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办案札记·焦作·李玉凤

12月30日踏着晨晖从郑州转往焦作,李玉凤大姐的妹妹李白凤上午取到了批捕决定书,李玉凤以寻衅滋事罪被焦作市马村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我到达焦作已近中午,简单吃了些饭交流了一下案情就前往焦作市看守所等待会见,因到达的比较早在外面等待了一下,虽然焦作的空气很一般但比较北京却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此处看守所两点半上班,我提交了手续拿到五号会见室的牌子。比我想的要顺利些,我以为会有阻碍,于是在室内等待,久等不不见人来,别的律师此时已经开始会见很久了。一会扩音器里广播让我去大厅,我知道遇到了阻碍。

来到大厅,负责办理会见的女警告诉我李玉凤不出来,不见律师。我当时就也得不好,可能是受了虐待。于是我告诉那个女警,如果她不见的话必须书面给我回复,或者当面跟我解除委托,要么就是你们监管失职,我来了就必需见人。女警又和不知什么身份的人交换了意见,让我等,过了很长时间,告诉我还是去五号室等待。

终于见到李大姐了,她告诉我,上个月27号晚上焦作姓徐姓苗和一个叫李伟的警察等二十多个人把她劫到焦作看守所,她刚刚被北京警方取保候审连家都没回去就直接进了焦作。

开始的几天她只有北京时候的秋衣秋裤没有厚衣服,看守所只给了一个薄被每天三四点钟就会被冻醒,因为她身体不好所以后背着凉之后胸就会疼。现在看守所给了她一件厚的号服还自称照顾她。

被再次关押后至今被批捕办案单位,预审,检察院都没人来提审过她。被抓的时候与抓捕者交流知道还是因为丰台刑拘的同一事实——北京南站举牌一事。李玉凤认为焦作违法,北京已经立案了焦作就不应该再立,她要坚持控告。

她还和我说来到这里遭了些罪。看守所不给发生活用品,什么都必需靠买的,她只能问同号借用手纸方便,后看守所不让同号再给她纸。为了减少排泄两天不吃饭,后来看守所名义上是给她生活品但偷偷的在她仅有的200块生活费里还把这部分钱给扣掉了。

在看守所期间发生过一次六天绝食,起因是李玉凤要求所方提供清真饮食但所方拒绝。于是她只好禁食,一共六天,后来被强行鼻饲灌进了一些拌了酱油的面汤。所方还打算图省事不拔掉鼻饲,就一直让那根管子插在她鼻子里,她抗争拔掉了。所方威胁要上全天背铐插鼻饲,同号难友怕她有危险集体哭求。大姐为了不让难友们为难才开始进食,所方也退步提供了清真饮食。

李大姐说她进到这里觉得很坦然,现在她可以监督焦作看守所不规范违法不人道的一些行为了,要纠正他们。和我说了很多这个看守所的缺乏人性之处,如洗澡水与饮水管线在一起;接到的饮水非常浑浊要沉淀两个小时才可以喝;该看守所有热水可以洗澡,但是打过水后要等将近三个小时才允许在押人员使用,那时候水早已凉了;洗漱的自来水龙头特别低还与卫生间的便池挨着,每次弯腰洗脸刷牙就要面对便池;尤其早上大家出恭洗漱简直是一种侮辱。还有罚班制度,每罚班一次就要少两个小时睡眠,现在经过她的举报和控告已经不再罚班了,改为罚香皂(每块香皂等于十块钱)她还要继续号召同号的难友们学习监规,但只背权利不背义务,她说权利是我们应当享有的,义务那是管教应当去尽的职责。对一些患病的在押人员这里也存在问题,如高血压患者不测血压直接拿一把药给人吃,糖尿病患者也不给测血糖就直接给胰岛素,这些她都要想办法去监督去纠正。

我告诉她浦志强律师已经被释放了,可以看出她由衷的高兴,一直念叨太好了,但是当我说董广平被从泰国抓回来了,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可以看到她的神情又明显的低沉了。

尽管她自己也身陷囹圄,但是一直都在关心其他的朋友,问我王宇和包龙军的儿子蒙蒙怎么样了,709的律师们怎么样了,当她得知我是王全璋的辩护人后跟我说你把精力多放在他们那边,我这边没事的,我可以跟他们抗争。我心里确实很感动,她还告诉我焦作关押了很多访民和信仰者,让我们维权律师们多多关注。

最后她跟我说她很不好意思又给外面的朋友和律师添麻烦了,但是追求公民权利,追求平等和自由是上帝给她的使命,她不后悔更不会屈服妥协和放弃,让我给王宇,包龙军,王全璋,李和平家人带好,鼓励他们,她为他们祈祷,我让她注意身体千万别再绝食了,对身体伤害太大,争取春节前再来见她,提前先道一声2016新年快乐。

面对这样一位大姐除了感动,我又有何言?离开看守所天色不早,明日我将前往公安局和检察院要求撤销案件,让大姐早获自由。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