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铭:台湾大选——为民主进步加油,为国共两党送行

中华民国第十四任总统大选终于以预期的高比数差距落幕了。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当选,开创了女性出任中华民国总统的第一例。

真是了不起。为台湾2300万人民喝彩。

从2000年的台湾大选开始,经过2008年,再到2016年,中国民众对台湾大选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北京试图影响台湾大选的企图心虽然从没死心,但他们的影响力越来越弱,甚至起反效果。

根据我对大陆社会的观察,民间对后清朝廷几十年一惯操弄的台独话语越来越嗤之以鼻。随着台湾大选的临近,大陆社交场所和网络交友平台与此相关的话题也越来越多。感觉接触到的朋友中大多对蔡英文有明显好感。但现代政治研究必须以数据说话。

于是我开始行动。

台湾大选的前夜,我撰写了一份调查问卷,全文如下:

————————————————–

中华民国第十四任总统选举大陆公民意向调查:

1: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

2:国民党候选人:朱立伦

3:亲民党候选人:宋楚瑜

请将您最期待在这次大选中获胜的党派候选人的数字回复给我。回复两个以上的数字会视同无效回答。

————————————————–

在台湾人民还在睡梦中的16日凌晨两点15分开始,我花了十多分针将调查问卷无差别的群发给了我的1484位微信好友。

尽管是凌晨两点多,但没想到立马就有不少同样是夜猫子的微信好友对调查问卷作出了反应。其中就有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时标志性图案“中国结”的设计者陈绍华先生和著名作家土家野夫。他们的第一时间回复更是给了我莫大的鼓舞。

到早上8点左右,回复问卷的来信铃声更是象过年的鞭炮密集的响个不停,一直持续到中午之后才减弱。尽管在晚上七点左右台湾就已经决出胜负,但我的朋友们对表达意向的热情并没中止,断断续续的回复一直延续到我关闭信息收集的晚上22:00点。

为了不辜负朋友们对我这项活动的支持和信赖,我赶紧将获得的全部数据进行了汇总,并赶在当天结束之前於23:57分将数据统计报告反馈给了全部接受调查问卷的1484位微信好友。

以下就是统计报告:

————————————————–

中华民国第十四任总统选举大陆网络公民意向调查结果,截止收集数据时间为1月16日晚上22:00点。

共发出调查问卷1484份

获得回复总数523份,占问卷数的35.24%

在523份回复问卷中,无效回复34份,占6.5%

在523份回复问卷中,有效回复489份,占93.5%

在489份有效回复中,选民进党蔡英文为433份,占88.54%,选国民党朱立伦为38份,占7.77%,选亲民党宋楚瑜为18份,占3.68%

————————————————–

在我只是针对自己的私信好友进行封闭式调查问卷的同时,长沙的年轻诗人梁太平先生(网名:尾生)也在他自己的微信公众平台:“醒来的稻草”上设计了一个开放式的调查问卷。

从21:00点最后关闭调查问卷的截图数据看,点击问卷的人数是5441人,参与选择的网友共计有2911人,投票率高达53.5%。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的认同率为59%,国民党主席朱立伦的认同率为23%,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的认同率为7%。

最出人意料的是真理党候选人赵家人竟然只获得了10%的认同。

非常有意思的是,台湾参加总统投票的总人数是1228万4970人。如果用这个数除以台湾2300万总人口数,获得的参与率是53.41%,与大陆网友点击问卷表达认同的选择率53.5%惊人的一至。

台湾在这次大选中有投票权的公民总数为1878万6808人。所以,台湾这次总统大选的投票率应是65.39%。

虽然这个投票率在台湾创下了历史上的新低(1996年76.04%,2000年82.69%,2004年80.28%,2008年76.33%,2012年74.38%),但远远高于大陆网友的模拟投票。

