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各界呼吁给狱中病重的杨茂东保外就医

郭飞雄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阳春监狱,寒气逼人!

4月26日,一则消息在汉语自媒体炸开了锅:弟弟自感身体“出大事了”,出现便血、口腔出血、行走不稳等症状。——杨茂东(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从广东阳春监狱带来令人担忧的消息,瞬间在微信、微博中反复被疯传……

面对如此悲凉的境遇,学者叶隐写道:郭飞雄的病情,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和照料,非常可能在一年左右病故,或者即使捱到出狱,也会残废。郭飞雄病情恶化,完全是当局长期蓄意地从精神到肉体双重摧残所致。鉴于他的病情有生命危险,完全应该保外就医。希望社会各界,给予足够的关切和呼吁,敦促当局给予郭飞雄保外就医的人道待遇。

杨茂平说:“我今天10点钟见到他的,一见到他就看到他的面色比我2月29号看到他的时候更苍白、更消瘦、并且还带晦暗。杨茂东(郭飞雄)就说:’姐,我的身体出现大问题了’。他说一年来间断地大便里面有血,有时候是稀水一样的血链,他这次到监狱以后,还有咽部和口腔出血,出的是鲜血。4月7号他们把他放到医院,不是为了治疗,还有其他的因素。在4月19号的时候,他的咽部和口腔大量地出血。他自己感觉走路不稳,过去我每次见他说你脸色这么苍白,他还说没事没事,这次他说他自己感到走路走不稳,并且在昨天刘干事找他谈话的时候,他说他都站不起来了。”

杨茂平曾向狱方请求:给弟弟做体检,被以“杨茂东不配合改造”为由拒绝。狱方行政科领导说“杨茂东没有和他说,杨茂东要是晕倒了,会马上送医院的。”——这种草芥人命的推诿答复家属无法接受。据悉,郭飞雄于4月7日住院,在医院时和4个人一起关在7.5平方米的没有窗户的房间,每天二十三小时都在里面。郭飞雄提出进行相关检查,警察称他们管不了,医生则表示需要狱政科刘干事批准,但刘干事对这一要求不予批准。

北京编导孙建国悲愤地点评:飞雄先生所受的苦难是深重的,这是最为恶劣的政治迫害。此种野蛮恶劣的政治迫害既在历史上留下邪恶的永远也难以清洗的污点,也在现实政治生活中给施加迫害者留下丑恶不洁的形象。作恶者施恶于受难者的同时也伤害了他们自己的名声。不正确的理念偏见,不合理的非民主体制,执政者的伦理、人性底线的丧失是飞雄先生受难的原因。理念、体制的转变也许很费时,人道的救援是当务之急。支持敦促当局给予飞雄先生保外就医。力虹等的悲惨不幸的事件不应当再发生了。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作家、出版人和法律工作者,今年50岁。曾参与2005年广东太石村维权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等活动,多次被警方关押、殴打、酷刑,他也曾几度绝食抗争,最长达五十多天。2007年,郭飞雄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3年8月8日,他因参与南周事件,再次被抓捕,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后又临时增加了“寻衅滋事”的罪名,于2015年11月27日被重判6年。代理律师张磊称,杨茂东周五在法庭上说,“这样的判决是迫害,是违背法治的。”

杨茂东被判刑的前一天,北京的一家法院允许71岁的记者高瑜出狱,称其身患重病,不宜在狱中服刑。

北京公民向莉表示,希望不要发生第二起曹顺利事件。“我觉得不管郭飞雄有没有犯罪,他作为一个人,我们应该人道地来对待他,我们不希望有第二个曹顺利出现。曹顺利就是王宇律师去探视她的时候已经向监方作出了类似的建议,让曹顺利去就医,结果拖了半年多,曹顺利死在监狱,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案例,也是一个悲剧,我们不希望看到郭飞雄也成为这样一个例子。所以我们呼吁监狱方以人道的角度出发,给郭飞雄更好的医疗和救助。”

著名盲人维权者陈光诚结合自己在狱中被迫害的经历,向全世界发表视频呼吁:请中共及广东阳春监狱遵守中国的法律,保障病重的杨茂东的合法权益,批准杨茂东保外就医。

27日,杨茂东的姐姐向广东省司法局、监狱管理局狱政处和阳春监狱发出呼吁书:《关于立即对杨茂东进行诊断治疗的家属要求书》(略)。

身在美国的民主人士周锋锁呼吁:关注郭飞雄,请大家给监狱打电话、发明信片:广东省阳春监狱地址:广东省阳春市松柏镇一号大院 邮编:529615阳春监狱狱政科电话:0662-7806009地址:广东省阳春市松柏镇一号大院医院监区 囚号4412029461杨荗东收

上海维权人士沈兆华26日向阳春监狱寄去明信片:应善待政治犯,切莫助纣为虐!飞熊雄起,期待凯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改造条例》: (一)身患严重疾病,短期内有死亡危险的,可准予保外就医。况且,杨茂东(郭飞雄)根本不是罪犯,他是捍卫人权和法治而勇于牺牲的卫士。为此,笔者敦促广东司法机关: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给予狱中的义人杨茂东先生全面体检,查出病因、确诊病症,并批准“保外就医”。

古语云:人在做,天在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人的一切言行皆有因果,作恶者退休后去寺庙烧香拜佛则无济于事(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都是先例)……中国大陆政府的老朋友“柬埔寨红色高棉”高官的结局国人历历在目……放下屠刀才是正道,避免最后的国际审判是最优的选择!同时笔者呼吁:请大陆各地方当局善待狱中的仁人志士许志永、丁家喜、唐荆陵、刘萍、秦永敏、贾灵敏、王炳章、王默、张圣雨、谢文飞、沈爱斌等等志士仁人,——把几十年倡导的“依法治国”要落到实处!

为了变革结束清朝专制统治,谭嗣同、秋瑾、陈天华殒命,宪政之父宋教仁在上海火车站为“南北议和”被枪杀——最值得哀哭的是清末民主革命家章太炎的狱友“邹容《革命军中马前卒》的作者”20岁病死狱中……谁?愿自己的孩子死于狱中?我的中华母亲?谁才是真正最爱国人的北大才女林昭一类的中华优秀儿女?请祖国族人慎思!

在世界结束专制极权的的大潮中,周边缅甸、越南、老挝,甚至古巴都向前迈出了一步,谁会与饥寒交迫的朝鲜为伍呢?!简体汉语中国请深思:郭飞雄、许志永、丁家喜等等志士,才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善待现实和历史的英雄,走上法治之路才是民族的希望所在!

2016-4-27

转自:微信号江淳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