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理解《常识》

日常生活中的一般性知识称为常识,常识通常概括自然和社会两大领域。 社会生活的常识,往往受到生活的社会环境、历史和宗教的影响,使得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对于同样一件事物产生不同的理解,从而导致不同的社会行为。  宗教文化的不同,使西方国家的社会思想难以被中国人理解,而中国人的一些社会常识,在美国人看来又完全不可以理喻。 因此,常识其实并不是显而易见的道理。

说到文化的差异,我们自然就联想到“中国特色”这个标志当今独特中国的名词。 中国传统的儒学思想,把人们塑造成为没有骨头的儒虫:人们忍受着统治者一切压榨却依然如故的歌颂统治者的“恩德”, 满怀嫉妒和复仇的怨恨却重复着仁义道德的慌言。 中国人似乎永远弄不明白西方人的仁义理念: 我原谅我的敌人,但一定要成就公义 (I can forgive the enemy, but I will bring him to the justice)!  公义对于中国人而言,那是对统治者的祈求和对老天爷的仰望,却难得能把它做为自己对子孙后代的社会责任。 因此,当讲到社会常识的时候,我们发现中美两国人们的常识是如此的不同,即使二百五十年前美国人的常识观念,对当代的中国人而言,依然是如此的新奇和大逆不道。 

二百多年前,一位名叫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的思想家发表了一篇名为《常识》(Common Sense)的文章,为美国的独立奠定了思想基础。 听说今天中国的领袖十分推崇潘恩的这篇吹响美国独立号角的文字,让我感到既是欣慰又是悲哀。 我真诚的渴望中国知识分子和人民受领袖的影响,都能阅读这篇文章,并且把自己国家的命运和它所阐明的自由平等的思想联系起来,使它鼓舞中国人民追求自由平等独立的勇气。  然而我亦悲哀:今天中国的现状,对照二百多年前美国人民所面对的困惑,竟然如此的相似,以至于我自己都感到恐慌,而中国的领袖竟然敢于推崇这篇《常识》,想到当今中国的政治体制,我到不由自主的对这位统治者的勇气产生十分的敬意。 

把《常识》做为文学作品,读着实在平淡。 如果因为爱好历史,这篇文章和我们的现实生活似乎也没有关联。 然而一旦我们把国家的命运,乃至子孙后代的命运同它所叙述的常识联系起来,我们就能立刻感受到它的魅力和力量。  然而对于生活在中国人们,由于不同于美国的人文历史,加上悠久的习惯思维方式造成的偏见束缚了思想的广度,很难从潘恩讲述的至今二百多年的古老常识中找到自己,更不可能从中看到国家的悲哀。 对绝大多数的中国人而言,当看到那个流传于网络上的村官饭局调戏姑娘的视频时,大约并不会感到沉痛和愤怒,似乎这是今天中国的常识,而认同这种常识的人,潘恩称他们要么是“懦夫”,要么是独裁暴政的“哈巴狗”,他们不配承受任何诸如父亲,丈夫,爱人,或者任何一个这样荣誉的冠冕。 

在我们认识潘恩所陈述的那些常识时,我建议你做一个大胆的替换思考:将文章中的“King  of Great Britain”换成“Great C.C.Party”, 将“Aristocratical”变做“红二代和官二代”,把“Common” 用“人民代表大会”代替,整篇文章对于当代中国人就完全make sense,完全符合常识了。  但做这样的替换思考须要有高度的勇气,如果你没有勇气承受《常识》将带给你的震撼,没有勇气面对自己命运的悲惨,你就应当到此为止,也许你不配拥有这些常识。

让我们一起来温习潘恩教导的《常识》吧。

(一)社会和政府

我们总是混淆社会和政府,历史的习惯使人们不自觉的放弃自己在社会中的自由和独立,而将自身乃至家庭置身于政府之下。 潘恩讲到,社会和政府不仅存在的目的不同,而且起源也完全不同: 社会起源于人们的愿望,而政府则起源于人们的邪恶 (Society is produced by our wants, and government by our wickedness). 社会在任何状态都是一种祝福,而政府即使在最好的时候也只是一个必要的恶魔 (Society in every state is a blessing,but Government, even in its best state, is but a necessary evil). 

