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平妻子樊丽丽:没有妈妈陪伴的夜好黑

戈平夫人

善儿玩的很开心,把沙发上的靠垫全扳倒一字排开,他开心因为有我这个妈妈陪在身边。想到这儿心里好难过,小佳美和小泉泉在哪儿?有没有饿肚子?这么黑的夜该怎么渡过?孩子们已经近一年没有看到爸爸了,现在妈妈也被带走了,他们幼小的心灵怎能经受起这样的摧残。

小佳美曾经很认真的跟我说:“阿姨,我长大要做律师,把坏人赶跑”。小泉泉磕破下巴,缝了十针,却还像个小大人似的安慰妈妈,“妈妈,我一点也不疼”。稚嫩的像花一样的孩子,呵护她们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请收起罪恶的双手,把孩子们的妈妈还回来。

709家属樊丽丽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