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微议一群“中国傻子”

李化平

历史没有旁观者,中国之所以落后正是因为利己的聪明人太多、努力践行宪政的傻子太少!多数人在为自己及子女博取名位利益,少数人却在为民族自由、民主而战。有一群中国人宁愿放弃名利与舒适的生活,长期不懈地撬动历史的车轮,甚至不惜被坐牢、杀头。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良心和脊梁!世界在你我手中,每个人都是推动历史车轮的马前卒。没有法治与制度保障,谁也不能置身事外而免于被剥夺的恐惧。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别指望皇恩浩荡、清官为政能带来一个和谐盛世。

2013年8月10日,笔者惊悉:公益维权人士上海李化平先生被合肥警方刑事拘留,罪名居然是“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在我看来正是当局没能营造出一个法治公正的社会秩序,才导致民众无处伸冤被迫层层上访,甚至铤而走险。一个为社会、他人四处奔走的公益维权者,岂能被“莫须有”地称着为“罪犯”而被捕?为此,我呼吁社会各界关注:敦促当局立即释放李化平、许志永、丁家喜等诸多“良心犯”!

没有自由无疑在牢笼中,争取宪法赋予的人权天经地义。

2008年中国大陆人在体育方面获得了许多世界第一,2010年,以4000多亿美元的优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超越了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终结了日本40多年的“经济奇迹”。于是唱响中国之梦充斥媒体,似乎中国真的崛起了。中国大陆人的人均收入还排在世界100名之后,贫富悬殊创历史之最,社会不公、法治瘫痪、公权私用、官员贪腐堕落令世界为之瞠目!一个没有起码公平、完备法治与全民选举的社会,民众何来梦想与幸福?所有人都生活在没有安全保障的恐惧之中,于是乎官商纷纷移民海外转移财产,平民没钱移民只能固守祖先留下的国土,太多有冤难申者被迫成为“职业访民”。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一群倡导思想解放、启蒙众生、践行宪法的公益维权者,成为各级官员的眼中钉,多次被打压抓捕,当局难道不需要反思自己的体制与政策吗?!

一个政权经营60多年的社会,依然处于等级特权的泥潭中,权大于法,资源占有与经济分配严重不公,调节社会平衡最后的减压阀法治被“权钱”操纵,一般民众靠个人奋斗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变相世袭之风越演越烈。一旦不幸遇到司法官司很难得到秉公执法,于是难以计数的上访大军则不可避免,而多数不幸的上访者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甚至被长期非法拘禁关入黑监狱或被公开劳教。据权威人士统计:每年有几十万起群体事件,官民冲突越演越烈,维稳经费甚至超过国防军费。民众纳税的血汗钱难道是用来对付自己的?!而官方采取的措施往往只是消极“维稳”,一级级向上忽悠瞒报,直至暴力驱赶施暴。东西德国、南北朝鲜的历史现状无可辩驳地告诉世界:制度才是最大的国情,一个不从根本上变革体制的政权必将最终被民众所抛弃!

据说李化平先生被刑拘是因为参与安徽蚌埠张林的女儿张安妮合肥被退学而维权一事,我不知道李化平到底违反那条国法了?此前,李先生曾发起一次“守望工程”募捐活动,以救济在狱中的良心犯及其经济困难的家属并提供法律援助。因为数年坚持公益维权李化平多次被警方骚扰、驱逐直至抓捕。这令人匪夷所思、怒发冲冠!

在此说一件关于李化平先生的小事情:4月12日上午,合肥翠竹园小区小广场,为安妮返校维权绝食24小时后的李化平,满腮白须、一脸憔悴。他一个人、仅仅是他一个人默默地、一次次捡拾广场的垃圾一趟趟送往垃圾箱,而其他人都是垃圾制造者。那天他蹊跷地捡到了10元钱无人认领。李化平,上海人,祖籍湖南,66年生,曾经的企业家;他是一个满怀爱心而质朴的基督徒,一个坚定的人权宪政捍卫者,多年为民众的疾苦与冤情奔波于大陆各地……为名乎?为利乎?读者诸君:请你用良知判断,李化平怎么会是一个“扰乱公共秩序”的罪犯?!

据海外人士不完全统计:半年多来大陆已近200位异议人士、公益维权与上访者等被拘留,仅有少数获得取保候审。笔者实在难以想象,像大学教师许志永、退休工人刘萍、律师丁家喜、记者杜斌与背包客李化平,等等要求落实宪法权利的众多维权者,在怎样的国度才会被当做“罪犯”?!

在全球联网时代,谎言愚民的把戏即将失灵了,极权暴力掠夺自然与民众的GDP模式能持续多久?在一个言论不自由、司法不独立、民权被遏制、官权膨胀的国度,倘若更多的监狱可以随意剥夺公民的合法权利,那么中国人应该还生活在妄想“万世一系”永远执政的秦朝或明朝。东欧与苏联历史已反复证明: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民众向往自由民主的权利!正是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拨乱反正不彻底,改革止步不前,特权阶层贪腐无法遏制才导致苏联的灭亡。清末历史雄辩地证明:统治阶层若不真心落实宪政,仅仅维护自身的集团利益,必将被民众唾弃!试问:谁来兑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惟有民众自己!为被监禁中的民主维权人士祈祷:天太热,除了秦城等监狱高干监区,你们没有空调吧?挺住!保重!即使牢底坐穿谁也不能剥夺人心灵的自由!

为政者如果不顾民众死活,也要为子孙后代积德和民族前途着想,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一切皆有因果,赞誉或鞭尸只是时间问题,历史会记下每个人的所作所为,极权的鹰犬帮凶必将受到诅咒与惩罚。最后,敦促当局立即释放大陆所有良心犯!难道我堂堂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还不如一个小小的邻邦缅甸吗?蔡定剑遗言:“不搞维权,就会有人拿起武器!”

匪夷所思的是,一百年前与抗战时期就弄清楚的宪政问题,至今还被极左势力攻击,确是自扇耳光。在大陆所有的主义之争其实是权位利益之争,没有人会自动放弃手中的特权,依法宪政必须靠每个公民的觉醒与不懈地抗争。既不敢搞宪政政改,又害怕革命,消极维稳终将无路可走。清末最后十年,暴力维稳激起民变1300余次,到1911辛亥年满清贵族已无力回天。

笔者曾因“转发微博”、纪念林昭、联名签署声援许志永博士等被国保多次登门警告。诚然,社会进步总要有人为之付出牺牲。即使杀掉所有的公鸡,天一样会亮。假如不能建成自由、民主、人权与民众富强的中国,谭嗣同、秋瑾、邹容、宋教仁和林昭等千万民主先驱将死不瞑目!一个知识分子与公民面对强权与奴役,默不作声、闷声发财,不仅是个人的耻辱,更是历史的罪人!民众一旦战胜恐惧与奴性,他将坚不可摧!

2012年8月11日(刊于一杂志与共识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