随着民主政治的日益成熟,人民的投票热情会逐渐降温是很普遍的。但蔡英文在大选中获得的689万4744票,占有效总票数1228万4970票的56.1%,却是与她在大陆网友中的认同率59%非常相近。甚至可以说蔡英文在大陆网友中的认同率比台湾更高。

台湾自1996年开始,历史上的当选总统得票率就没有超过59%的。(1996年54%,2000年39.3%,2004年50.11%,2008年58.45%,2012年51.6%)

如果再结合我做的封闭式问卷调查数据分析,蔡英文在大陆各种对极权政府不满的人群中更是拥有88.54%的支持率。

这个数据一方面说明大陆对台独问题的敌意宣传完全破产。另一方面说明国民党不单被台湾人民抛弃了,同时也被大陆人民抛弃了。

因为在过去的很多年中,大陆存在一大批对国民党寄予期待的泛蓝人群(国民党大陆的精神党员和支持者)。这个人群在国民党前主席连战2006年跨过海峡握手胡锦涛后更是猛增。

大陆当局为了扼制这股人群的增长势头,在后来的时间里对泛蓝人群大量抓捕。似乎直到现在还有被判刑而关在大狱中的泛蓝人员。

我本人也在2009年被波及。因传播台湾拍摄制作的纪录片《一寸山河一寸血》而判刑三年。这期间国民党连屁都没听到放一个,一门心思在大陆捞钱去了。似乎完全忘记了他们的无能导致大陆沦陷的巨大历史责任。

十年过去了,国民党让大陆的泛蓝人群大失所望。特别是连战于2015年现身北京阅兵观礼台时,更是让泛蓝人群对国民党完全绝望。

开放式问卷中的真理党候选人赵家人只获得了10%的认同。这个数据应该会给部分担心如果在大陆搞一人一票的选举,会选出希特勒或薄王爷、康师傅式人物的部分朋友一个希望。

真正的脑残和自干五只是少数。不明历史真相和明白历史真相但保持沉默的是绝大多数人群。只要开放社会,常识和人性一定会很快回归大陆人间。台湾人民能行,大陆人民也一定行。

如果国民党能在未来十到二十年的时间内彻底退出历史舞台,由民进党和其他新成长起来的政党(如亲民党、时代力量等)共同真正夯实台湾自由民主的基石。这样的政治历史前景才是对台湾和大陆都有益处的。

期待象国民党这样一个带有浓厚威权和历史罪错的百年老党获得新生,是意识形态和文化心理中还残存着非现代政党政治病毒的表现。

国民党与共产党相生相克。两党给过去的百年中国先后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一个政党老是觉得对民族有功,总想让人民对其感恩戴德,从而想长期久居执政地位不动摇。这本身就是与现代社会的政党政治伦理格格不入的帝王思想在作祟。

国共两党同为难兄难弟,国民党的善始善终也许或多或少会给他的兄弟党一些启示。如果国民党和平消失了,对他海峡对岸的兄弟党退出历史舞台的前景和期待会更加的鼓舞人心。

在英美等有着几百年宪政历史的民主国家,政党从诞生到分裂,或从小党演变成多党合作的大党,或由大党分裂后再改头换面直至消亡,有这些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变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从没听说过欧美这些国家的政党会一直死守着一个创始党名几百年不动摇。更不会有后世党员将最早的创党领袖当神一样供着。

美国历史上的联邦党和英国历史上的辉格党和托利党早已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渐消失,最后沉淀在各自国家的历史文献和博物馆中。

只有邪教组织才会不遗余力的搞个人崇拜。国民党在其百年历史中,在这方面犯过极大的罪错。而他的兄弟党在这方面的过犯更是登峰造极,举世皆知。

如果国共两党都能成功的退出历史舞台,这才是海峡两岸人民共同的新生和永久和平。让海峡两岸的人民都能卸下历史的包袱,轻装上阵,共同开创未来世界的新纪元。

深圳任铭2016年元月17日

转自:深圳任铭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