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梅丈夫日记(三):“他们反复地让把我女儿送到福利院去”

背景:2015年12月3日,广佛两地劳工NGO遭到严厉打压,多家劳工机构负责人、员工、志愿者、工友等被带走,总人数超过25人。其中佛山南飞雁社工服务中心负责人何晓波、广州番禺打工族服务部负责人曾飞洋、员工朱小梅、前员工孟晗、海哥劳工服务部志愿者邓小明、劳动者互动小组负责人彭家勇等人均被刑拘。打工族前员工汤建被带走后至今仍处于失联状态。事件发生已整整两周,律师仍未能见到被捕的劳工公益人。

【朱小梅是目前被捕劳工公益人中唯一一名女性,她一岁的小女儿仍在哺乳期。

朱小梅

今天是12月5日周六,天下着小雨,气候大约20摄氏度左右。

早上六点半宝贝女儿醒了,不过她没有像昨天早上一样,醒来就哭,醒来后爬到我身上玩了一会(因为我当时还在床上躺着),玩了没多久又哭了,我赶快起来抱着她哄她。但怎么哄都不行了,还是哭,我想尽了各种办法哄都不起作用。

她应该是饿了,就只能喂她吃唯一的食物,香蕉。我看着宝贝在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香蕉,我的眼泪就不知不觉的又流了出来,心想这么小的婴儿现在靠着香蕉来维持身体营养,再这样下去,不但孩子的营养供不上,可能到最后孩子会……

我不敢再往下想,我拿起电话四处打听,看看有没有老乡现在正在哺乳的。我通过电话联系到这位老乡,和她说明情况,她答应了帮我喂我的宝贝女儿。

因为天有点冷,我给女儿加穿了衣服,背着开摩托车出去。可问题来了,天上下着雨,宝贝又不愿意披雨衣,这可怎么办呢?思来想去,最后我叫十一岁的儿子坐在摩托车后面抱着,穿上雨衣出发了。但宝贝女儿不知道是披上了雨衣,还是肚子饿了,哭声更大了。我知道叫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坐在摩托车后面,手里还抱着一个刚满一岁的婴儿很危险。但没有办法,为了女儿身体能健康成长,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一路上听着宝贝女儿的哭声,我的眼泪也一直流。

打在脸上的雨水和泪水混合在一起,分不出来哪个是雨水,哪个谁泪水。大约骑车有二十分钟到了,到了我老乡住的地方,我的心里好像也看到了希望。

下车后我从儿子手上接过一直在哭的女儿,进了老乡的屋里。我看见她的宝贝躺在她的怀里睡得正香呢!看到这种场景,我的眼泪又流出来了,心想要是我的妻子(朱小梅)还在家,我的宝贝儿女也有这么幸福。老乡看着我进来,她把她的宝贝轻轻的放在推车上让她的宝贝继续睡,放下她的宝贝后就伸手想从我手里接我的宝贝喂奶。可我的宝贝女儿认生,不让老乡抱(可能是三号那天受了惊吓,所以不让生人抱,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以前谁伸手都让抱)。

我看了女儿不让生人抱,自己抱着,老乡则在一旁逗我的女儿玩。就这样大约过了半小时,我老乡伸手过来想试试看我女儿要不要她抱,老乡一抱,女儿不哭了。老乡接过小孩后我就往屋外走,儿子则在屋里坐着。我走到门外给公安局的一个警察打电话,问他关于我女儿哺乳的事批下来没有,他的回复是还没有批下来,他会尽快的帮我去问结果。他说完后就在电话里责怪我,说我把我妻子(朱小梅)的拘留通知书发布在网上。我当时听他这么说我都感觉到莫名其妙,我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在电话里回答他说,我真不知道有这事,你们昨晚走后我拍了一张给律师,可能是律师传上去的吧。说完这些后,我还是追问我女儿去喂奶的事,这位警察回答我还是说会尽快去帮我问,然后又把话题转到关于把我妻子(朱小梅)拘留书传到网上的事,他一直在说把这些事传到网上对你的妻子是如何的不好啊。我回答他说,不管怎么说,小孩是无辜的,如果你们公安局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让小孩去吃奶,那么你们公安局也太不人道了。我还说,我女儿现在饿得很厉害,我现在正在老乡这里借奶给女儿吃。

我们的通话挂了后,我在想,既然拘留通知书都下来了,而且我也签收了,为什么又不能公开呢?难道这是见不得光的事?想完我就走进老乡屋里,看见我女儿睡着了,就像躺在自己妈妈怀里一样。我看到这一幕,立刻转身,脸朝门口外面,眼泪又流出来了,心里还是那样想,要是我的妻子(朱小梅)在家多好啊!!!(因为当时我的儿子也在屋里,我不想让我的儿子看见我流泪)。

我把泪水擦干,转身回去,叫我儿子抱着女儿准备回家。谢过老乡后,我带着儿子和刚满一岁的女儿回家了。

回到家,我叫儿子轻轻的把女儿放在床上睡觉,这时已是下午1点了。儿子放下女儿后,小跑过来问我,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家,儿子刚问完,我强忍着眼泪,对他说,妈妈过几天就回来,你不用担心妈妈。儿子听我说完后自觉的进房间写作业。

儿子刚走我的眼泪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又流出来,心想要是儿子过几天再问我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他,回答得不好又怕对他心里有阴影。我是多么的希望我的妻子能早点回家!

今天下午宝贝女儿睡的时间和妈妈平时在家的时间差不多(可能是因为中午吃饱了吧,因为从我的妻子被带走后就没有吃过一顿饱的)。差不多下午四点,宝贝女儿醒了,她从床上坐起来一个人在玩,也没有哭。看着女儿一个人在玩的样子,我脸上露出了难得的苦笑。

晚上六点半左右,警察又来我家了,这次是三个人,两个是之前来过的,另一个是第一次来。我看见他们来了就把儿子先支开,叫他先去同学家玩,我不想儿子知道得太多,怕对他心里有阴影。

他们进来后就还是说让我把女儿放到福利院,政府帮养,我还是那句话,人要脸,树要皮,难道你们真的想让我以后不抬头做人。接着我说,为了我女儿,希望你们能让我妻子(朱小梅)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他们说你的情况我们会和上级沟通,这个批不批我们也决定不了。他们还让我不要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不要相信陌生人,要相信政府,还说现在很多的媒体是……我问,那中央电视台呢?他说也不要接受,我说如果中央电视台都像你说的是……那中国就不应该有媒体。

谈话大约有五十分钟,提出要我把女儿送福利院的提意说了有六、七次,但每次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我说我是个男人,我有能力养她,我为什么要把她送去?这时看了女儿,她在我怀里睡着了。他们走后,我在想刚刚我们的谈话主要是:

1.       让我把女儿送福利院;

2.       不要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女儿睡到快晚上十二点又醒了(因为平时到这个时候就要吃母乳了),这回醒了不像下午一样不哭,而是醒来就哭。我也知道女儿是饿了,还好家里准备了有香蕉,这次她吃了半个,我抱着她没多久就睡着了。今天下午到现在凌晨一点多还算是比较乖。

就这样又过了漫长的一天。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