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法官钟锦化:大陆司法是政治工具

钟锦化曾是浙江温州中院资深法官,目睹司法沦为政治阶级的工具,毅然辞职转为律师。近日当局大举抓捕维权律师,他上月四日与家人到了美国,已离境的他公开宣布退党。周锦化接受本台专访,谈及了自己退党的原因,以及中国司法界的真实状态。

钟锦化

右一为钟锦化律师

作者: 卡帕何山

 二十一年前,从大学毕业的钟锦化成为温州中院的一名法官﹐后来再考试成为律师,和自己曾经的同行们死磕。

他告诉本台记者,因为曾任法官,知道中国司法离公正有着相当的距离﹐如领导干预,外行主导内行,以及意识形态决定司法机关作为中共维护统治的工具的根本定性,迄今没有改变。

他说:没有什么背景,基本上就可以。但所谓领导的关注,所谓敏感案件,要经过合议庭评议以后,再经过法院的审判委员会,还要经过什么政法委啊……还是一种行政上的,利益上的干涉。这几十年来,司法系统的作用是作为一个统治阶级的工具,这种根本性的定位其实没有改变,导致了公安、检察、法院互相配合,监督很少。冤假错案呢,第一关如果做不好,那么后面几乎监督、制止的可能性就极小。

体制内的职务晋升,岗位竞聘,处处需要专业能力之外的潜规则,这一切,导致他下决心离开,去开始一种相对自由的生活。2008年,锺锦化离开温州中级法院,两年后,拿到了律师资格证,成为一名律师。

锺锦化引起公众关注的事件源于2012年初﹐其在新浪微博上要求当局在十八大后推行政改,否则自己将退党。漫画家“变态辣椒”称是微博上见过的最直接的宣言,同时将其转帖到了Google上,引起海内外更多的关注。

锺锦化微信公开退党后,其账户立即被封杀。其随后注册的新号,也在二十分钟内即被注销。

他说,当局大举抓捕维权律师后,他与家人到了美国,并再次公开宣布退党。他说,大举抓捕律师是他从未见过,目前虽然好像沉寂了,但是很多的维权律师还继续在抗争,高压下是会孕育反抗。

他说:大多数的律师,也产生了一些恐惧,强制约谈、抓捕两、三百律师,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在这么一种状态下,维权界,整个社会的声音,静寂了很多。但是很多的维权律师继续在抗争,真的不容易。他们随时随刻都有可能被抓起来,被殴打,被判刑。这种状态一年两年不会停下来。这种高压我个人认为其实是不明智的。中国历朝历代,没有哪一个执政的集团能够用高压长久地维持自己的统治。

他坦言,自己选择出境后再公开退党,确实是因为有恐惧感。

他说:我们在国内是不敢随随便便再提出一些比较强硬的态度,我们还要考虑到家庭。实话实说有种恐惧。尤其是这次7•09大规模抓捕律师事件以后,那么我发表的一两次的这种言论,受到了国保的强制约谈。7月14号一、两点钟的时候,国保跑到我家里敲门。

目前,锺锦化夫妇和两个孩子滞留美国。他强调,自己从来就没想要逃离中国,只是希望自己和家人能够在中国平安的、自由的生活。他表示,自己的事业和根基都在中国。目前虽然还在美国旅游,想回去,但朋友们警告他,因为他公开退党,一旦回去可能会被立即逮捕。目前,自己是进退两难。

三年前,在其博客上,他曾写道:据不完全统计,1998年8月至2003年12月,我在中级法院刑一庭担任主审法官期间,主审和参与审理过的故意杀人、抢劫、强奸、贩卖毒品、贪污、受贿、合同诈骗、贷款诈骗、走私等各类重大疑难刑事案件四百余件,大约判决了一千余名被告人。其中有不少被告人被判处死刑或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更有不少被告人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十余名县处级或以上的领导干部因职务犯罪被判刑。所谓“重案庭”,就是绝大部分案件都事关当事人的重大人身自由甚至生命存废或者涉及“高官”群体。

他一直有个强烈的想法:带上摄影记者或摄影设备回访曾经处理过的案件当事人和其周围的亲人朋友,然后做成一个册子或者纪录片把他(她)们的感受和近况告诉社会。他认为,自己有责任对自己“制造”或者参与“制造”过的“产品”质量负责到底;甚至,还可以做得更多一些。

转自: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