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义民:煽颠记之文体活动

顾义民

政治风格偏向极端化的蔡英文,煽动台湾一小撮异见分子颠覆掉国民党政府之后,马英九成了前总统。近日,看到一则新闻,前总统不仅穿着陆战队旧T恤晨跑,还当着记者的面,做俯卧撑,一分钟八十个!

我茅塞顿开!台湾走民主化的道路,果然是不靠谱!且看马英九,任内不务党国正业,既没有大手笔的援外撒币,也不能狠抓省内维稳工作,以至政权丢失,沦落街头卖艺。马英九或许想学宋徽宗,李后主,八年来,都在练练毛笔字,做做俯卧撑混日子,我判断马英九大概是没有离岸姐夫,瑞士帐户的。

话说回来,我的眼光短浅,知识面窄,根不正,苗不红,政治问题无力妄议,只能对马先生的俯卧撑数量表示怀疑。据说,台湾政府很穷,总统议员什么的,没有特供,工作餐一般都是盒饭,所以你看,马英九和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大领导相比,体态明显有差距。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分钟八十个,要么是记者同志没有像人民日报那样讲真话;要么是台湾工业技术落后,计时器有问题;要么“我国”个别省份——如台湾的食品安全问题比较严重,个别不良商贩滥用兴奋剂;要么……。总之,水深火热、官不聊生的台湾,其领导人一分钟能做八十个俯卧撑,我是不相信的!

上面只是合理怀疑,再来谈谈我的个人经验吧,我的俯卧撑极限是89个,消耗时间没有记录,那是在数月不近女色之前提下,一次监室比赛中的成绩,而且有虚报嫌疑。我时年36周岁,前总统呢?

话说,我于2013年6月1日起从事党国安排的坐牢工作,八月底,受根正苗红的国家干部薄熙来同志煽动,我拒绝穿号衣,被看守所从“过渡号”调到305监室。之后每天,我都要做三四百个俯卧撑,并且积极组织、参加监室的各种文体活动。

早上点名之后不久(305监室点名,相当另类,是从“2”开始的,具体故事将在“煽颠记”其他帖子里讲述。)音乐响起,风门打开,放风一小时,先是列队,然后“一一一二一,左左左右左……”“遵守监规,服从管教……”边喊边进行踏步、绕圈等各种训练,在305我拒绝参加看守所安排的大部分活动,包括这种训练。

听着各个监室训练员或高亢、或低沉的喊叫声,我坐在旁边的水泥地上,望着天空朵朵白云,栅栏上晃来晃去的管教,等正规训练的十分钟过去,就和几个喜欢锻炼的一起运动。上午下午两次放风,我大概会做两百个俯卧撑,有时会在大部分人靠墙坐下聊天之后,绕着放风场跑上几十圈,更多的活动,是在晚饭之后。

晚点名结束,监室管教就下班了,提审,看病之类的事情也不常有,大家都闲的蛋疼,所以,同监室的“准犯人”们,在当值擦板擦地的搞完内务之后,除了两个洗碗的,其他人,有的躺在铺板上聊天,有的在监室里绕圈快走,有的俯卧撑、仰卧起坐,纷纷忙碌。刚开始,都是各归各练练,或者两三人轮流帮忙按腿做仰卧起坐。中秋之后,从其他监室调过来一个家伙,说:我原来那个号子,经常搞俯卧撑对抗赛的!

于是我们马上组织起来,分东西铺,一般情况下,监室二十个人,有八人左右参与,西铺都是“老兵”,很多人懒得动弹,为了确保人数对等,东铺的“新兵”,会有几个投诚到“老顾”这边来。

常用规则是先讲好一组俯卧撑做多少个,十个或十五、二十,车轮战。我是西铺第二主力,第一主力是“李大嫂”,李德孝童鞋(故意杀人,七年,大概案情是约会时被女方的男人发现,他捅了对方,自己也在重症监护室躺了十来天……)。这家伙,能做一百来个,是压阵的,对方主力就是那个调过来的,姓王,和我水平差不多。

四点三刻左右开赛,那段时间音乐声不断,Kenny.G的萨克斯“回家”一直响到六点半放电视(看守所还放过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真要命!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们恨不得拿包菜叶子砸电视机……此话题,另帖细说)。 第一轮上场的,相对较弱,二十个一组,四个人车轮战,四五轮下来,头阵往往挺不住,边上就开始叫骂了:“滚!不争气的东西!也好意思在那里混,看老子的!”

