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德胜:六月四日南京之夜

六月四日晚上九点一刻左右,我在南京市雨花区铁心桥附近被南京市国京保控制,强制带到铁心桥派出所,做了两份笔录。以证据保全的手续非法扣押了我的一件黑色的T恤和两部手机法,本人在此强烈抗议南京警方的非法行为,将维护自身的权益,希望朋友关注。

从上月27日来南京,受到南京朋友热情的款待,有点受宠若惊。说是来声援王健,但开庭延期。在南京这几天很开心,认识了些公民朋友。 很多朋友都是体制内的,一些朋友的生活并没有受到体制的伤害,他们的参与我感到温馨,感到一种温暖的力量。

每年的敏感期到了,六四是一个永远的话题。六月三日晚我穿了黑色的衣服,贴了用不干胶刻的红色数字8964。和南京的朋友聚了一下,照了张照片,上传到了网络,希望人们不要忘记了27年的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记住那场悲剧,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那场血腥的人,不需要仇恨,但我们要追问真相,避免历史重演。

六月四日那天下午,当我听到雨花区的石头(叶云飞)在铁心桥派出所传唤没有音讯,遂去探望。到达前赖老师已经到了,她们正在和派出所民警交涉。陆陆续续有些朋友到了,总共不到十几人,这些居然成为非法聚集扰公共场秩序行为。铁心桥派出所有民警40到50人加上特勤和保安不少于100人,他们居然害怕了,害怕人民的询问了。向上级报告派出了大量的警力将整个附近路口包围。当时南京的朋友让我迅速离开铁心桥,我不放心他们,仍然在派出所附近观望,虽然知道我对他们对来说是个敏感人物,我想知道朋友的安危,却把自已变成了朋友的负担。在外围猫了一个小时,终于被他们发现。刚被带进派出所,一个国保态度非常恶劣,不断诋毁我们公民群体,并嘲笑谩骂我们愚蠢,声称要对我动粗。我知道这时候要冷静,如果我被打了,朋友也会担心,会让整个群体的士气受影响。和一群不讲道理的人对抗,只会自己吃亏还可能影响朋友,因为朋友们个个都被传唤了。

当时一个国保从他的手机翻出的一张照片,就是我六月三日晚穿着黑衣和朋友们站在街口的照片,还有张聚餐时的照片。问我来南京都做了什么,认识了些什么人,我说与本案无关。他们说你怎么来派出所的,你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另外一个说,你自己都见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人?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因此做出了一些让步,简单的说了来南京见到了几位朋友,吃了两次饭,住在赵长冬家里。当他们问谁联系人吃饭,谁买单,谁发消息,等圈套时,被我以不知道回绝了。他们当时一直追问在哪里看到石头被传唤的消息,又是谁叫人过来的,谁指明路线来的,我都以记不清,自己过来的。又问黑衣服是怎么回事,8964是什么意思,这个我没有回避,我认为不应当回避,如果什么事都回避那样只会对自己信心不足。国保问照相时其它人的反应,我说他们当时不知道,是我个人的行为。他们要求我告诉他们我自己的手机密码,我说忘记了,还有部手机是朋友放我身上,最主要是怕手机落入他们手中,结果却被扣押了,估计他们已经破密了。在此我真的很内疚。也请朋友注意了,我原来的联系方式全在国保手中,请注意保密。在此表达抱歉,我没能捍卫自己的权利,导致你们处于一个不安全的境地。

六月五日上午雨花区国保和蕲春县国保联系,当时我身上只有一百多元钱,蕲春国保就说让南京国保借钱给我,在南京南站他们让我写了320元的借条,送我上车时居然没有给票,直接刷身份证进站,他们没有跟进车站,我在车站等了会没见车就出站了,我又重获自由回到南京。今天准备还钱给他们。

回想当时,南京六月四日的夜晚。当我没被逮住的时候,我还有点紧张。当几个大个子国保将我虏上车时,我一点不紧张,而是很无奈。当他们一直在对谩骂和恐吓时,我没有回击,我不想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在这个恐怖的日子里,尽量求得一份安全。虽然丧失了一部分勇气,我的平安可能会带给更多人的勇气,而不是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来制造更多的话题,博取一些同情,让更多的人无奈。传唤证没拿到,两部手机的扣押清单没拿到,衣服被扒了,对我来说是耻辱,但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韧性继续战斗。

孙德胜
2016年6月6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