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德胜 :赤壁之行

前几天从律师那里看了我自已的案件的卷宗,心里的有些疑惑得到释放。得知二袁案件4、19日开庭,决定去旁听。

18日 在株洲火车站和朋友合影后分离,朋友去长沙我去赤壁。火车晚点一个多小时,18点25分才上的K770。

火车才过长沙站就有乘警查身份证,乘警只查身份证不查车票。乘警倒挺正常,后面跟一个便衣。其年龄不大,五官英俊,脸色黑黝。一路跟在民警后面,一直盯着民警的查验机。到我跟前,我大方的掏出证件,嘀的一声,显示正常。我想党国不会干那愚蠢事,不然大家都很累很麻烦。

贾榀在网上和我说,他在岳阳也准备去赤壁。说火车晚点,问我坐哪趟车,我就知道他也是K770。在岳阳他上车后直接找我,我们坐一起聊天。

从网络中得知赤壁前方很多朋友的状况,受到一些非法的干扰。有爱嘉被带走,聂光的失联。和网上朋友在交流一些经验,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各种阻碍和打击。贾榀也提出一些建议,我们认为不管发生什么一定要理性,别国观不成还惹出新的事。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次肯定被传唤被遣返。我们的策略是尽量消耗他们的力量,保存自己的力量。

我们在下车时商量,贾榀让把手机关机了,一人走在前面,一人走后面。如在出口处被拦截,后面的人负责将消息传出去。

我走在前面,贾榀跟在后面,可不是太远,可能因他的腿长慢不了。夜晚车站灯光暗,我接近出口处,但是看不到出口的门。出口处有五六个人在走动。等我走到出口处有十米时,看见门口有两个特警在查身份证。门里面走动的那几个全是国保和警察。到门五米处已经有人拉我,我就抗拒,问他干什么,他叫我身份证拿出来,我没理他,再次挣扎并询问他的身份,这时一个黄冈的国保过来,说孙德胜你跑过来做什么,我说旁听。他说怎么可能让你旁听。这时另一个人说还有一个贾榀在哪里?我说我一个人来的,不知道有其它人。我的乖乖,这时我看见贾榀自投罗网地走到出口了,可能有人发现了他没办法隐藏了。他一到出站口就被请到一边。我这时拉住黄冈的国保说,我明天要旁听这件案件,案件和我有利害相关。他说别谈没用的,先好好配合他们,等明天蕲春来人接你。

在这期间我听见出站口的值班室里面传来我们同仁的声音,在大声斥责赤壁警方的违法行为。我感到欣慰又感到无奈:欣慰的是这个国家像我一样信仰的人还有很多,而且他们的血都滚烫的。无奈的是这个国家的公务员的智商怎么如此低下,神经如此敏感。

约十分钟内,他们内部的分工明确了,一个陈皓的警察正我宣布,赤壁公安局以涉嫌非法集会正式传唤我,让我跟他走。陈皓和一名缉毒警察叫石伟峰,(后来在办公室发现他的岗位牌)还有一名女同志(姓吴24岁从他们聊天中得知)。

我和贾榀同时被带离火车站,贾榀被他们带一辆警车,我被他三人带上一辆公务车。路上跑了十分钟就到赤壁公安局。

到了刑讯室就让我坐到老虎凳上,陈皓向我出示了警官证。开始时就相互胡吹,想把我说软,我就软中带硬慢慢反驳。我说饿了,他们买来了一袋小面包和一瓶水。我才吃几个,大半被他们吃了。这时过来一个国保就要搜我的身,还要搜我的背包。我就大声抗议,要求他们出示相关法律文书。这时他们打开凳子让我起身,从我身上1强行拿走手机和钱包,把钱包放在办公桌上。我为避免和他们发生肢体冲突,只好顺从他们的恶行。他们当着我的面还有一位女警察在场,强行翻我的私人物品。我大声抗议,他们不尊重当事人的隐私,我说我的包里有个人隐私,他们说在这个国家任何人没有隐私,我要求女警察回避,他们充耳不闻,继续将我包翻个底朝天,拿走我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去机房了。后来我回家看见我的一瓶大宝S OD蜜全部挤出来涂在整个包底部,在这里我只能画个圈圈诅咒他们性无能。

19日凌晨零点零五分,陈皓拿来传唤证和搜查证和扣押清单叫我签字,我只签了扣押清单。我说传唤证和搜查证要给一张当事人我才签字。

我质问他们,为什么要传唤我,依据哪条法律?他们说依据治安管理法82条依法传唤我。我说刚下火车干了什么违法的事?他们说赤壁不欢迎我。我说赤壁谁不欢迎我,他说赤壁人民不欢迎我。我说赤壁的商店欢迎我购物,旅馆欢迎我住宿,生意伙伴欢迎我做生意,朋友欢迎我做客。他说谁是我朋友,我说个人隐私,关你什么事。我喝水多了,就要求上厕所,他嫌上的太多,说不给水我喝。我说心慌,不舒服。扯了半天,陈皓开始做笔录。

