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志永文集】(三)為什麼要民主

中國為什麼需要民主,這個問題還需要談嗎?人類文明普世潮
流,一個多世紀以來無數中華兒女浴血奮鬥的夢想,共產黨多年來喊
在嘴上寫在憲法裏的民主,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可是要知道還有另一種聲音。中國道路不是很好嗎?GDP世界
第二,高鐵里程世界第一,神舟飛天,航母出海,華夏歷史上難得的
和諧盛世。腐敗?哪國沒有?不是正在下大力氣解決嗎?法治?中國
有自己的特色注重調解不也挺好嗎?公正?哪有絕對公正?中央不是
一直在強調民生和社會保障嗎?政治家?沒看到我們各級領導多麼認
真為老百姓辦實事?中國有中國的國情,西方那一套在中國行不通,
民主了就天下大亂,等等。近來這種聲音突然強大起來,「宇宙真理」
論、「憲政屬資」論、「民主也腐敗」論紛紛冒出來。

就從腐敗說起吧。新加坡、香港其實不是很好的範例,首先它
們只是一個城市,比一個國家尤其是大國治理簡單得多。其次它們都
有特殊背景,新加坡前期有一個超強的政治強人李光耀,隨後確立了
民主多黨制度,清廉得以鞏固,香港雖沒有普選,但有獨立的司法和
新聞自由,背後有民主的大國英國。這兩個個例不能得出結論民主、
專制和腐敗的關係。美國是一個比較清廉的國家,今天美國一個市長
受賄幾萬美元絕對是大新聞,但有人又說,美國兩百年了中國才多少
年,好吧,也不以美國為例。
很多人都知道印度腐敗,但印度的腐敗和中國很不一樣。印度底
層公務員腐敗可能比中國嚴重,比如泰姬陵門口看鞋人(進門要脫鞋)
會受賄,給點小錢就不用買票了,甚至新德里國際機場行李超重給點
小費也能通融,中國很難想像在故宮或首都機場行賄。但印度上層官
員腐敗在好轉,這是印度很多工商界人士的共識。記得2008年我在印
度看到一個反腐敗新聞,一個高官被查貪腐,調查組受到壓力,組長
直接訴諸媒體,媒體猛爆料後牽出一堆官員,媒體如此自由這在中國
不可想像。近兩年,印度社會正興起一場「我行賄了」反腐敗社會運
動,和「小費」文化緊密相連的賄賂傳統正在受到阻遏。多黨監督,
獨立司法,自由媒體,發達的非政府組織,這些民主制度的要素正在
有效治理印度特色的腐敗。
很多中國人曾經把印度當成民主或者資本主義失敗的例子。其
實印度獨立後很多年搞的是「尼赫魯式社會主義」,和三十年前中國
一樣,都是計劃經濟閉關鎖國,民主有一點但停留在上層,其結果是
少數家族寡頭統治。印度的市場經濟、對外開放、邦以下民主化是從
1991年開始的,而印度的改革開放是政治經濟同步,見證經濟奇跡的
同時腐敗開始得到有效治理。
中國底層公務員腐敗可能比印度少一點,但有實權的官員腐敗更
嚴重也更隱蔽。很多家庭從上幼兒園就開始托關係行賄,交警要罰款
很多人第一反應是撥電話「找人」,一個科級安監局長資產可達數億,
「我爸是李剛」就可以為所欲為,軍隊入黨提幹幾乎明碼標價,高鐵等
重大工程背後總有眾多碩鼠。特權腐敗幾乎是中國人的生活常態,它
對這個國家的傷害不僅是權勢者無限貪婪跋扈,更是沒有「關係」的
無權無勢者痛苦和絕望。
和印度相比,中國最大的問題是看不到腐敗治理的希望。自1950
年嚴刑峻罰殺劉青山張子善開始,共產黨年年高喊反腐敗,然而腐敗
愈演愈烈。近期高調派出巡視組,可制度還是那個制度,官員還是那
群官員,能有多大用呢?巡視組到各地收集反腐信息其實沒有必要,
中紀委一年收到舉報投訴上千萬,絕大部分信件當垃圾處理了。紀委
書記和書記市長都是一夥的,整個官僚系統都是一夥的,檢察院查貪
官需要黨委批准,媒體反腐遭到中宣部禁令,公民個人學印度建一個
「我行賄了」網站,不出一星期就被關閉了。沒有多黨監督,沒有獨立
司法,沒有自由媒體,沒有公民社會,反腐敗不可能,腐敗只會愈演
愈烈。
民主不是萬能的,不是說民主了腐敗立即銷聲匿跡,民主治理腐
敗也需要一個過程,但毫無疑問民主是治理腐敗的強有力武器,是治
理腐敗的根本制度,至少,一個政黨如果太腐敗了,那就換一個,當
權力在人民手中,貪官總會有所收斂。