说的明白点,社会是人们结成的追求幸福(happyness)的家园,而政府则是家门口的看家狗。

我们常常颠倒社会和政府的关系,不懂得政府之所以存在,既不是因为社会中的人民需要一个统治者,更不是一个阶级统治压迫另一个阶级的邪恶工具,而是因为社会设计了政府来维护全体人民的自由和安全(the design and end of government, viz. Freedom and security)! 任何时候一旦政府限制了人民的自由,威胁人民的安全,这个政府就失去了它的社会功能,成为专制暴政。 这是常识!  这常识对于二百多年前美洲大陆的人民是看不明白的,面对大英王朝的君主,手无寸铁的人民战战兢兢,正如今天中国人民跪倒在统治自己的政府官僚的脚下,丢失了自由的权利。 然而潘恩指出: 虽然我们的眼睛会被表象所迷惑,我们的耳朵会被杂音所欺骗,偏见可能掩盖我们的心智,利益可能熏黑我们的理念,然而自然和理智简明的声音告诉我们:是的!这是常识!(However our eyes may be dazzled with show, or our ears deceived by sound; however prejudice may warp our wills, or interest darken our understanding, the simple voice of nature and reason will say,’tis right.)

(二)宪法和专制

一个社会为了保障该社会中每一个成员的平等和自由,特别为了规范政府的权力和义务,总是需要制定一部全体成员最大认可的社会契约,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宪法”。  要由全体社会成员制定自己和被雇佣政府的合同或者叫做宪法,这就是常识。 然而实际情况却非如此,二百多年前当美国人民面临自己命运的决择时,大英帝国的君主宪政使许多人困惑了: 美洲大陆的人民不是已经有大英帝国的宪法了吗?难道还要个新的吗? 大英帝国的君主和政府不是美洲大陆人民的统治者吗? 难道因为他们奴役着你们,你们就要忘记君王的荣耀,放弃经历了近千年,从征服者威廉就延续下来的大英王朝子民的传统? 吃大英国君王的饭,砸大英帝国的锅?因为这样的困惑,潘恩仔细的分析了当时英国的宪政,他指出:统治美洲殖民地的大英宪政,实际上是独裁专制和现代共和的混血儿,它具有三个组份:传统的独裁专制的君主,代表者君主意志的贵族上院,以及标志共和的平民下院,本质上英国的宪政是专制暴政,君主的意志决定着一切!  这样的宪政不是美洲人民所要的,人民真正需要的是人民自己决定的宪法,而不是统治政权强加给人民的宪法(the constitution of the people, not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Government). 

前面我建议读者试用替换思考法来联想中国人民现在的政府制度,它和当年大英的独裁暴政几乎没有两样:一个称为“党”的君主,代表着党的意志的贵族官僚集团,以及被专制拿来做遮羞布的人民代表大会。 一部党强加给人民的宪法,随时依照党的意志和利益被变更。 这样的宪法除了做为压榨人民的工具,丝毫不能规范暴政的行为。 当年美洲人民所面对的困惑,正是今天中国人民依然困惑的常识: 我们需要人民自己的宪法 (we need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people)!

潘恩指出,在英国宪政的三个组份中,前两个都是传承下来的,和人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因此在宪法的意义上这两个组份对于人民的自由没有丝毫贡献(The two first,by being hereditary, are independent of the People; wherefore, in a constitutional sense they contribute nothing towards the freedom of the State).

在美洲人民面临决择的困惑时,潘恩鲜明的告诉人们: 现在是要求纠正英国政府的宪法错误的必要时刻,要和它一刀两断!他进而举例说: 如同一个和妓女联系在一起的男人不可能适合选择或判断妻子一样,迷恋这个腐朽的宪政将使我们不能开创一个美好的宪政制度(And as a man who is attached to a prostitute is unfitted to choose or judge a wife, so any prepossession in favour of a rotten constitution of government will disable us from discerning a good one)!  因此,人民是宪法的主人,不是君王,不是党派,不是政府! 这是常识!

(三)独裁者和接班人

潘恩在文章中指明: 人按创造者的意愿生来就是平等的(Mankind being originally equals in the order of creation).  然而,在我们生活的社会,有些东西却破坏了人人生来平等的原则,其中一个极大的不平等,它既没有自然的也没有任何宗教的道理(no truly natural or religious reason can be assigned), 就是君王和百姓的差别。 什么是产生差异的自然和宗教的理由呢?潘恩说:男女之别乃自然之别,善恶之别乃上天之别(Male and female are the distinctions of nature, good and bad the distinctions of Heaven), 除此之外,有些人生到世间就高于其他人,像一个特殊物种(中国人称为龙种),这样的不平等,究竟对于我们人类社会是福气还是悲哀呢?这是非常有必要质疑的。  潘恩告诉我们的常识: 一个君王高高凌驾于大众之上,这种不平等即不能被自然平等的原则所认可、也不能被神圣经典(圣经)的权威所佐证 (As the exalting one man so greatly above the rest cannot be justified on the natural rights of nature, so neither can it be defended on the authority of scripture). 因此无论是君王还是党派集团,凌驾于大众之上,都是即违背自然法则也违背天理的,这就是常识。

