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永喜律师:柴宝文庭审纪实

柴宝文

2015年11月17日星期二早晨,我和燕薪律师还在吃早餐,哈尔滨的几位公民就打电话给我,问主审法官的姓名,他们要进入法庭,准备旁听柴宝文的庭审。

当我们来到香坊区法院七楼时,迟进春等几位公民在:楼道口等待。不一会儿,我看又有一位大约四五十的男子过来与他打招呼,和每一位公民都拉拉手,显得很熟络的样子。后来才知道,这人原来是哈尔滨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自称今天休息,也是过来随便看看。其实看他样子怎么都不象坏人,最多有些奸滑,真心希望他在今后的人生里不要做什么坏事。好人好报,因果循环。

七楼上没有什么人,看样子今天只开这一个庭。到九点半后,主审法官带着个法警打开过道的门。我和燕律进去后,他们拦住了旁听的公民,说只能三名亲属可以旁听。迟进春说家属路途遥远无法赶到,他是受柴宝文女友的委托来旁听的,郭相喜法官要他出示委托书,随后关上了门。当郭法官走我身边时,我说这是公开审理的案件为何不允许旁听?他说我们院里规定:只能让家属旁听!我是第一次听过这样的规定,你呢?承认吧!你和我一样孤陋寡闻。

我们站在法庭外,书记员在里宣读法庭纪律。我心想,旁听人员不让进,律师、公诉人、法官都还站在外面呢!书记员在里面宣读法庭纪律给谁听?发高烧把脑子烧糊?读完法庭纪律,只听她高声喊道:请公诉人、辩护人入庭!我进去后才发现,原来旁听早已坐满了人,只剩几个空位。哦!我又错了,不是书记员脑子烧糊了,而是我又孤陋寡闻了。

只是我疑惑,门都关着呢,这些旁听人员是从天而降?见鬼了!

庭审还算顺利,举证、质证、辩论并没有受到过多的阻碍。柴宝文承认信息是编造的,可能给两名记者造成困扰或伤害,并在法庭上再次向两名记者道歉。他陈述了编造信息的原因:他认为徐纯合不该被一枪击毙,警察的行为显然是不当,新华社的两名记者在报道中也并未遵守新闻的基本原则。他说如果徐纯合没有被一枪毙命,如果新华社记者没有作倾向性报道,如果当时有真相,他就不可能编造这条信息。他作为一个底层民众出于纯朴的正义感,编造了这条虚假消息,希望民众能继续追寻真相。同时,他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也希望法庭能够公正作出判决。

柴宝文感谢大家的关心支持!昨天会见时,柴宝文谈到检察院建议量刑3至4年,说他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迎接可能的重判。我和燕薪律师皆做了无罪辩护,燕律详细阐述了法律适用问题。

到一点多钟,庭审结束,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日宣判。我和燕律走出法院,没人帮忙拍合影,只能各自为对方拍了一张。

回到宾馆,简单吃了午饭,我们就坐大巴前往机场。时间才三点多,但哈尔滨已近黄昏时分。夕阳看上去很美,希望接下来的黑夜不会太过漫长。因为我知道明天太阳照样升起,黑暗不可能统治世界。

葛永喜

二0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

转自:维权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