首先是先向我表明身份和事由,以涉嫌非法集会传唤我。

问我的个人基本信息。如实回答,但问及我的家人情况,我直接说与案件无关,我不是来跟你聊天交朋友的。

问从哪里来?答株洲。你怎么到株洲去的,我拒绝回答,回答这个问题会没完没了。

问你从株洲来有几个人?答一个人。

问你来赤壁做什么?答旁听案件。

问你是如何知道二袁案件的开庭时间?答我一直在关注这个案件。

问你为什要来旁听?答因为我是案件利害相关人。

问案件涉及到你什么?答与本案无关拒绝回答。 问有什么人组织你来赤壁?答没有。

问你来赤壁有无人给你经费?答是不是你们准备给点。

问你是第几次来赤壁?答有来过赤壁。

问以前来赤壁做什么?答与本案无关拒绝回答。

问你有没有被公安机关处理过?答有。

问你因何时何事被哪里公安处理过?答因为在各大城市拉横幅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及敦促人大批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于2013年8月13日被广州市天河公安分局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秩序罪抓捕,2015年11月27日被天河区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六个月,于2016年2月28日刑满释放。

问你自己还有什么补充的没有?答我对你们赤壁警方无厘头的执法表达口头抗议,本人刚下火车就以涉嫌非法集会遭传唤感到非常恼火。本人身体不太好,要求保障本人的健康权利。(没有记录)

问以上笔录是否属实?答属实,但本人拒绝签字,因为讯问前没有给被讯问人看权利和义务告知书。

其间他们从我包里翻苍鹰老师的歌碟放了一首歌,他们和我都感觉不错的。其中有一个警察来客串,说我当过兵还不爱国,我们这个群体的人都是社会上的败类,我笑呵呵地说,我是个败类,请问你是什么类?毒奶粉是我造的?假疫苗是我造的?嫖宿幼女是我干的?贪污受贿几十亿是我们干的?说的他一愣一愣的,我接着说,我看你是个傻逼,是非不分。我骂着那逼,而讯问我的三个人没有说话,那逼灰溜溜走了。还有个国保大队长姓石,跑过来客串问我有没有结婚,恋过几次爱?我说没有,你帮我找个,他说我脑子有问题,我说你帮我治下,帮我找个媳妇就好了。当时没开他玩笑,问他有女儿没有。

凌晨三点钟,天气有点凉,我说冷人不舒服,其实这几天的来回奔波,我的体质变得非常差。他们也看出来了就把我转移到二楼。转移的时候我从窗户中看到了朱承志老先生,昨晚从旁边的房间一直传来正义的呼喊声,让我振奋又难过。老先生您受苦了,大圣丢了金箍棒,没有能力斩妖除魔,自身难保,还得和妖魔虚以委蛇。

在二楼续继坐老虎凳,我实在太困了就趴在凳子上睡了,睡到早上六点多,胸口很痛,他们才准允我躺在长椅子上睡下。

早上他们让我做指纹和DNA鉴定采样,我拒绝。有个戴眼镜的胖子说把我们惯得不行了,我说谁把谁惯的不行了,对于你们的违法行为,做为一个公民我一直在配合,而你们却一直在得寸进尺。是人民群众把你们惯得趾高气昂的。就因为我是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到每个地方都要传唤我,都要拿我的血采样那我还怎么生活,我对于你们这次传唤感到十分荒唐,所以拒绝配合你们的工作。

过了一会儿,蕲春县的国保就来了。他们就开始交接,准备拿回我的手机和电脑。他们把涉及传唤的文书复印了一份交给蕲春国保,并把讯问影音录像刻成光盘。这个过程约一个小时,期问他们聊了一会天,我才知道那国保姓石。

我下楼离开发现公安局楼下有一辆车被砸了,那车是商务车,车牌没看清,车左前轮胎没气瘪瘪的,前拦风玻璃布上侧被砸了一个窟窿,玻璃没有掉下来。上帝保佑,千万别用暴力代表勇气,但愿我想多了。

一路和蕲春国保和和气气的聊天,我发了一张照片在微信朋友圈,那姓石的马上打电话给蕲春国保,他解释了下,把我说一顿,叫我先安生点,别整没用的事,我就把那条删了。回到漕河和国保一起吃了个饭,我很饿,但吃不下。

这几天精神很差,回家一直休息,多谢朋友的关心。我会一直努力地奋斗下去。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