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圣:若追求自由是傻子,我愿做傻子 ——记维权英雄张圣雨

张圣雨
张圣雨(本名张荣平)被刑拘至今已10个月了。我一直希望不用写这篇文章,等他出来,但传出他遭受酷刑的消息,四肢被钉在床上达半个月,吃喝拉全在床上。这是何等残忍的折磨啊,我简直是无法想象!我愤怒了!大家关注更多的是名人,但我坚持要为默默无闻、不知名的人呼吁,这是我的理念。

认识张圣雨是在2013年8月31日的北京惠新西街的月末聚餐会上;当时是我被刑拘刚获释一天。宋再民向我介绍说:这是张圣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因为之前不知道他;后来在QQ群里知道他的网名是鬼圣,很多QQ群里都有他。他以自由撰稿为业,主要的文章都发在QQ群里。

2014年3月,张圣雨来北京找他的女友马胜芬,在网上说想见见北京的朋友。我当时在北京黄埔大学教课,就告诉他来学校见面吧。在学校餐厅里,我请他吃了饭。我们聊了很多。得知他属鸡,1969年出生,比我小4岁。他身材不高,长得很瘦。他的维权之路也是从讨要工资开始的。他深切体会到底层打工者的艰辛,反复寻找、思考,最终从自身受害境遇意识到体制的问题,从而走上维权这条艰辛之路。

张圣雨一直单身,我问他为什么不结婚,他说,居无定所,婚后会连累家人受到迫害,所以就没有考虑成家。他来北京见女友,其间处处宣传民主自由思想,为唤醒更多的人。比如,他在公交站牌上贴宣传小广告——自己设计、打印、张贴。我也接到过他和马胜芬给的名片,内容设计得很实在,正面是“民主、自由、博爱,南方街头民主运动自由战士”,下面有段绿色的小字体,特别能打动人:“今日中国地沟油、毒食品、转基因、暴力强拆等肆无忌惮。这样的社会正常吗?对此恶行视而不见的多数人正常吗?如宣传民主是疯子,我就是疯子;若追求自由是傻子,我愿做傻子!”反面:“21世纪是信息时代,网络是了解世界的重要窗口。”“生育是你天赋的权利,迁徙是你的自由。而在中国生育是要计划的,迁徙是要户籍的。为什么会这样,你还有多少权利被政府剥夺了?上网看看吧,你会恍然大悟。”由此,可以看到张圣雨自由民主的理念。

张圣雨身处底层,很理解大众,对地沟油、毒食品、转基因、暴力强拆等等感同身受。他的文章契合这些具体的社会问题,阐述他自由民主理念,因此很打动人。他的名言“如宣传民主是疯子,我就是疯子;若追求自由是傻子,我愿做傻子!”可谓振聋发聩!这是需要坚毅的决心和魄力,更需要有身体力行的勇气和牺牲精神的。张圣雨只有初中学历,但是他的思想、理念和行为却是中国的自由民主精英。

张圣雨的女友马胜芬也是由上访走上维权之路,为此多次遭关押入狱。去年4月,张圣雨因“建三江声援人权律师”事件被捕获释后,他和马胜芬再次来北京。我在昌平区水屯市场附近的一个饭店请他们吃饭,当时还有翟岩民、苏冀、冉崇碧等。我建议张圣雨在网上建立自己的群,当“群主”,宣传自己的思想,联络更多的人。但后来,他们没有采用我的建议,或许是他们觉得在街头举牌更有意义;张圣雨和马胜芬更喜欢行动,于“街头举牌”他们已经很有经验了。

张圣雨被抓了多少次,我不清楚,但至少也是几十次了吧。他到处声援各地的公民行动,被抓、被殴打、被刑拘、被酷刑,数不胜数。维权界都知道,张圣雨是追求自由民主的“铁汉”、“铁杆儿”。

张圣雨是中国街头举牌运动的骨干,他到处举牌宣传、抗议,为此不断招致国保警察的迫害——虐待、殴打、刑拘、酷刑,因为他不认罪。在监狱中,他高喊“打倒共产党!”、“要民主自由!”声援全国各地的公民行动,是张圣雨的重要民主活动。2014年黑龙江建三江律师受殴打事件,他前去建三江声援,被刑拘30天,其间遭到殴打和酷刑;同年4月29日,他去苏州祭奠林昭,又被抓被殴打,当天上午他还打电话给我,我当时正在北京昌平的铁玫瑰园祭奠林昭;7月份,他又去郑州声援“十君子事件”,在那里也被抓被刑拘。张圣雨风餐露宿,风尘仆仆赶往全国各地。他以广州为根据地,随时出发声援各地的公民突发事件。

去年4月的一次北京公民聚餐会上,谈到支持张圣雨的街头举牌行动,当场有一个老民运人士——刚从北京通州看守所放出来,对我拍桌子,说“不要再提张圣雨这些激进派了,我不想和他们来往,也不想听到他们的名字。”原本我计划去他家拜访,此念头顿时全消。我当时就决定一定要支持张圣雨。

张圣雨、翟岩民等从黑龙江建三江回到北京后,我曾问他:“建三江的刑拘有没有被酷刑?”他说:“建三江最大的酷刑就是不让你睡觉,当你打瞌睡了,看守会用棍子或扫帚把你碰醒,连续一周不让睡觉。人非常困,整个人都好像要散架了。”那日,他们又在昌平街头举牌,我帮助拍照。2014年10月3日,张圣雨因举牌声援香港占中,被警方从家中强行抓走,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2015年2月5日,律师得知其罪名已更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目前,张圣雨被羁押在广东第一看守所。

据会见张圣雨的律师传出的消息说,张圣雨在看守所内坚持抗争,结果备受酷刑。他被捕后在看守所内高喊“打倒共产党”、 “消灭独裁政权”、“建立民主中国”等口号,后被戴脚镣手铐,用铁链钉在床上,还被管教用手铐砸头。他被锁在铁床上15天,致使他半个月无法大便。他在被捕7个月后才首次见到律师,他写的辩护意见书也全被没收,不让交给律师。

张圣雨的遭遇是大多数追求自由、公义、爱的维权人士、民主人士、公民、访民、教友等都经历过的。但是张圣雨从不屈服,让人敬佩。我相信张圣雨总会归来——无论时间多长,他将继续他的事业,直至中国实现民主!

2015.8.25

转自:(《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64期 2015年8月21日—2015年9月3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