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思乐: 乌兰浩特脑洞历险记

5月20日上午,我(自由撰稿人赵思乐)跟王峭岭(709被捕律师李和平是她丈夫)一起到包蒙蒙的姥姥家,希望探望姥姥和包蒙蒙,之后被警方控制并带往派出所。有关情况王峭岭在她的《乌兰浩特之行》中有详细介绍,我在此不赘叙,只说点我在其中经历的有意思的事情。

我之所以会做这样的事,主要因为我是个“经历集邮”爱好者,心脏不够大的人建议不要轻易模仿。往下看就明白了。

当警察把我们控制在姥姥屋里的时候,我做了第一个开脑洞的尝试【想在个人身份上蒙警察】。我开始装被王峭岭叫来帮忙送菜的超市小工,操一口河南口音,装害怕问她:“大姐,您犯啥事儿捏?吓死俺捏。”

这对我是一个不好执行的人设,因为我是广州人,但看着又黑又瘦又小,姑且一试,要能先走还能往外发消息。又找王峭岭要了菜钱要先走,警察没让。还是把我也带到派出所。

带到派出所我还在装,说自己叫王小英,河南信阳人,21岁,出来四处晃打打工。但警察在系统里查不到这个人,后来我只好说自己的真名和户口地点,就说是为了打工办的。王峭岭被带到讯问室之后,警察就在门口的接待室给我做笔录。

我对自己的住址和来往时间一问三不知,但那万军副所长似乎对我的人设半信半疑,问我:“你智商多少?”我眼神呆滞地看着他好长时间,说:“智商是啥?”他被雷到了说:“那我问你脑袋缺根弦吗?听得懂吗?”我又看他半天说:“不缺。”万军:“你知道什么叫缺弦吗?”我:“不知道。”他:“就是笨!!”我被这直白的对话惊呆了,不再说话。

万军又问我怎么会跟着王峭岭去送菜,我就说是她给我10块钱硬要我陪她去送的。万军做完笔录后煞有介事地训了我一顿,说:“人家给你10块钱你就跟人家走啊?!你知道人家什么人?!下次我给你100块钱你也跟我走?!很多女孩就这么被人那个了!”我就张着嘴听,傻笑一下说:“她看着还行!”中间有过戴墨镜穿黑衣的国宝来骂我说我蒙警察,万军把
他推走了。

随后万军把手机还给我,说:“你可以走了!”(其实我身上还藏着一部手机在全程录音,两个女警来搜过身都没找着,此属秘技不公开)我走到派出所大院门口时,万军叫住我说:“你回来,你在乌兰浩特住的旅店没按规定登记身份,你带我去找,此时不整更待何时!”我一听不妙,我根本不可能找到那旅店,但他转身跟别人谈什么事,我跟他又隔着好几部警车,我就做了第二件开脑洞的事【跑】。其实我也觉得不一定跑得掉,但没试过一定遗憾,就撒丫子开跑。说不定他们找不到我,想着也就是个受惊的小孩就不找了?

谁知派出所外面是一条大直路,没地方拐没地方藏,奋力跑过直路一转,又是一条大直路!我一看不行,冲进一家理发店说:“来!洗个头。”就跑到里屋洗头椅躺下。洗头全程无事,我开始想或许跑掉了。

当我披着毛巾从里屋出来,国宝正好在门口张望,他开始喊“在这儿呢!”我开始擦头发,不明所以的老板娘还是招呼我坐下吹头,店里的警察越聚越多,来了小十个。警察招呼我起来跟他们走,我拒绝,一个男警就上来拽我,我开始喊,另一个男警又上来拽,双手被控制,我干脆双腿一松,拖在地上,我被他们拖出了理发店,又来两警察抓起我的两只脚,我四脚朝天面朝地扔进了警车。

到了派出所我拒绝下车,他们把拖出车我就蜷在地上,喊“让我走”。警察们说进去再问你两个问题就让你走,我说你就这么问吧,他们不同意,我又喊让我走。于是一堆警察围着我骂了有十分钟,我闭眼睡觉。他们最后又下定决心把我四脚朝天面朝天地又拖回接待室里,一个警察一边拖一边说:“这人60斤。”另一个警察附和:“太轻了!”我这时恨自己不能160斤。国宝又单独在接待室骂了我十分钟,我继续睡觉。

到此为止,我的两个脑洞都失败告终,所以,不是找体验分子,就不要试图编造跟本人极不相符的身份,很难编圆的,不要逃跑,尤其我后来想起万军是有配手枪的,他的腰带上还绑着三颗子弹…运气不好就被徐纯和了……

之后就没什好装的了,再问我什么就答“我要求聘请律师,没有律师在场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他们后来把我叫进讯问室,拿摄像机对着我,我就说之前所有笔录都是诱供,之后就只重复这两句。万军无奈地说:你现在记得挺清楚的哈!”他们无法就不录了。王峭岭的也录不了。

我们两最后都拒绝签字,但还是被放了。这个让我想到,我这样又蒙又跑又闹的,也并没有导致时间延长或拘留啥的,其实警察说配合就能放走都是瞎话,放不放不是态度决定的。

赶我们走时我们还偏不走了,王峭岭要文书,我们又看他们的警员构成看板,看到原来他们半个所的人都用一样的警号071368,看板上有四五个女警都是这号,现场还有一个男警也是。我们就笑他们是不是连坐制呀。

赵思乐
2016/05/20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