或者:“这是怎么回事,看你在东铺不是很牛B吗?投靠过来,就这么几下?说!是不是派你来捣蛋的?!”

“喂,趴那里干嘛?找脸呢?”

“往下一点,慢一点,我们不是来看鸡啄米的!”……

总之,一本正经的吵吵闹闹,气氛很是热烈。

我的纪录,是这样产生的,那次,东铺由于长期压不倒西铺,“新兵王”仗着有两下子,提议修改规则:每人发挥到极限,计总数。西铺“李大嫂”表示不屑,于是双方各出四人,我照例是倒数第二个出场,之前两个都是边上人帮着点数的,当我做到五六十的时候,问:“多少了?”,估计大家都没认真点数,都一愣,不过东铺有个叫李阿明的,反应快,马上说:“七十五了!老顾,冲一百!”这家伙,看我平时总跟警察同志较真,对我很有几分敬意,每次有事情按警铃报告管教之前,都来找我说:“老顾,我去按铃,万一有人熊我,你可要罩着点啊。”每次报警,如果有什么后遗症,我的处理方式,他总是很佩服,相当满意,可惜这次,阿明有心帮忙,老顾力不从心,没能冲百,89就趴下了。好在西铺“李大嫂”出马,淡定拿下,继续压倒东铺。

不能跑题,综上,再次表示:怀疑马英九!

俯卧撑之外就是仰卧起坐,基本没有相应的对抗赛,都是两三人组队,轮流压腿,或者拿一堆被子压在腿上,一个人做。刚开始,还是计数的,从二三十个一次,到一百个一次,后来就干脆看时间了,一分钟起步,三分钟算是中等水平,大概两三百个。

当然,一个多次被看守所领导们在广播里通报,违规次数排名靠前的监室——305,其日常生活,必定不止展示早上啃萝卜干、中午晚上嚼包菜叶还坚持运动的体魄。

“贪污犯”姚柏青(被管教戏称‘姚冤枉’,他在体制内坚持底线,想安心守好自己的饭碗,过好小日子……在历经疲劳审讯,恐吓威胁之后,好像是判了三年,我和他交流颇多,他嘱托我出去之后找人权律师,但是因为突然被调离监室,他没能给我家属的联系方式,回家之后,我找联系上他的律师,也是他同学王某,但王某拒绝提供相关信息),全所知名,有段日子,我睡在他和李德孝中间,如果他俩晚上第一班都不值,我们就会趴在铺上,边翻书边闲扯,李德孝在外面大概很少看书,所以会问我们各种各样的问题,虽然有了QQ、微博之后,我也很少看书,但比起“大嫂”还算有“学问”。有一次,李德孝在杂志上看到类似填空题的趣味栏目,我们三人开始仔细研究,结果有个重大发现:我们可以玩成语接龙的!

这个游戏非常高大上,带惩罚——喝水,看守所杯子都是带刻度的,一杯水可以分五次,当然,“准犯人”之间都好商量,也可以累败五次,然后一杯水干掉。

限时六十秒,倒数二十秒开始报数提示,接龙时可以谐音,也可以同字异音。 记得某次,接出一个“才高八斗”来,305顿时被“斗”住,大半圈下来,老顾在内,统统喝水。碰到古怪了,难兄难弟们倒也自觉,没有采用常规的战术——就是干脆喝水,迅速启动下一位的计时,不让他多思考,因为在你绞尽脑汁的一分钟里,你的下一位甚至于下下位,也在搜肠刮肚,你的一分钟也是其他人的一分钟;大家都用足时间,抓耳挠腮,使劲憋,一分钟之后再乖乖喝水。

就在著名监室305即将被“斗”字给斗倒的时候,有个家伙竟然慢悠悠的吐出了四个字——斗转星移。于是整个接龙场子的各位选手纷纷举杯,表示要向这天空飘来的几个字表示庆贺。
次日,有个家伙找我密谋,说他昨晚没有班,但是一夜没睡好,搜刮出个“斗智斗勇”来……可惜,尾字是dou的成语很少,想要在dou字出现,“斗转星移”之后,再现dou字,以不能重复的规则让全场喝水,然后“斗智斗勇”完美收关,这样的机会,没有找到。