法治應該是一個廣泛的共識,建設一個法治中國,法律代表最大
多數人的利益,執法嚴明,司法公正,社會公平正義。
三十年來,中國確實從民主國家引進了很多不錯的法律,尤其是
市場經濟管理方面。然而中國遠不是一個法治國家,其中最根本的是
沒有獨立的司法。一個國家的法治水平不是看日常生活糾紛的處理——
法西斯德國的法官也能公正處理很多個案,而是要看權力能否納入法
治框架之內。美國布什和戈爾競選總統,計票有爭議,不是各自訴諸
刀槍,而是訴諸法律,最高法院一錘定音,這才是真正的法治國家。
中國不要說選國家主席訴諸法律,就是選一個村長訴諸法律幾乎都不
可能,拆遷、徵地、選舉等,涉及群體事件,法院幾乎都不受理,行
政訴訟法1989年頒佈時很多人看到了民告官的希望,然而二十多年
來,希望越來越渺茫。
中國的司法被當作執政黨的「刀把子」,是黨國毫不隱晦的專政工
具,所謂敏感案件重大案件都要層層上報,不懂法律的人,沒有參加
庭審的人決定判決內容,很多冤案是政法委協調出來的。法官是龐大
官僚體制中卑微的角色,很多判決不違法但不公正,比如一個青年從
有故障的自動取款機裏取17萬元被判無期徒刑,普通人憑良心就知道
這個判決太離譜,但法官在體制中泯滅了良心。每天北京數萬名上訪
者奔走在各衙門口,其中60%以上是司法冤案。在一個專制國家,你
會發現法律如此無力,正義如此稀有。
民主不是萬能的,民主國家也有司法冤案;但民主制度下法官不
是某個黨的工具,不是領導的打手,憲法保障法官獨立的地位,他們
可以放心地忠於法律和良心,浩然正氣守護正義,公民在這裏能找到
正義的底線。

中國社會最大的問題是太不公平。貧富差距巨大,有人在全世
界最奢華的地段購買豪華別墅揮金如土,而數千萬人生活在國際公認
的貧困線下,更重要的是,絕大多數最有錢的人不是正常經營的企業
家,而是當權者,整個社會形成一個以權力為核心的權貴階層,他們
靠強權壟斷了資源、能源、電信、煙草等幾乎所有容易賺錢的行業,
到處搶劫農民的土地和房屋,連貧困山區一個月60元的低保也會成為
貪腐的對象。
三十年來,中國經濟發展很快,但人們的憤怒增多了。電影《讓
子彈飛》那句「公平,公平,還是他媽的公平」臺詞迅速流行開來,
因為這是社會普遍的隱秘的吶喊。過去十年來,「維穩」經費年均增長
率超過18%,長此以往,任何一個國家無論多麼強大的財政汲取能力
都不可能承受。年年喊民生,但用於社會保障的少的可憐,社會越來
越不公,越需要「維穩」,一黨專制已經陷入「維穩」的惡性循環,看
不到公平正義的希望。
民主國家也會有貧富差距,但民主制度下差距可以通過累進稅
率、社會保障給予糾正,因為窮人和富人都是平等的一人一票,奧巴
馬必須在乎窮人的利益才能當選總統,而為了防止財富對民主選舉的
侵蝕美國也做了很多制度設計,比如個人和企業捐款有上限,奧巴馬
第一次當選總統募款6億多美元80%以上是兩百美元以下的小額捐款,
他不是權貴暗室裏密謀出來的總統,而真正是美國人民的總統。一個
國家應該做的是給予平等的競爭機會,給最窮的人體面的生活保障,
這樣,機會均等激勵人們創造財富,社會保障讓每個人都有體面的生
活和尊嚴,即使有人是億萬富翁,人們相信那是靠勤勞智慧致富,窮
人也不會仇恨。只有建立了不分貧富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才能讓權
貴受到約束,讓國家的政策向貧弱者傾斜。
民主不會帶來絕對公平,但沒有民主,不公不義只會愈演愈烈。
我們從不奢望絕對的公平正義,但至少在民主制度下我們的社會可以
公平很多,比如官員公開財產,他們的收入可以再提高些但決不可以
恣意以權謀私,比如發給農村60歲以上的老人每月500元以上退休金,
這些在民主制度下都不難做到。

