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雪慧:论《联邦党人文集》

今早,冉云飞通过“冉氏艺文志”推出“反联邦党人都说了些什么”:

……很多人都在说自己读过《联邦党人文集》,看来读过《厚黑学》的人一定也不少,明白“厚黑学“真谛而能在日常生活加以运用的人更是很多,真是件值得欣慰的事。但反联邦党说了些什么,恐怕是只读过《厚黑学》的人,就不一定明白了。今特推荐斯托林《反联邦党人赞成什么——宪法反对者的政治思想》一书,对比《联邦党人文集》来读,一定比单向度听一面之辞,更有收获。

2015103日于成都

 肖雪慧

看了这,聊几句。

说自己读过《联邦党人文集》的是不是读过《厚黑学》,没有调查,不敢判断。那两天,微博微信上确实满是《常识》和《联邦党人文集》,但就我目力所及看到的,是揶揄、也是借机网络狂欢——现实沉重,有这么个由头在虚拟空间狂欢一下,何乐不为?严肃一点的,是在以子之矛攻其之盾。不是搞“几不讲”吗?不是反普反宪吗?不是一直把政府与国家混同吗?批评政府甚至批评官员在这里可能被当“煽颠”的……既然他向美国人报出这两本书,那好,都去读读吧。几不讲,这两本书中任何一本,怕是一条也跑不掉。

潘恩传布最广的常识是什么?是关于政府的:“政府,即使是在其最好的情况下,也不过是一件免不了的祸害;在其最坏的情况下,就成了不可容忍的祸害”。

就《联邦党人文集》,“冉氏艺文志”推荐斯托林《反联邦党人赞成什么——宪法反对者的政治思想》,建议大家在谈这本书时也须了解反联邦党人的观点。我也认为,读书就该这样,尽可能去了解同一问题的不同观点。至少,不是出于猎奇,而是为了扩大视野、为了对问题进行有质量思考的,应该这样读书。

美国立宪本来就充满观念、立场的冲突,《联邦党人文集》本身就是当时观点激烈冲突下论战的产物,汉密尔顿、麦迪逊们在力图说服不同意见的论战过程中事实上也吸纳了不同观点。最终确立的宪法和制度构架,也建立在激烈辩论后达到的基本共识上。制度构架中相当大的州权独立性、参院设置和产生方式,就有明显的反联邦党人观念的影响。但这一点,迷恋中央集权的,既不懂也拒斥,对联邦党人,从给开书单的幕僚那里,很可能只知道他们主张强大的联邦政府,而不知道他们主张的强大联邦政府,是权力民授的政府。在权力来源来他们毫不含糊:“人民是权力的唯一合法泉源”,人民,也叫“原始权威”。这意味着强大政府是以公民直接或间接授权为前提的,要重新确定政府权力,也只能求助人民。在他们文眼里,权力来源关乎责任方向,只有权力来源于民的政府才能对民负责:“政府对人民应负责任的问题。这种责任本来起源于选举”。

至于选举的局限或可能的弊病,他们也是主张由制度设计来校正。

这样的基调,这里的……怕是消受不了。

转自:狗蛋说史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