有时候像“财源滚滚”这样的“成语”,老顾索性喝水,但也有人能接上个“滚瓜烂熟”,看来305的兄弟们都是不容小觑的。 我很少因为断龙而喝水,有时不得不喝两口润润喉,还摆出个异常悠闲懒散的造型来,导致那帮家伙很是不服,经常会组团来讨伐我,甚至隔夜在纸上备课,藏好了,第二天参战,想难倒我。或者硬找碴,比如,有时候,不玩接龙,玩带生肖的,或者带动物但是不准带生肖的成语,我说:三人成虎,虚与委蛇之类,那帮家伙就起哄:“不算!我们没听说过,谁知道你是不是编出来蒙我们的?!”我说:“露马脚。”(好像真不算)“三个字的也不算!”。说:“气象万千。”“好像这个‘象’不能算动物!”。

到他们时,比如“新兵王”说:“世袭罔替” ,我说这词倒是经常出现在朝廷文告里,但仿佛不是成语。这帮家伙马上一致通过:“我们觉得靠谱,起码是四个字,书上也肯定有,算!”
“准犯人”们确实很刁,他们最厉害的就是:“要么你让管教弄本成语字典来,否则我们不服!没听过的一律不算!”13年过年之前,我确实和管教说过字典的事,不过管教心里大概是一万个不愿意让我们搞的太活跃,当时应付了我,直到年后都没有动静,也就不了了之。
和接成语接龙一样“高雅”的,还有猜谜,我只能记得以前灯会猜过几个:奇货可居(国名)、赤橙黄绿青蓝紫(国名)、人在草木中(字)、拉拉队员坐不住了(交通设施)、丈夫的外祖母(成语)等等,但是其他人都不能提供什么素材,所以只能偶尔玩玩,我也胡编过,如:一到云中就起立(字)。

更值得一提之事,还有305的音乐会,主力歌手应该是柱子(个小,胖乎乎的,常常提起当年和招商城某富婆混,一晚上十几炮……305每天晚上开完铺,他就哼哼唧唧的学女人叫床,很是逗乐)。周六周日晚上,李德孝都会把手抄的歌谱拿出来,自己偶尔哼两曲,其他都是柱子在镇场子,个子虽小,但嗓门和音色,的确全监室无人可敌。贵州人张建平也会参与,唱粤语歌,每当这时,李阿明会去找瓶洗洁精,倒过来高举着,半跪在张建平面前,张建平站在铺板上,手扶着“麦”,自报家门:下面由来自香港的平仔为大家真情献上一曲……他认真的演出,我们不管能不能听懂,都会捧场,敲着铺板:平仔!平仔!平仔我爱你!
音乐会期间,隔壁监室会传来阵阵叫好,和不间断的掌声。偶尔,有一两个“老兵”也会羞涩的唱上几句。

老顾的个人秀,通常是在洗澡的时候,打上肥皂,到喷头下,开始先《大海》,《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最后是《冷酷到底》,每到“请别再说,我爱你,啊啊哈,我爱你~~啊啊哈,我~爱~你……”我声嘶力竭狂吼,尽情发泄的时候,咚咚咚的敲板声,隔壁的口哨声,都会响起,三区一片沸腾。

有候,歌声会变成纯粹的狂喊:“常熟公安,践踏人权,可耻!”这句一出,无人敢和……
本想批评前总统的,竟然勾起本犯回忆,跑题万里了,想起在305还跟李阿明学会个小魔术,道具是三个塑料碗,三个小纸团,回家后让儿子惊异了好几回:爸爸出去上班好久好久,学会变魔术了!

我是从305监室“上山”的,等知我将要离开的消息,“准犯人”们都说:“看守所要放假三天以示庆祝,管教们要放鞭炮欢送你了。”“老顾,你非要上山体验?你走了,兄弟们还咋混?”
送我去浦口监狱的路上,当时的

管教刘磊对我说:“老顾,你走了,他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我回去得好好管管。”不过,根据我后来知道的消息,刘管教也只是略有整顿,监室相对沉闷,人人自危。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顾犯义民
2016.6.6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