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生:中共的瘌痢和鋼鞭

张爱嘉
影壇才女張艾嘉經歷過台灣的白色恐怖,那時妄議黨國領袖是要吃牢飯的,所幸這一頁早就翻過去了。今有湖北紅安女教師張愛嘉涉嫌「妄議」,她的遭遇證明歷史的這一頁永遠翻不過去。

張愛嘉轉了一條微信,大意是:沒文化的人心裏自卑,怕別人看不起,所以就要強裝自己博學,掉書包。草包就是這樣的人。一個真有學問的人無需掉書包背書名,而是將所讀過的書,學過的知識自然而然地融入日常言談舉止之中,這是潛移默化的,不是強裝的。孔乙己的「茴香豆」的茴字四種寫法不是學問,徒添笑料耳。

這說的是做人基本常識,做家長做老師都應該給孩子說說這個道理。殊不知魯迅筆下的典型人物除了孔乙己還有阿Q,阿Q生過瘌痢留下疤,最忌諱人家說瘌字和近於瘌的音,後來敏感詞越多,竟連光也諱,亮也諱,再後來,連燈、燭都諱了。不巧,張愛嘉轉發的帖子後有網民議論,指習近平就屬強裝一類。這還了得,簡直是指着和尚罵禿驢!公安派出所就出動警車到學校把人帶走,罪名是侮辱國家領導人。

張老師問:「那裏面沒有國家領導人的名字,為甚麽你們會這樣想?」須知派出所既不是講道理也不是講法治的地方,警方稱接到上面指示,那個帖子後面罵的草包甚麽的就是罵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張老師抗辯:「你們太敏感了,就算是罵國家領導人又怎麽樣呢?難道現在還是一個皇帝制的社會嗎?其實我最開始(轉發帖子)的初衷就是:這個道理很好,我要鞭策自己,不要做這樣的人。」她做過筆錄就以為完事了,誰知次日就被教育局和學校開除。

在21世紀的後極權社會,張愛嘉絕非孤零零的異數,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一代,莫非只能噴噴奧巴馬和安培,而以吾皇自珍?況且她還未點出瘌痢長在誰頭上,只不過涉嫌觸犯燈和燭之諱罷了。如果你頭上有瘌痢,不會因為設定敏感禁區那癩瘡就自動消失。阿Q越忌諱,「末莊的閑人愈喜歡玩弄他」。

转自:蘋果日報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