人人平等的常识,不仅仅停留于独裁者的非法性,更进一步,因为人人生来平等,所以没有人有权力生来就将他的家族置于万众之上,千秋万代 (For all men being originally equals, no one by birth could have a right to set up his own family in perpetual preference to all others for ever)。 即使这人或许应该享有很高的荣誉,他的子孙也完全没有资格继承下去,所以“接班人”不具有任何合法性, 这就是常识!不仅如此,因为一个人的荣耀最初都是被人们赋予的,这些荣耀的赋予者没有任何理由和权力将此荣耀加赋给那人的子孙,他们可能说“我们选择你做我们的领袖”,他们却没有资格和能力替子孙做选择,让他(君王)的子孙,乃至子孙的子孙永远统治我们的儿女后代! (the givers have no power to give away the right of posterity, and though they might say “We choose you for our head,” they could not without manifest injustice to their children say “that your children and children’s children shall reign over ours forever.”) 因此那赋予子孙统治权力的接班人制度是不合法的,这就是常识! 潘恩告诉美国人民,我们要的是自己及子孙的平等,必须和独裁专制彻底决裂,让平等的原则在美洲大陆成长起来,这是一片勇敢者自由的土地!

在分析大英政府的实质时,潘恩描述道:“实在很难找到一个适合大英政府的名字。Willam Meredith 称它是共和政府, 但就它目前的状态实在不配这样的美誉。 因为王室的腐败影响,让任何事务都归于皇权,侵占了各种权力,使得代表着宪法里共和成份的平民下院形同虚设,大英帝国政府是几乎和法国西班牙一样的君主专制。  为什么大英的宪法如此病态呢?因为君主毒害了共和,皇权压制了平民”。 

对照潘恩的描述,这个当年美洲人民面对的大英专制政权,几乎是当代中国政治体制的翻板!中国大地浸透在谎言之中,共产主义接班人的谬论和红官二代充斥神洲,独裁专制把自己和他们的子孙视为人民永恒的统治者,千方百计的妄想把谎言变成常识, 可是即使最简单的常识,也是真理,也不是重复的谎言可以改变的。

潘恩在阐述“接班人”这种继承权的罪恶时,从根源上解析了它的不合法性。 他讲到,当揭去掩盖古迹的黑幕,追寻第一代君王的发家事迹,that we should find the first of them nothing better than the principal ruffian of some restless gang, 也就是说帝王将相原非什么龙凤之种。 当探究最初造就君王的方法,无非出于三类: 第一是抓阄中彩,第二是选举出来,第三靠夺取前朝政权。 第一种方法本身就已经制定了君王的产生方法,它依然应该产生于抓阄,完全排除君主子孙传承。 第二种方法同样规定了下一代君王的产生办法也应当来自选票。倘若最初的选民剥夺了他们子孙后代的权力,不仅仅选择了君王,而且为后代子孙选择了永久的统治者,那么这些最初的选民无论如何也不符合神圣的天理(圣经),而是重复了亚当剥夺后人自由意志的原罪。 因此人类的原罪和“接班人”的继承制可以相题并论(original sin and hereditary succession are parallels),
它除了耻辱,没有丝毫神圣的荣誉! 这是我们要知晓的常识!对于第三种君王,因为他们的王权是夺取他人的,因此他们必须防止被别人推翻,而没有人能永久的捍卫他的王权,最终总是要被推翻的,这个常识,在历史上一遍一遍的重复!

