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素质论该批,公民素养不能不讲

640

《历史的先声》收录了两篇文章,一篇是《不能因国民程度不高而拒绝民主,应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提高人民》,一篇是《人民文化水平低,就不能实行民选吗》,我这当然是“别有用心”,都是批“素质论”。动手编这本书是1993年,初版是1999年。批“素质论”我算批得早的。素质先天注定,以素质为由拒绝民主,属于逆向种族歧视,该批。

但堪称咄咄怪事的是,因为素质论的株连,民间一些小圈子,近年来居然连素养也提不得,否则就是离经叛道,就是政治不正确,似乎民主是无条件的,无关素养,无须任何准备。这显然大谬。千花万木,岂可离水土而活,素养之重要亦如水土,岂可弃而不论?

我们今天主张公民社会、公民运动,根本上说,就是为了提升公民素养,为宪政打基础,这是后天可为的事,跟素质论南辕北辙。小圈子一些人却把这歪曲为隐蔽的素质论,说轻点无知,说重点,跟当年姚文元的大批判逻辑没区别。

而若论及公民素养,我可没那么乐观。先就现象论,这个经济、社会、科技、文化、信仰各领域伪大师辈出的国度,伪大师骗术低劣却到处呼风唤雨的国度,政治上不存在愚民的深厚土壤?党文化批量制造愚民的功能都失灵了?

当然我也并非完全悲观。三十年来全球化、互联网及经济社会发展,对人心的改变确实巨大,这也是我愿意相信人心、相信社会的原因。但毕竟百年树人,何况这个党文化强大、愚昧传统悠久的国度?现代文明尚未照进的幽暗空间过于辽阔,真的非百年之功不可。诚然,转型需要的知识积累已然可观,但阻碍转型的愚昧传统更可观,二者未必总是此长彼即消,而很可能处于此长彼未消的漫长的僵持之中。

天天等天上掉馅饼,押宝一样地要把十三亿人的命运押于一夜总崩盘,否认日常耕耘的重要、否认组织社会的必要。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屑,稍遇低潮即虚假绝望莫名惊诧,此种风气在民间流行经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该当头棒喝了。

转自:风满楼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