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莫耶:社会运动行动方案(二)

第三阶段:条件成熟

新的社会运动的“起飞”需要前期很多年的准备。这些准备包括广泛的历史发展,不满现状人群的增加——受害者及其联盟,以及自治草根反对派的成长。他们激发起人们对变革的期待,并提供行动方案。

这样的历史条件往往使问题凸显、推进新的行动手段,揭示社会长期、广泛的发展趋势。这些力量大多不被反对派所控制。例如,非洲国家独立,北部黑人移民与南部黑人建立联盟,黑人大学生数量增多,包括1954年最高法院对“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1]的判决为美国民权运动提供了法律基础,这些历史条件使得1960年代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具备了成熟的条件。

反对派
◾在反对派中,一个强大的、未知的成熟过程开始了。
◾受害者群体和他们的联盟日益增长的觉醒与不满,使他们走向新阶段——理解社会问题的严重性,了解价值观所受到的侵犯,生活受到的影响,当权者及其机构的非法参与。这样的不满可能由以下因素导致:1)发现环境正在进一步恶化,产生了更多新的受害者,例如,1970年代新建的核能工厂威胁到许多住在附近的美国人;2)上升的预期,例如,黑人大学生认为自己应该具有完全的公民权利,但当地餐厅却拒绝为他们服务,这开启了他们争取公民权利的新浪潮;3)社会问题人格化,社会问题通过受害者的遭遇被揭示出来,例如,1980年4位教会女子在萨尔瓦多被杀害。
◾全国增长的不满使得在地自治群体开始悄悄建立起来,形成了草根反对派的“新浪潮”。这些群体很快受到来自体制、官方渠道和政府的压制,他们感受到了偏见和歧视,他们对已有的专业反对组织(POO)越来越失望。
◾当地一些小的示威和非暴力行动开始使问题凸显出来,火把开始点燃,为未来的行动开启了先河。
◾几个关键的目标推动者给新浪潮的本土反对派提供了信息、观念、培训、网络、希望和愿景。

新的运动应该尽可能地利用已经存在的网络和团体。例如,反对干涉中美洲运动就很好地利用了在中美洲具有丰富经验的教会网络。同时也很好地利用了刚刚经过起飞阶段的反核武器和反核能运动中有经验的活动家。

当权者

当权者有时会被激怒,但总体上处于漠然阶段,他们相信自己能够通过对主流社会、政治、媒体的管控来抑制反对意见。民众仍然相信官方政策,没有多少人对当权者进行挑战。

大众

公众舆论支持当权者的政策,社会问题仍脱离公众议题。然而,人们对现状的不满与新浪潮反对运动日趋增强。在当地层面上,民众反对当前政策的人数也悄悄增长达到了30%。

目标

此阶段目标是为社会运动的起飞创造条件。目标包括:
◾认识到使新浪潮运动成为可能的历史机遇。
◾创造、激发新的观念,为新浪潮运动做准备,包括组成在新运动中充当先锋的网络、领导者和专业人士。
◾让现有的网络开始关注社会议题并参与之后开展的社会运动。
◾把社会问题与个人遭遇相联系。
◾开始一个小的非暴力行动样板计划。

困境

此阶段的关键问题包括:
◾认识不到新的社会运动的成熟条件。
◾专业反对组织(POO)的官僚机制、教条主义破坏了新草根群体的创造力、独立性和韧性。

结论

此阶段是新浪潮社会运动的准备时期。关键的社会问题开始恶化,并通过当权者、不断增长的受害者、蔓延的不满情绪、成熟的历史条件、已有的网络和兴起的草根反对力量证明了侵害的存在。然而,没有人——公众、当权者,甚至新浪潮活动家——相信新的运动将要出现。

案例学习:美国反核能运动

第三阶段:1975-1976年

新社会运动起飞的条件成熟了。成千上万的公民认识到,由于他们住在离核反应堆不到50英里的地方,他们受到核能成本和危险的影响。当地草根反对群体正在悄悄地扩大规模。原子能委员会在支持核能的发展时,反复违反规章并无视公民合理的诉求。日益增多的当地社群成为反对的实质力量。

反对派在1976年组织了8个州的投票。尽管8个州中有7个州都失败了,但此过程得以教育民众并扩大了公共辩论。最终,密苏里州以二比一赢得了投票。这对核工业是一个严重地打击,因为投票使该州的CWIP法案[2]终止。此运动改变了大多数州的法律,进而釜底抽薪切断了公共事业公司建造新反应堆的财源。

