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武僧:一函遍复,致五毛们

西域武僧1 马强

这两天写文章勤了点,除了亲们打赏之外,也收获了不少五毛的口水。我这个人不喜欢跟五毛说话,原因很简单,差异不在于知识量或者看问题的角度,而是基本上的做人理念和人格完全不同。这些做人的道理本该是他们的父母从小教育给他们的。他又不管我叫爹,我更懒得管这闲事。

不过骂我的五毛多了,但骂词儿千篇一律,为了提高五毛们的职业素养,勉励他们积极上进,促进他们业务水平提高,骂词儿更进一步丰富,故此我免费当回老爹,一篇统一回复。

骂我最多的是说我汉奸,你要搞清楚,我身份证上写的是回民,跟你们汉人没个鸟儿关系。你们自己喜欢怎么奸是你们自个儿的事,我充其量也就当个回奸。

其次说我卖国。还是那句老话,这个国我活着暂住70年死了暂住20年,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动产属于我的,我卖个屁啊。白龙尾岛海参崴倒是卖了,谁卖的怎么卖的多少钱卖的?鬼才知道!鬼都知道!谁卖的你找谁要钱去啊。借你两个胆子!

最搞笑的是说我不爱国。我说我写的都是实话,结果他说实话也不能随便说,浦志强说实话就被关进去了。我擦,为了你所爱的国你他妈连句实话都不敢说,你他妈也配跟我说爱国?你他妈的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吧?

还有人说我有政治企图,想取而代之获得政治利益等等。呵呵,我有政治企图不假,就是需要一个公平的,尊重人权的,有较为广泛的社会保障的,人人能得到法律公正保护的社会。最终目标是每个人一张选票,可以不受任何干涉地自由地决定自己的未来。说我想取而代之,实在是笑话。今天我跟孙子一样被赶得到处流浪,动不动就坐牢,家徒四壁身无余贯。好不容易为你们争取到民主选举的权力,我还得像孙子一样去跟你们求一张选票。是你缺心眼儿啊还是我缺心眼儿啊?我这辈子欠你们的?在民主社会从政没有什么巨大利益可图,有的只是无尽的奉献,甚至生命。我这么能力超强智商超高的人精儿怎么可能去做从政这种职业啊!你这智商和眼界我真的无语了。

说的最多的是骂我没本事,拿美分,靠骂中国吃饭。且不说我从来没拿过人家一分钱,我这个人也不喜欢吃嗟来之食。单说说本事吧。本人月盛斋后裔,300多年老字号,从小学过煮肉。小时候不喜欢上学,大了之后单位委托到大学培养了个技术员,拿不到学历只好拼命学技术,当时拿了高低压电工本电气焊本,会玩车床旁通钳工。文笔不错干了十几年媒体,从记者当到副主编。自小家传武术,18岁开始学摔跤,还学过散打练过拳击。做过大型纪录片监制,接触过导演摄像。网络热潮的时候参与过中国第一大MBA网站中国MBA在线的运营和管理,后来自办“财智在线”网站,连代码都是自己写的。当年名列中国十大管理网站之一。在大学讲过“孙子兵法与企业竞争策略”的EMBA课程。做过国字头节能减排促进中心常务副主任,看透了中国官场虚伪和奸诈。玩过户外,绿野资深领队,登顶过四姑娘,国内最早玩户外生存的老驴友……实话跟你说,凭我的本事,你全家饿死了,也饿不死我。

还有一个跟我耍流氓的,说在中国分分钟能让我消失。我其实只想说一句话:要让我消失你就得做的干净利落,活着别让我找到你,死前别让我看见你。否则我活着杀了你全家,死了化作厉鬼毁你子孙八代,让他们男为盗女为娼各个不得好死。别怪我狠,你动我一根汗毛你我都是私仇,我这个人私仇必报,绝不宽恕!还有我告诉你:小爷我从小二进宫,两年少管,八九年学运蹲在北京炮局,正经的老炮儿,小爷我耍流氓的时候,你还在你爸大腿根那儿转筋呢。

还有位老爷子劝我别跟赵家人较劲,有时间多陪陪父母孩子,让他们过得好点儿。这位老先生肯定不是五毛,但是代表了中国绝大多数人的想法。在这儿我首先得谢谢您老的关心。对父母,我这辈子肯定是不孝了,但不孝事小,对得起祖宗事大。将来九泉之下我父母面对列祖列宗,也会因为有我这么个儿子脸上有光。再说我父母生活身体尚可,尽管不完全同意我的做法,但也知道我做的不是错的事,只是叫我多加小心。对孩子更不用说了,我所追求的目标就是为了他们今后不必像我们这代人一样如同圈养的猪一样的活着。现在我给不了他太多的关爱,但是总有一天他必不会因我的软弱和恐惧,戳着我的脊梁骨骂道:你们这帮软弱的先人,因为你们的懦弱和猥琐,才导致了我们如今悲惨的生活。

必不会,我相信我对得起天地良心,先辈列祖和后代子孙。可你们呢?

骂,请继续,恕不奉陪。

转自:作者微信xyws8964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西域武僧:一函遍复,致五毛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