,校舍垮塌調查和遇難學生人數及名單,也都仍然是謎。

似乎官方在這些方面沒有任何想法,依然在封殺真相的歧途上「裸奔」,而無視這會給當事人的基本權利構成怎樣的剝奪,對當事人的心靈帶來怎樣的傷害。這可以說是汶川大地震之後最慘烈的次生災害。救災機制怎樣進步,重建工程怎樣富麗堂皇,都不能補償它給中國社會造成的損失。

亡羊補牢,誠然已經太晚。但是,再晚也得補牢。所有那些關於人的黑洞,都必須盡快進入中國的公共議程。中國社會必須拿出一個態度來。

本文作者笑蜀,真實姓名陳敏,前南方周末高級評論員。現為北京《炎黃春秋》雜誌編委,北京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研究員。

转自:BBC中文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