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麗芳:廣州看守所莫名死亡的“反黨”公民張六毛的“同案”們

张六毛r1_s

項逢選,浙江仙居人,現年41歲,自小勤奮好學,悲天憫人。長大後在親友的幫助下,開一洗衣店為生。在自己經濟尚不寬裕的情況下,仍經常接濟窮朋友。每每看到草根階層無錢上學看病買房等等社會問題,總想為這個社會做些什麼。

廣州公民運動興起後,項逢選經常邀請同城朋友飯醉,探討如何改變社會,甚至南下北上各地探索公民運動的出路。

2015年3月的一聲槍響,打碎了他所有美好的改革願望。苦苦的思索,上街被抓,圍觀被抓,發帖被抓,上訪被抓,所有的出路都被堵死了,那麼就只剩一條出路了,那就是革命!也不知道如何去革命,這個單純善良甚至帶點孩子氣的熱血男兒。畢竟半個多世紀以來沒有這樣的經歷,於是他在網上廣泛徵求八方朋友的建議,並不時邀請同道來羊城一聚。其間認識了張六毛、馬驥等兄弟。據六毛家屬說,從沒見到有一克的危險物品,但2015年8月16日,當局卻以「顛覆」罪名拘捕了項逢選,並且凡是和他聊過天的,都被抓或被喝茶,連願意為其辯護的律師都受到威脅,更甚者在洗衣店裡的女工都不放過。

接下來,張六毛被死亡在看守所,至少七人被抓,新聞中說九月底又抓捕了十四人,同時很多人被喝茶。除已故的張六毛外,其餘人等至今仍無任何消息,望廣大網友對事件關注及有需要時向他們提供幫助。

項逢選多年來心系家國天下,兩個孩子均不在身邊,大女兒由爺爺奶奶撫養,小女兒由外婆撫養。外婆家經濟條件還算過得去。爺爺奶奶家因給項逢選出書,至今欠了不少債,生計艱難。家人至今提起項逢選就非常生氣,怨他惹事生非,不顧及家人。

我曾經是法輪功學員,2000年因3次進京上訪被勞教3年,其間曾多次絕食抗爭,家中財產被罰光,甚至連父母那點微薄的退休金也一併扣除。

勞教前多次被強制辦班,失去人身自由,他們甚至多次派人坐在我家裡監督。那麼多盜竊詐騙搶劫貪污他們沒精力去管,對我這樣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卻經常如臨大敵,他們也真是太抬舉我了。

2000年年底在拘留所高呼江澤民是罪魁禍首,這下比罵那些警察的親爹都嚴重,被惡警拖出扒下棉衣棉靴毆打了數小時,幾近休克。一男同修擔心我被打死,高呼口號,也立刻被野蠻地拖出毆打。多虧了這個同修,我才沒被當場打死。他們打累了,讓我換房間單獨囚禁,幫我收拾衣物的小妓女一邊收拾一邊流淚,警察喝斥那個小妓女不許幫我,那個小妓女不聽,還在默默的幫我收拾衣物。我心裡不禁感慨,那些所謂人民警察的人性,竟然不如一個小妓女!可愛的小妹妹,至今也不知在哪裡,如此善良不知出去後是否成家?還是繼續淪落風塵。唉!這世道。那次歐打,看到的朋友說我的五官已經被打到變形了,她甚至擔心我會不會毀容!老天開恩,過後恢復了正常的外觀。在勞教所被同城認識的朋友「轉化」後,倒也沒再受多大罪。這是第一次勞教。

出所後舊病復發渾身疼痛不堪,經常疼得大喊大叫!可是沒錢看病,只好重新練功,這樣身體才稍微恢復了些。 2006年4月6號突然一群人闖進家裡,我拿出憲法,說他們是私闖民宅,人家根本就不理會,衝進屋裡翻東翻西。這樣抄家我也記不得有多少次了。

翻出一堆法輪功的禁品後就把我拘走了,我絕食抗議,他們卻說讓我出賣一個朋友就放我回家。我拒絕這種可恥的交易,又被判了一年半勞教,被帶去體檢時,檢查出患有心肌缺血,我說有很嚴重的風濕,不能在勞教所裡洗涼水澡,並且絕食13天后(我不想他們野蠻的灌我,每天只喝兩碗看得見人影的麵湯),連頭都沒力氣抬起來,但還是被送進了勞教所。

這已是第四次絕食了,2000年夏天那次比較慘烈,8天粒米未進只輸了二次液。這次絕食已是相當虛弱。人家才不管你死活,強迫轉化後就到車間幹活。後來又逼我們相互揭發,我一怒之下再次反彈聲明:既不出賣朋友,也不願意轉化。那時入所半年,他們立馬再次將我單獨關押,不許出房間半步。昂山素季被關押後,可以到院子裡嗮太陽看書彈琴,我被單獨關押,只能聽到風吹樹葉沙沙響,想都別想出去曬太陽。

還以為半年後的這次關押還算好,可以看得到太陽,看得到人群,心裡很平靜的準備渡過剩下的365天。可是轉化率關係到人家的政績的,他們不會讓我這麼好過的。先是每天可以休息8個小時,接下來減為只能休息6個小時,不屈服就減到每天只能休息4個小時。每天只有3個小饅頭二碗稀麵湯,開水是沒有的,只有包夾的吸毒犯才能喝開水。還要無休止的抄寫、背誦集會遊行示威法,錯一字就不許休息。一個月後我徹底垮了,站著背書時都能睡著。無奈只得放棄信仰,接受轉化了。之後繼續到車間幹活。 2007年11月中旬,解教一周又被抓往學習班。我的天啊!當時我身體極度虛弱走路都搖晃。他們到我家通知我時,我正在輸液,可是他們說這個學習班就是為我辦的,誰不去都行,我不去不行,若不動,用擔架抬也要把我抬去。我聽了無語,只得再打起精神去學習班。

這次學習班結束後,我心灰意冷,再不願甚麼修練不修練,修到現在差點「被死亡」了,也沒能改變社會甚麼。經過長時間痛苦的思索後,放棄了這個我為之多次捨命維護的法輪功。家人也累了,我第一次被抓時,孩子還小,才9歲,他說他就不能聽見門響,聽到就哆嗦。家人為逼我放棄,竟打起我來,絕不比警察打的輕。我每次被抓家人幾乎都不管我的,接受捐款,才能在裡面買點生活用品。出來經濟稍微好轉後,我把能還的都還了,人家實在不讓還的只得作罷。

2012年,許志永博士被抓後,我才接觸到新公民運動的,一下子就被深深的吸引了。普世價值,自由民主憲政尊嚴,雖然當時還不大明白,可心裡清楚,這正是我們苦苦追求的東西。

如果有了民主憲政,警察還敢擅闖民宅嗎?還敢肆意抓捕嗎?還敢隨意罰款嗎?還敢隨意開槍打人強拆貪污腐敗嗎?

我好興奮好興奮,可家人朋友都擔心我會再被抓捕,因為我已經是個有多次案底的高危分子了,連應聘個銀行的服務保安都不允許,更別說出境了。我好盼著民主那一天早些到來,這樣我就不用作為二等公民,天天提心吊膽的生活了。我知道廣州是革命聖地,我要去朝拜這個地方,於是我毅然南下廣州,然後光榮的賺了一頂「顛覆」的大帽子回家。

憲政夢,我的自由,我的尊嚴,試問華夏大地,何日能實現?!

項麗芳
2016年元月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