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武僧:写给狱中的小妹赵威(考拉)

考拉赵威

我很少给狱中的朋友写文章,印象中只有当年杨子立因新青年学会事件被判刑后,我写了一篇文章,还是以他的夫人陆坤的角度写的。

不愿意给狱中朋友写文章的理由有三:

第一,狱中的良心犯我都将其视作至亲,每每想到他们在狱中备受煎熬度日如年,心中便愤懑填胸,恨不得手裂囹圄,解兄弟姐妹于倒悬。可是,自己又能力有限,无从下处。自责悲愤自责的心情无以言表,痛苦令人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笔。

第二:二十多年来,在我身边因政治打压而被非法关押的朋友太多太多了,除了我在民主党京津党部负责宣传期间,因工作原因要为每一个被捕同道发声明外,其他的人都没有为其写过,不想厚此薄彼。

第三,我也被关押过,熟悉共党的审讯技俩。有时候不经意间提起的一个细节,便有可能成为其审讯过程中诱供的突破口。而写此类文章,悲愤之余又不能不有所回忆。徒给在里面的人增加压力。

是以,我不愿意为里面的人写文章,宁可待到他出来,再为他写文章立此存照。

但当朋友请我为考拉写一篇文章的时候,我答应了。

考拉是我的小妹。

大概是在2013年,我第一次见到考拉,她那年才21岁,刚刚离开了大学,并且嫁给了圈子里的一名帅哥。当时,我惊讶于她如此的年轻,却有如此成熟的宪政民主思想,除了传播启蒙外,还在身体力行地践行着自己的理想。她让我感受到中国未来的希望,更觉得自己生过不惑,而一事无成,倍感惭愧。

初次见面,我们聊的并不多,但是印象非常深刻,相互加了好友。考拉离开北京后,没几天,她突然在微信上对我说:我能叫你哥哥吗?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并为自己又这样一个年轻、漂亮、聪慧的小妹妹而高兴。没过多久,她给我寄来了小礼物,特别是一张手写的贺卡,让人倍感温馨。

从此之后,我便将考拉以亲妹妹待之,而她也视我为兄长。而后,我得知她到了李和平的律师事务所做助理,而李和平律师又是我多年的朋友,心想她安顿下来,心理也就踏实了。

没想到2015年年中刚过,中华大地上乌云蔽日,阴风狂骤。一时间柴宝文、翟岩民、老道、屠夫吴淦、王宇、李和平、胡石根、戈平、望云和尚等等十几位好友先后入狱,让人措手不及,小妹考拉也身在其中。本来以为她一个年轻的小女孩不会有什么事情,却没想到一关就是七十天,而且拒绝律师会见,我听说拒绝的理由是危害国家安全。我擦,这个国家也太他妈的不安全了!

当一个国家容不下一种思想,这个国家就一定容不下任何一个生命。一个90后的小女孩,就是因为有自由之思想,奉良知与正义就可以危害到国家的安全,可知这个国家,特别是代表这个国家的政府、政党邪恶到多么的无以复加!

如今考拉被关押已经超过70天了,没有任何消息。每每想到这里,我都难以抑制胸中的狂怒,想嘶吼一番。但我知道这样做根本于事无补,我只能在这个国家,这个广袤无垠的大监狱里,活下去,不卑躬、不屈膝、不助纣为虐,力有逮而行公义,就一定有看到曙光的一天。我相信,这一天不会让我们等的太久。

小妹考拉,你快回来吧!你回来,便是晴天!

转自:西域武僧公众号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