条件成熟的信号包括:
◾1975年越战结束使反战运动活动家及其网络参与到新的运动中来。
◾德国威尔核电站被25000名公民占领,给非暴力抵抗提供了一种鼓舞人心的行动方法。
◾1976年春,原子能委员会听证会不顾公众反对,批准新罕布什州西布禄建核电站的建设计划。几周后,蛤壳联盟发起了第一次公民不服从占领。受到威尔事件的启发,蛤壳联盟声明将在下一个春天组织第二次占领行动。

但是上述迹象并没有得到公众的关注。尽管如此,新增核电站建设项目减少到了6个,20多个核反应堆建设被取消。这使得实际运行和在建的核电站总数从260个下降到237个。政府将2000年计划建设的核电站数量减少到500个[3]。面对这么多成就,活动家们仍然对反核能运动的前景感到绝望。这些正在成熟中的条件似乎缺少阻止核工业扩张的必要条件。当局和核能企业继续鼓吹他们“伟大的核能计划”。两年内有10座核反应堆“毁坏了”[4],这使得“毁坏”的核反应堆数量上升到了62座。尽管反对核能的民调上升到了30%,但核能问题仍然没有被社会广泛讨论,绝大多数人仍然支持核能发电。

第四阶段:社会运动起飞

当新的运动突然出现在聚光灯下,出现在晚间电视新闻或报纸头条时,很多人都非常震惊。一夜间,一个没有被认识到的社会问题成了每个人都在谈论的社会议题。开始是令人震惊的事件,一个“导火索”,之后是非暴力运动,包括大规模集会和激烈的公民不服从行动。一些行动在全国各地社区被重复运用。

导火索事件以一种新的、生动的方式向普通民众揭露了重要的社会问题。例如,1955年罗莎·帕克斯(Rosa Parks)在蒙哥马利市公交车上因为拒绝坐到后排而被捕,1979年北约宣称美国将两艘带核弹的巡航舰部署到欧洲,1983年菲律宾反对派领袖阿基诺(Ninoy Aquino)回国,在抵达马尼拉机场时被暗杀。导火索可能是个人、政府或反对派故意引发的事件,也可能是偶发事件。

通过向公众揭示赤祼祼的社会问题和当权者如何公然侵犯社会价值观、公民利益和信任的政策,导火索事件会带给公众很深的道德愤怒感。最终,民众积极回应,要求当权者做出解释,期望从反对派那里获得更多信息。导火索事件是全国新浪潮反对运动对民众的紧急召唤。

反对派

只有当反对派在导火索事件后立即组织积极的非暴力行动,并且非暴力行动可以在全国各地反复发生时,新的社会运动才会产生。非暴力运动应聚焦于导火索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运动也应有计划的一步步向前发展。例如,菲律宾反对派领袖阿基诺(Aquino)被暗杀之后第二周,几百万马尼拉市民举行了马科斯政权禁止的街头葬礼;美国在欧洲部署核弹事件中,代表民意的欧洲各国议会拒绝批准政府相关预算,以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作出的决议。

非暴力行动是简单的示威:
◾充满戏剧性、令人兴奋。
◾示威者把自己放在当权者实施政策的关键位置。
◾明确地揭示出当权者侵犯的价值观。
◾表明运动支持并代表社会的主流价值观、象征、历史与传统。
◾在全国当地社区可以复制。

这些示威都会置当权者于“两难困境”——在这类示威中,无论当权者做出怎样的反应,都注定会失败——如果他们无视示威,现行政策将无法实施;如果他们镇压示威,整个社会会同情示威者,与当权者对立。例如,在美国民权运动中,黑人在餐厅静坐示威时如果受到白人攻击或被警察拘捕,民众会支持示威者。如果警察什么都不做,黑人要么接受服务,要么继续坐在那里让餐厅无法营业。

当非暴力行动成为主要社会行动,并在全国的当地社区反复发生时,新的运动就进入了起飞阶段。例如,马尼拉市的示威与其后发生的菲律宾全国示威相呼应;1977年占领西布禄核核反应堆事件给全国的示威提供了榜样。随后几个月,数百个新的草根反核能群体涌现出来,很快开始占领周围的核电厂。

许多当地的独立行动群体产生了,形成了基于非暴力抵抗的、分散的草根自治反对运动。运动的起飞正是全国无数参与者采取行动并形成新的抗议团体(或复兴旧的团体)的结果。这些新的团体往往采用直接参与式民主的宽松组织结构。这些团体是新生力量,与已有的专业反对组织(POO)或异见团体并没有联系。

