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书贵:我所认识的张昆兄弟

【刘二狗蛋按】新公民运动徐州张昆被判刑2年,于2016年4月7日狱释放,刚和他通了电话,精神状态还不错。被控寻衅滋事。他说他的案子疑点很多,并且被剥夺了辩护权。其身体状况目前不太好,需要休息,他感谢所有关心他的朋友。

以下是去年写的声援张昆的文章,很遗憾当时判断失误,以为他归隐不在关心时事而已,没想到一个大活人消失,被判刑了2年,想想心情十分沉重。

张昆

张昆失联那么久,一直想写声援张昆的文章,虽然张昆以前有约,如失去自由,一定要声援他,但顾虑重重,因为不知张昆目前的实际状况,怕说出来的事情被当局当做证词定罪,大概是两周前看到南京江淳先生写的声援90后张昆,估计因为不太熟的缘故,有一些内容不尽准确,因此在自己了解范围内,介绍一点点我了解的张昆。

首先纠正一个错误,张昆不是90后,他大概是86年的,尽管外媒转发,但怕以讹传讹,或成为五毛攻击的口实。大家可能都很熟悉张昆英俊帅气,更记住他在全国多个城市举牌要求官员财产公开,和任天堂去南乐声援张少杰牧师的勇敢,接受外媒采访的侃侃而谈,对时局准确把控等,很少有人介绍生活中的张昆是什么样的。如果是新浪微博的老朋友,可能还有印象,张昆以前在新浪认证号叫@多视角看世界。以前看他转发一些关于民主的,以为是营销账号,没有太在意,经过向莉姐在多个场合的引荐撮合,认识了张昆这个优秀的兄弟。

•热心的张昆

在武僧大哥家见到张昆,当他听说我上网还是用自由门,由于翻墙不方便,几个月才上一次外网时,马上叫我第二天回家拿电脑,指点怎么通过goagant翻墙。他告诉我帮助了不少访民掌握上访技术,怎样使用微博,这是他践行公义的目的方式之一,当然他也有多次看到访民太困难,把自己包里不多的钱捐给访民,因为参与一些行动,他自己的失去了工作,没有收入来源,本身并不宽裕,这实在很难得。

•富有同情心的张昆

张昆和范木根见过面,他和聊起范木根,脸上是掉着泪的,他说网上的人都希望有强拆的百姓反抗,大家把范木根视为英雄,但他和范木根一起吃过饭,通宵达旦的聊过天,现在因为强拆杀了人,有能面临死刑,别人都希望范木根做英雄,他只希望范木根不要有牢狱之灾,好好活着,他拉着我的手,你不知道,和一个人相处,有感情了,做英雄那些太虚无,同时,他也很同情被范木根自卫捅死的两个保安,觉得他俩也是世界上某个家庭父母的儿子,也是一条命。

•借酒消愁的张昆

没事的时候,总看到张昆坐着一堆酒瓶子里,慢慢的喝啤酒,如果听说我要去武僧哪里的话,一定打电话,叫多带几瓶啤酒去,我问他,你能在喝酒中得到快乐?他说,看到太多访民的冤屈,无能为力,看到中国的种种不合理现状,只能以酒解愁。

•虚荣的张昆

一天晚上,在武僧大哥家,刚和张昆聊得好好的,他突然借酒劲要打我,我心里纳闷,估计在一旁的武僧大哥和奔博大哥也纳闷了,靠,难道张昆真的如五毛攻击的那样精神有问题?后来,他又通过网络委婉的道歉,才知道因为他叫我在微博上推荐他,要我写他是做这件事的第一个人,当时我认为这样夸大其实了,虽然推了他,没有写他是第一人,所以对我心怀不满。另外他也勇敢的利用外媒,宣传中国公民的觉醒,其中外媒有介绍到他的,他更是很得意向我夸耀。(这里写张昆的缺点,只是想告诉一个更真实的张昆,避免大家神化一些觉醒的公民)

•倔强的张昆

张昆通过自己的技能,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也很辛苦的去挣一些外快,我们嘲笑他是出去做鸭子出台,他总是很生气的解释,不是不是。武僧大哥又会故意的逗他,大家都这样认为,你就认了吧。

•善良的张昆

因为和其他一起行动的人,大部分都被拘留被失去自由,而他多次凭运气与智慧逃出了魔掌,甚至有躲在床下逃过一劫的戏剧,很多人不相信他有这样的传奇,因此怀疑他是卧底,在各个场合质疑,他跟我说,别人没有质疑才不正常,只要耐心解释, 误会的人肯定能理解,他说曾耐心的给陌生人解释三四个小时。

•天真的张昆

估计由于他自己运气好,多次躲过了魔掌,也许接触了一些所谓的政治大佬,(在我看来,就是被打入冷宫的政治老人),因此一直对当局抱有某种善意的期待,甚至也把自己的幸运当着或许是当局的恩准。当我和他打赌,独立参选的新余刘萍大概会判多少年,我的估计是10年以上,至少7年,他的估计是三年以下,最多四年,最后的结局是刘萍被判6年半,更接近我的判断,丝毫没有惊喜,更是彻底的心凉。

•关于张昆家庭

张昆在各种场合说过他们家境不错,有人猜测他爸妈是国企高层,有人认为他爸妈是徐州地方当局的领导,所以配合当局对他采取变相维稳。张昆给我看过他家庭成员的视频以及他家里的照片,从照片和视频上看到他父母,我觉不可能是身份太高的高官,也许是体制内的人,也许他们家有一定的政府背景,因此不愿意接受律师和网友的帮助,我在想,无论他们家的态度是怎样,有一点不能否认,父母总是为儿女好,何况他是家里的独子,不可能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受虐待,但愿他一切安好。

•关于张昆的现状的猜测

我觉得有可能是他父母接受政府的意见,让失去与外界的联系,这是大概率的。但从他多次和我沟通的情况看,不排除他主动接受父母的建议,从此淡出公民圈,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他曾多次表达参与公民行动的困惑,对于淡出公民行动圈去做一个人海中的路人甲的向往,如果是这样的选择,只要他过得好,我们也就放心。

十、 约定

不曾忘记,张昆曾多次说,你善于文字,如果我失去自由了,你一定要声援我,如果你失去自由了,我一定会到现场围观声援你的。他也多次邀请我去徐州吃狗肉,特别过年后,他被短暂的得到自由,本来有机会见,一来是人懒,二来是想着来日方长,没有太多动力出去玩。如果我当时去了徐州,对于他的现状会有更多的了解,实在很遗憾,也对不起诸多关心张昆的朋友,不能提供更多的消息。

本文写于2015.4.4

转自:刘书贵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