民主還有一項重要功能,那就是能選出真正符合公共服務職位的
政治家,而這對社會的和諧非常重要。任何一個社會都不缺少把公共
服務當成人生價值實現的人,你可能會留意身邊有的人就愛張羅外出
踏青等事宜,在你居住的小區裏,會有人熱心組織業主委員會,「公
僕」的位置本應留給這類人去競爭,他們熱心公益,有能力發現社會
問題,有能力為公眾代言,有能力「討好」選民。
其實政治很大程度上就是利益平衡之事,至於社會管理,可以
有事務性官員治理。一個良好治理的社會,政治家與行政官員各司其
職,前者是市長、議員、州長、總統,善於演講與眾人溝通,平衡公
眾利益,甚至單就其個人形象就能討很多人喜歡,就能化解很多社會
矛盾;後者是局長、司長等各級公務員,他們可能不善表達,不善於
發現公眾的願望,但具有很好的管理組織能力,其職責是執行政治家
的命令。
沒有民主,沒有公開競選,政治家沒有機會當選「公僕」的位置,
官員佔據本應屬於政治家的位置,他們不善表達和溝通,不善於協調
各利益訴求,社會矛盾積累,當衝突爆發,他們機械、笨拙的處理方
式會讓人厭惡,激起更大憤怒,於是自己躲在後面調動暴力鎮壓,這
就是當下中國的「維穩」現實。