为何社会运动起飞?一些可能的原因包括:
◾早期阶段已经创造了适当的条件。
◾新运动团体以社会主流价值守护者的身份参与到运动中。
◾社会危机的新气候给了很多公民以希望,并激发他们采取行动。
◾非暴力行动的可重复性带给当地草根活动家参与运动的有效方式,同时他们也相信这些方式会产生效果。
◾参与运动给许多人的生命赋予了新的意义,因为它给予人们将信念、感受与精神付诸行动的机会。

当权者

当权者感到震惊、失落、愤怒。当权者发现潘多拉的魔盒打开了,他们不让问题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和媒体的聚光灯下,也不让它出现在社会关注的议题中,但他们显然失败了。于是,他们在攻击新运动上采取强硬路线,说它激进、破坏稳定,甚至受到共产主义的影响。当一些自由主义政客开始支持运动的时候,主流的共和党和民主党仍然继续支持现有的政策。

大众

在一两年内,反对政府实际政策的民众意见很快从30%上升到50%,民众开始看到、听到人们冲撞当权者的实际政策和观点。人们发现,在新闻中了解到的东西与政府告诉他们的东西存在明显差别,导火索事件和社会运动揭示的问题与当权者的实际政策存在明显的差别。

目标

此阶段的总体目标是:全社会开始对现存问题观察、思考、行动。当全社会聚焦这些议题时,运动就进入了起飞阶段。

具体目标包括:
◾发展新的、基于草根的社会运动。
◾把当权者的政策放在公众关注的聚光灯下,也放在社会激烈探讨的议题中。
◾创造一个公共平台启迪民众。
◾在此社会议题上不断呈现两种交锋的观点,促使民众进行思考。
◾赢得民众的同情与关心。
◾成为合法的反对派。

让当权者改变他们的观点和政策并不是此阶段的目标!

困境

此阶段主要困境包括:
◾政治环境不成熟。
◾活动家没有把过程当作成功的一部分,对运动要迅速取得成功有不切实地期待。
◾傲慢的道德优越感和激进主义。

结论

起飞阶段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时期——导火索事件、戏剧性场景、壮怀激烈的各种行动、媒体聚光灯,危机、厚望与能量耗尽并存。之前没有意识到的社会问题和官方政策成为公共议题,社会运动在两年内已经赢得了大多数民意支持。但起飞阶段是最短的阶段。这一阶段的目标很快实现后,运动将进入下一阶段。然而,很多活动家认识不到运动已经取得的成功,反而认为运动已经失败了,他们的努力白费了。

案例学习:美国反核能运动

第四阶段:1977-1978年

1977年春天,反对核能运动成为美国主要的社会运动。导火索是占领西布禄核能建筑工地的1414位蛤壳联盟示威者被捕入狱,全国不断涌现出声援他们的示威活动。公共媒体每天采访狱中的示威者,为他们提供了教育公众的平台,并使他们成为公众眼中合法的反对派。在这年年末,全国出现了无数在地反核团体和类似的占领行动,各地独立团体主导的新的反核能运动在全国爆发了。

1978年,反对核能的民意上升到了50%,很多地方议会通过投票反对核能建设。加州克恩(Kern)县议会投票通过了停止建设计划中的沃斯科(Wasco)核电厂;新罕布什州议会投票反对CWIP法案,并选出了支持蛤壳联盟的汤普森担任州长。

随着运行中的核电站增加到71个,核能工业再次卷土重来。但没有新的核反应堆在建计划,已在建的核反应堆有21座被取消,即将建设的核反应堆数量削减到了195座。与此同时,当局在支持核能上也采取了强硬立场,警告社会未来会出现电力短缺、国力会削弱,并攻击反核能运动暴力、幼稚、不爱国。

在运动的第四阶段,反对派成功地通过非暴力行动推动了新的社会运动,成功地教育了民众,并将核能议题置于公众视野与社会关注的议题之中。

[1]最高法院判决允许公立学校制定黑白隔离校规的法律违宪。

[2]该法案允许公共事业公司从纳税人每月的电费账单中征收建核反应堆的成本。

[3]到2000年底,美国实际运行的核电站只剩下104座,比500座减少了五分之四。

[4]“毁坏”是政府对核泄漏的掩盖之词。

转自:中国权利在行动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