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中国的温和自由话语已经完全终结了么?

又到需要宣布温和自由话语完全终结的时候了。一个在庙堂负责一波一波的压制,一个在民间负责一次一次地宣布压制完全成功、所谓温和自由话语完全终结,这种默契的配合三年前即已开始。但压制多年还需要不断压制、宣布完全终结已经三年还需要不断重复宣布,每次重复宣布不都等于自打耳光么?不都等于压制的失败和默契配合的失败么?

实际上,温和的自由话语并非只停留于抽象的话语层面,而是在近十年通过互联网舆论场、通过体制内外呼应、尤其通过维权运动,开始走出边缘,开始融入社会向下扎根、开始建立自己的社会基础,总之是开始形成实际的社会力量。这才是其屡屡被压制的真实原因。被不断压制和被不断宣布压制成功,并不等于真的失败。当年罗马镇压基督教难道不是更成功么?又如何?如一位论者最近所称:“打压一直无法取得毛时代的效果,中国的公民力量在三十年的夹缝中已经得到初步发育,而政治异议力量不过是其中的一个部分,即使是在严厉镇压维权律师的活动之后,仍然有一波又一波的维权律师出来发声,尽管人数已经减少,但在现代信息传播条件下,无法杜绝就意味着失败。”这才是理性的也才是正常的成败观,才真正看到了大局和趋势。

历史的三峡,怎么可能没有激流险滩?最巨型之国、转型史人类最难,中国转型怎么可能凯歌行进一马平川?怎么可能是没有准备的一夜翻转?自由的话语和力量被屡屡压制,这在当下中国其实是常态,其不被屡屡压制,反倒令人奇怪。被屡屡压制是自由力量在专政时代必然付出的代价,必须接受的洗礼。自由力量只能从夹缝中前进,在压制中成长;中国转型只能是持久战,只能屡败屡战,在不断失败中累积全民胜利的基础,一如八年抗战。

何况当下中国并非只有压制,更有压制下抵抗的坚韧,更有压制成本的不断攀升。国家与社会的不对等,注定了压制者现阶段还可以指哪打哪,从局部讲可以无往不胜。但压制者无法解决两个致命的问题,第一即如前述,现代信息传播条件下,无法杜绝抵抗就意味着压制失败;第二是天价压制成本不可控制,无限攀升。抵抗的目的不在于一城一池的得失,而在于显示自由的坚韧从而给民间信心,而在于抬高压制成本。这一路径已为很多国家的转型史所印证。它们的统治者最终选择政治开放,不只是良心发现,更是因为其倾尽全力也无法灭绝抵抗,尤其是再也无法承受天价压制成本。

但偏偏就有预言者始终只看到压制,看不到压制下抵抗的坚韧,看不到天价压制成本的无限攀升。典型的选择性失明。以其选择性失明为依据,不断地重复宣布压制完全成功,宣布民间二十多年的集体奋斗颗粒无收,渲染压制力量无比强大无所不能。这多年百事不干,专司此事,专以长压制者志气灭民间信心为职。自己所宣称的“激进”也永远只有“激”没有“进”,即“激将”他人自己绝不寸进,实则不过伪激进。何故至此,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们必须坚信对自由的信念,同时要更切实地研究中国问题,以务实和温和的态度争取社会各界的理解和支持,我们不与专制者比赛蛮横和狂乱,我们与他们比赛耐心和容量,比赛我们信仰和理性的力量。”前述那位论者的这段宣示,正契合我现在的心态。气急败坏不是威,歇斯底里不是威。不怒而威才是威,才真正有力量,也才是真正的建设性力量。这即是温和的力量。当然,目光短浅者、急功近利者不可能有此境界。这也没法强求。且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吧。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