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平律师的夫人王峭岭: 意外的一天

难得闲在家,打开微信一看,野大姐倒在地上了。我的心立即揪了起来。野大姐是谁?在去年7月10号之后,野大姐打电话要来我。我说我怕连累你,她说我跟和平律师是好朋友,我不怕你也别怕。野大姐身材瘦小,年过六十了!她倒在地上了,有救护车来吗?她到底怎样了?我实在坐不住了,出门就往西城区法院的南院去了。

我想着多简单的一件事,我去了,看看大姐伤的怎样?没有救护车我就打车送她去医院。可是到了西城区法院,下班了。我跟苏楠走到传达室,要求进去看一下野大姐。保安打电话叫来保安队长,叫来他们的政委,告诉我们一点半就可以过安检进去看野大姐了,说野大姐很好,有医生陪着。一说有医生陪着,我就更揪心了!

交涉半天还是被请出了大门。捱到一点半,我跟苏楠接受了安检,赶紧进去直奔七楼。七楼我就听见有人喊要喝水。我听着,找不着人,急了起来。大声说:野大姐,野大姐!”我听见一个声音应了起来:“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我一听是朱玲姐的声音,找了过去,看见门口写着第二十法庭。我心里焦急,拧开门把手进去,惊了一跳!在不到二十平米的空间,两个男法警看着朱玲姐。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两个男法警看着一个女人!我急了问:“为什么没有女警?”朱玲姐看着我说:“他们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一个男法警把我往外推,又来了几个法警,把我们推离二十法庭,我跟苏楠赶紧打110,110说法院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让打12345,市长热线。市长热线说管不了,让打110。没办法我又打110警督监督电话.监督说给我转12345协调,并且说会通知片警过来看一下。

这时有位女法官走了过来,自称姓郑。苏楠立即上前问野大姐关在哪里了?看管妇女为什么没有女警?为什么不给饭吃不给水喝?郑法官说我们法官都没吃饭呢。苏楠说:“那老人家饿出个病怎么办?”郑法官说真有事我们有999急救车呢!我真是瞠目结舌!

郑法官说:“是亲属吗?不是亲属走人。法警,让他们走人!”我们后来上网一查,这个法官叫郑炳汝。

这时110监督已把电话转到了12345,12345无奈,接了我电话,做了记录.说处理有个过程,让等!

这时过来一个李姓女法官,要看我们的身份证,我问你的证件呢?连国徽都没戴,你谁啊?这个女法官一听,立即闪人。后来在网上查,西城区法院立案庭有两个李法官,这个自称庭长.

又过来几个男人,看样子像是领导,气势汹汹把我跟苏楠的手机拿走,删图。叫来九个法警,把我,苏楠,还有野大姐团队的两个人撵出了大门。两个法警一边一个抓着野大姐团队的那个姐姐,我说你们放手,这是个女人,别这么抓着!看着周围十几个大男人,我不由想起马律师说的那句话:“这年头,当人不容易,当狗容易!”话音刚落,那个气势汹汹的黑粗的当头的吼了一句:“你说什么?”冲到我眼前。我看着他,慢慢地说:“这年头,当人不容易,当狗容易!”另外一个白净一些的说:“都是工作,都是工作,不容易。”

正被往外撵的当口,12345回复我。说我的问题报警110解决吧。

出来后,野大姐团队的一位兄长级的人说:“其实我们不针对人,他们法警也不容易,富人家的孩子谁会做这个工作?”我听了很是佩服,说下次不讽刺他们了,我改正。

这个时候,片警终于来了。我们大家把情况讲了一遍,说我们想知道野大姐的安危。她倒了地,法院也没任何手续,把她关了起来。你进去,问一下野大姐到底是否安全?片警说这事我们管不了。我们急了,问:“她要是有生命安危你们也不管?”片警说我们管不了。

无奈,大家一合计,那位兄长级的人写了一份控告信,我们一起直奔西城区检察院控申处。控申处赵姓检察官说,你们要报警。我说我们报了,不管。赵检察官说我们管不了。后来,大家急了,说我们实名举报,举报控告法官滥用职权。赵检察官开始接待我们,登记我们的身份证,留下我们的控告信!

大家又坐地铁返回西城区法院,这时庞大姐和刘大姐先后出来了。说法院对野大姐,朱秀玲,张善根三人宣布了司法拘留十五天,对张善根处以罚款三万元!刘大姐说野大姐签了字!并且警告野大姐不要再来西城区法院,来的后果就是今天这样!

王峭岭记于
2016年4月27下午六点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