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太平:宁夏公交纵火案——我们该如何反思?

据报道1月5日7时08分,银川公交公司301路公交车在贺兰县109国道金盛国际家具城门口起火,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经调查,嫌疑人马永平,身份证号为640105198203011950,有重大作案嫌疑。

随后从网上流传出马永平的微博、微信内容了解到马永平原来是因为被拖欠工程款要债不成而泄私愤纵火。

这样的泄愤事件让人不寒而栗。以前有幼儿园在发生针对小孩的砍杀事件后勇敢地打出横幅:“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右转是政府。”有事找政府!我们的官员经常以父母官自命,出了事情当然要找全能的政府。责任与义务对等。马永平难道不是我们党培养出来的么?有成绩我们要感谢党和政府。出了马永平这样的泄愤事件我们要感谢谁呢?我想首先我们得找政府的责任。

在法律的正义无法得到保障的时候,人们可以回归到自然正义,即血亲复仇——谁伤害了你,你就找谁去算账。如今中国社会发生的越来越多的泄愤事件已经毫不讲理,毫无人性,毫无任何正义可言。A伤害了你,你却去伤害B,而B又去伤害C。如果这算是逻辑,那就是中国逻辑。在这样一个讲中国逻辑的社会,我不知道谁会是安全的。中国有句俗语:“没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现在倒好,没做亏心事,白天都怕坐公交。鬼尚且有自己的复仇逻辑。

我们该谴责谁?马永平这样的泄愤行为自然应该受到谴责。但我们需要反思的实在太多。我们一直以来的维稳方式就是压制与拖延,再加上踢皮球。鲁迅说在中国到处都是无物之阵。小问题没人解决,然后拖成大问题。大问题没有舆论压力,没有领导关注,只要不会威胁到党的领导就照样不解决。我们的领导已经习惯不作为和踢皮球。这给确实受冤屈的人造成困惑,慢慢地在抗争中陷入无物之阵,然后走向偏执。杨佳还能找到那些伤害他的人,对他们实施报复。更多的是连伤害他的具体的人都找不到,最后把一些人逼着走向报复社会。

我们是完全无辜的么?不是!如果整个社会的法律正义得不到保障则是我们作为一个公民的失责。如果一个制度大家都认为它有问题,而我们因为软弱放任这样的制度继续运行,我们就是那无物之阵的帮凶。只要有一个绝望的人,整个社会都不会安全。我们的法治如果不能建立起来,大家对法律的正义都失去信心,那么我们就将慢慢走入丛林。如果我们连内心的良知都失去,那么自然正义也将要消失,我们就将走入地狱。

除了自然的正义,法律的正义之外还有就是上帝的正义——这是最后的正义。我相信最后的审判。因为我相信上帝的正义,所以即便我不再相信法律的正义也不会走向自然的正义,而是怀着信心忍耐等候。

我们走出门,你不知道在街道上,在公车上,在火车站,在电影院,在咖啡厅……哪一个人受了什么天大的冤屈,突然就用刀向你砍过来,或用汽油向你浇过来。这是怎样的地狱的场景。这就是沉默的代价。这就是我们擅于遗忘的代价。这就是我们失去公义心的代价。

马永平这样的泄愤事件固然应该受到谴责,可我们不反思,不积极地去做点什么,只会产生更多的马永平。圣经里有:“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如果没有耶稣这样的救赎,我们的伤害就无法愈合。这样无法愈合的伤口会敞开成地狱的大门。我们应该走向什么样的正义?我们或许都应该好好反思,然后做点什么了。

2016年1月5日 于长沙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