(四)人民和专制的关系定位

大英专制的压迫让美洲殖民地的人民难以忍受,他们开始思考自己的命运和前途。 各种思潮涌现出来,使人们困惑迷茫,究竟该如何定位人民和大英专制统治的关系呢? 在潘恩的《常识》中,他对一些主要的迷惑人们思想的观念做了批判,对人民和专制的关系给予明确的定位。 

当时一种最流行的观点认为,大英帝国哺育了美洲人民,人民不能离开大英帝国的哺育,维持和大英帝国的联系是美洲人民未来幸福的保障。 这种思想就是今天“吃党的饭”的思想。 潘恩指出:“这是最错误的认识和谎言 (Nothing can be more fallacious than this kind of argument), 与其认可这样的谬论,不如认同一个婴儿喝奶水成长,因此他一生都不能吃肉(We may as well assert that because a child has thrived upon milk, that it is never to have meat)这样的歪理。退一步就算这歪理是真的,如果和大英的专制没有任何关系,美洲大陆将会繁荣的多! 美洲人们创造的财富以及贸易完全可以让自己富裕,提供自己生活的需要”!   所以,人们依靠自己的劳动成果养育着家庭,不是君主和政府养活我们,离开专制独裁的统治,人民将会生活的更好!这才是常识。

有些人说: 大英帝国保护着我们。 潘恩指出: 真象却是大英帝国榨尽了我们的劳动,它花费我们的血汗保护着他们自己的利益和商业。 (But she has protected us, say some. That she hath engrossed us is true, and defended the continent at our expence as well as her own is admitted, and she would have defended Turkey from the same motive, viz. the sake of trade and dominion)。 大英的专制统治所保护的是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所对抗的也是他们而不是美洲人民的敌人。 历史的习惯偏见长期误导人民,为这种专制的迷信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Alas, we have been long led away by ancient prejudices, and made large sacrifices to superstition. We have boasted the protection of Great Britain, without considering, that her motive was INTEREST not ATTACHMENT; that she did not protect us from OUR ENEMIES on OUR ACCOUNT, but from HER ENEMIES on HER OWN ACCOUNT, from those who had no quarrel with us on any OTHER ACCOUNT, and who will always be our enemies on the SAME ACCOUNT. Let Britain wave her pretensions to the continent, or the continent throw off the dependance, and we should be at peace with France and Spain were they at war with Britain. The miseries of Hanover last war ought to warn us against connexions).

有人说“可是大英帝国是我们的祖国啊”,潘恩写道:“这样我们更为大英专制的祖国感到羞耻!甚至野兽都不会抛弃它的幼儿,恶棍也不会向自己的家人开战(Even brutes do not devour their young, nor savages make war upon their families),“祖国”这样的词语,被专制君主和他的奴才们不公道的拿来玩弄我们思想的软弱 (phrase PARENT or MOTHER COUNTRY hath been jesuitically adopted by the king and his parasites, with a low papistical design of gaining an unfair bias on the credulous weakness of our minds.) 

曾几何时,我们相信了“为人民服务”的谎言,成千上万的先烈的牺牲换来了一个专制的共和,我们相信“共度国难”的谎言,千百万的人民在饥饿中死去,我们相信“主人翁”的谎言,在独裁者引诱的文化革命中惨酷的自相迫害,我们相信“民主改革”的慌言,独裁专制的铁蹄践踏过天安门圣洁的广场,我们相信“宪法”的谎言,强拆的暴徒捣毁了我们祖传的家园,我们相信“法治”的谎言,无辜的亲人被黑暗的法律投入监牢,我们相信“祖国”要保护自己的人民,神洲大地却雾霾重重,毒素横流。 我们缺乏常识,多少人至今依然相信“人民吃党的饭”这种荒谬绝伦的谎言。 

人民必须相信自己才能获得幸福,这才是常识!
    
(五)做个敢于担当的人!

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最大的责任就是为家庭提供幸福,为此我们担当起社会责任。 当独裁专制强夺我们的劳动果实,伤害我们的家人子女,剥夺我们的自由平等的时候,我们不能软弱,不能退缩,因为如果胆怯懦弱,我们所放弃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幸福,而且是子孙后代的幸福! 这就是常识。  当面对专制统治的暴行,你们勇敢的反抗吗?还是忍奈呢?But if you say, you can still pass the violations over, then I ask, Hath your house been burnt? Hath your property been destroyed before your face? Are your wife and children destitute of a bed to lie on, or bread to live on? Have you lost a parent or a child by their hands, and yourself the ruined and wretched survivor? If you have not, then are you not a judge of those who have. But if you have, and still can shake hands with the murderers, then you are unworthy of the name of husband, father, friend, or lover, and whatever may be your rank or title in life, you have heart of a coward, and the spirit of a sycophant!

幸运中国的领袖有勇气推荐潘恩的思想,愿人民响应领袖的指引,明白人人平等的常识,担当起丈夫,父亲,朋友,爱人这些光荣的称号,勇敢地争取自由,争取人民自己的宪法和真正的共和!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