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乃剛:关于浦案围观经历

151214053738_cn_cn_pu_zhiqiang_trial_05_976x549_ap_nocredit
2015年12月10日得知浦案于14日开庭,我便决定前往围观,自浦入狱,我和朋友就一直关注 浦的案件发展,我与浦一样关注中国社会的公平正义与人权,且我也有过因文字与思想入狱的经历。12日我就动身前往京城,为了躲避当局维稳堵截经汽车火车互换终于于13日抵达北京,休息到14日前往北京二中院围观浦案。

Plainclothes police officers lift a supporter of China's rights lawyer Pu Zhiqiang who was pushed to the ground by police officers near a court where Pu's trial is being held, in Beijing

14日早6时,我就起床当时天下着雪,好像在为浦鸣冤,我坐458到陶源亭公园南门吃了点东西后便转乘特3路到北京二中院,原本预计8点可以到达的,结果到达时已经9点了,在车上通过微信就知道许多朋友早就到达,下车后看到到处都是警察,很大的区域都拉了警戒线,我被逼顺着人流来去穿越马路,大约经过1公里路程来到二中院附近的兴业银行前的人行道,看到这里有许多相识的朋友及媒体,虽说此地离二中院已经有数百米之遥,但警察还是在往外驱赶人群,人群中我以前认识的朋友居然有二十多人。人群大约后退了五十米开始聚集,媒体镜头对着躁动的人群,人群中有人高喊浦志强无罪,接着几乎所有人都跟着高呼,浦志强无罪的声浪就响彻上空,有人为浦志强举牌了,成队警察立即冲散人群,就开始了暴力抓捕,我以前就认识的只有三人被抓,分别是张占,崔斌及我的老乡兰召春,我们的手机都被警察强行拿走并清除包括通讯录在内的所有资料。此时是上午9点半。我们被强行带到了方庄派出所后才知道我们被抓了21人,经过简单的询问笔录后,晚七点左右我们被送到了久敬庄,经过安检登记后每人吃了久敬庄的二个馒头,进入监舍后约20分钟后我们又被带出久敬庄,在北京的街区转悠后又带回了方庄派出所已经9:点半了,大约半小时后有十人被从方庄派出所带走,随后我们就受到了严酷的审问,且收到威胁,警方指控我喊口号举牌,我问了警方有那一项犯罪了,警方要求我认错签字,被我以未保障我睡眠为由拒绝,审讯结束后我在椅上坐了一晚,第二天,我们的境遇就差了很多,吃不饱,行动受到更多限制,我受到了警号042533警察可以弄死我的威胁,便被协警抢走手机。大约晚9:30我们又被送到了久敬庄。我在方庄派出所经历了三十多小时,居然就没有要到一张传票。

再回久敬庄,境遇也较第一次有了变化,首先是身份证被收走,不准自由离开。到16日中午,我们愤怒抗议。刘懿与我被强行带走。直到17日8:30后才将身份证还给我让我离开。我从被警方控制到走出久敬庄被限制自由超过70小时,居然没有拿到任何能限制我自由的凭证。我关注浦案,完全是为我自己,我们一定不能让思想有罪,文字有狱,让此悲剧不在自己及子孙身上发生,让社会能有公平正义

为在此案中被关押的张占,王素娥,屈红霞乞福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