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海:面对上法庭——一个良心犯的求助

徐永海
【10月12日下午2点,在西城法院(北区,新街口,后英房胡同1号)开庭,望关注、旁听】

1、我一个良心(释放)犯被告到法庭,将在10月12日下午2点在西城法院开庭

我叫徐永海,是一个良心(释放)犯,因基督信仰及维权、民运等,我曾被劳动教养、行政拘留、有期徒刑、监视居住、剥夺权利、刑事拘留。如帮助遭酷刑的鞍山基督徒和教堂遭强拆的萧山教会,我曾被有期徒刑2年、监视居住2个多月、剥夺权利2年。

2006年,我有期徒刑刑满出狱后,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使我无法正常生活、工作,没有收入,没有低保、医保。由于经济困难,使得我有病也不能及时治疗,曾很多年不得不忍受病痛的折磨。由于经济困难,也使得我多年来一直无钱交暖气费。

因为无钱交暖气费,供暖公司将我告上法庭。2015年9月22日我在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接到了《起诉状》,要我补交22,410元,并赔偿损失2,000元,计24,410元。9月30日西城法院通知我,将在10月12日下午2点,在西城法院(北区,新街口,后英房胡同1号)开庭审理。

2、请求律师朋友、懂法律的朋友给予帮助,请求维权方面的朋友给予帮助

我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先后在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回龙观医院、北京西城平安医院工作,先为内科医生,后为精神科医生,到2003年入狱时已工作近20年。我没有分配过住房,至今也没有得到国家的住房补偿和住房公积金等。

也就是说,至今国家还欠着我的钱。现在供暖公司向我催缴取暖费2万多元,而我家中确实没钱。现想到国家还欠着我的住房补偿等,我希望得到律师朋友的帮助,在法庭上为我来主张,即等国家还了我的这些钱之后,我好再去补交这取暖费。

我们仅仅写文章说了“警察酷刑的鞍山基督徒和政府强拆萧山家庭教会的教堂”就被判刑坐牢,之后我失去医生工作,并一直失业,没有收入。现为了补交取暖费,我将不得不到国家有关部门去讨要我应有的住房补偿等,这一定十分艰难,在此请求维权朋友给予帮助。

3、因我是个良心犯,我的科研论文被屏蔽,我的科研工作受打压,也望大家给予帮助

2015年9月22日这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坐上飞机,到美国去访问。也在这一天,我被西城法院的法官叫到法院,去接了供暖公司起诉我的《起诉状》。同在这一天,我在“博客中国”上的文章《宇宙与精神的终极》被屏蔽了(前几天还能读)。

其中我论述了,发达的大脑前额叶使我们每个人都具有崇拜天性。崇拜英雄,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爱好人、恨坏人。崇拜耶稣,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心,拿去恨,充满爱,连仇敌都爱。前额叶异常,就会出现爱恨的异常,就会患某些精神疾病。

当今脑科学对大脑前额叶知道的很少,我希望我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能使我恢复原有的精神科医生的工作,也使我交得起暖气费。可是,因我是个良心(释放)犯,我的科研论文被屏蔽,我的科研工作受打压,在此也请大家给予帮助。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18600229405@163.com。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