民主作為一種國家治理模式,其基本含義是人民——這片土地上
最大多數的公民——當家作主。民主的基本邏輯是:第一,國家屬於這
片土地上的所有人,而不是屬於個別人或者某個利益集團,執政者的
合法性來自人民的授權而不是任何野蠻的佔領。第二,每個人是自己
最忠實和最可靠的利益代表,涉及到每個人利益的公共事務應當盡可
能每一個人都參與決策,即直接民主。第三,考慮到決策成本和專業
化治理等問題,當代社會主要的民主模式是代議制民主,即人民並不
需要每件事都自己決策,而是選出可信任的執政者把公共事務委託給
他們,因此選舉是現代國家權力合法性的必要過程。
「精英民主」在這個時代有著不可克服的內在邏輯悖論。所謂精
英民主是指選舉和決策只是少部分人的權力,少數人掌握權力治理國
家。精英民主不等於精英治理,民主就是要選出精英治理國家,但從
根本上說,精英的權力來源於人民授予。國家屬於人民,這是現代國
家的基本理念,無論精英們治理國家如何成功,最終評價標準一定是
人民。如果精英們置人民普遍的意願於不顧,這不可能是民主,也不
可能從根本上治理好國家。民主實現的過程可以是漸進的,由精英民
主逐漸過渡到全民民主,也許對於中國而言也是理想的道路,但是,
現代社會的良好治理必然離不開大眾民主。
民主也有很多不盡人意之處。選舉需要宣傳和競爭成本,可能選
出一個不誠實的政客,議會投票過程中可能爭吵不休效率低下,競選
過程中街頭運動可能導致政局不穩,公眾投票表決可能導致「多數的
暴政」,甚至獨裁者上臺,等等。但是,這些問題並不是否定民主的充
分理由。當代社會除了民主,我們找不到別的國家權力合法性的途徑。
事實上,有了法治規則,民主運行並不像一些人想像的那麼可
怕。與充滿陰謀詭計、刀光劍影的黑箱政權更替方式甚至充滿暴力殺
戮的戰爭方式相比,選舉是成本最低的政權更替方式。更何況,選舉
中的花費不等於浪費,而是選民瞭解候選人真正實現選舉權利的必要
成本。民主也許不能把最有能力的政治家選上臺,但在一個開放的社
會中,品質惡劣的陰謀家不大可能當選,即使人民上當選出了一個油
嘴滑舌的政客,下一次選舉中他們不會再被輕易蒙騙。議會爭吵不休
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恐懼陰霾下千篇一律舉手通過。雖然有的民
主社會看起來有些混亂甚至議員打架,但人民是安全的、有尊嚴的。
政局不穩通常是專制向民主過渡過程中的現象,在憲政共識達成以
後,動盪並不是很多民主國家的常態。至於「多數的暴政」,一些學者
過於擔憂了,法治能夠解決少數人權利保障的問題,而且,在一個開
放的社會裏,在良心的約束下,人們通常不會失去理性。至於擔心選
舉可能導致獨裁者上臺,這注定是特殊社會背景下的罕見現象,不是
否定民主的理由。
當然,民主也需要一個不斷完善的過程。當今世界所有國家的民
主都有其缺陷,除了制度不可能完美無缺,人性本身的缺陷也是重要
因素。隨著人類文明程度和個人修養的提高,民主也未必就像今天這
樣激烈對抗,民主可能最大限度融合協商、合作因素。
民主包括選舉、公民參與等多種途徑,除了選舉,公民參與監
督權力是日常化的生活。現代意義的民主制度包括權力制衡等一些列
制度,當然包括法治在內。民主也從不排斥協商,但並不存在獨立的
所謂協商民主。最獨裁的皇帝有時也會徵詢大臣們的意見,但這不是
協商。協商的前提是參與協商的黨派或者公民有表決權,如果沒有表
決權,那就不叫協商,那叫提建議,甚至叫奏折。如果只有一個政黨
說了算,其他政黨無權參與表決,那黨派之間就不存在真正的政治協
商。所以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恰恰沒有真正的協商。
民主最重要的方式是選舉。人類歷史上政權合法性邏輯只有兩
種——「替天行道」和人民委託。針對暴政的「替天行道」式革命往往
要普通人民付出慘重代價,那不是文明的政治。今天,除了個別國家
特殊的歷史文化傳統以外,能夠證明權力合法性的只有通過某種可見
的方式證明執政者受人民的委託,這種可見的證明方式就是選舉。當
民主成熟到一定程度,也許不會激烈競爭,也許不會有太多人參與,
甚至看起來幾乎是經營民主,但是每個人都有參與和表達意願的權
利,社會治理的根基仍然是多數人的意願。

專制體制滋生腐敗,踐踏法治,製造不公,敗壞和諧。貪腐橫
行,因為權力不受人民監督。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因為權貴集團可以
強取豪奪。貧弱者缺乏保障,因為專制者首先把錢用於「維穩」而不
是社會福利。人人沒有安全感,因為專制者骨子裏信奉叢林法則。道
德淪落,因為本應作為社會正義底線的公權力來源於「兵不厭詐」的
「槍桿子」。所有這些重大問題都指向一黨專制。
三十年來中國引進市場經濟放鬆社會管制帶來的經濟增長動力將
要耗盡,如果沒有政治改革,曾經的專制優勢將變成劣勢,專制正成
為經濟進一步增長的阻力。這是一個多元的社會,信息多元,思想多
元,利益訴求多元,一元化的政治體制不可能適應。中國需要民主,
只有民主才能解決當下眾多社會問題,中國人也是人,權力也必須受
到制約,民主制度作為制約權力的方法適合這個時代的全人類。
民主是自由競爭選舉、權力分立制衡、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
多黨競爭、新聞自由、地方自治等一整套制度,是人類現代文明生活
方式。雖然民主也會有相互扯皮效率低下甚至國會打架等很多問題,
雖然民主化過程中人民會付出代價,但相比專制制度週期性的崩潰動
盪,民主的代價還是值得的,負責任的執政者不是考慮如何迴避民
主,而是如何以最小的代價完成民主憲政轉型。
我們追求民主,是為了解決中國自身的問題,是為看得見的正
義,為弱者的自由和尊嚴,為先輩們一個多世紀以來延綿不絕的吶
喊。不是「我們」要做什麼,而是我們順應歷史潮流完成上天的使命。
中國的民主時代已經不遠了,專制的冰河已經解凍,歷史的腳步聲已
經傳來,無論黎明前多麼黑暗,都不可能阻擋清晨的陽光。
公民 許志永
2013年7月5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