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公民教育刻不容缓

最近,暴民哄抢财物的新闻屡屡见诸报端,一些用心险恶的高级五毛开始混淆视听,借机为独裁集团的权力垄断站台:看吧,你国国民素质太低,你国实行“民主”必定引发多数人的暴政;没有我裆的控制,你国必定陷入混乱,所谓的“依法治国”还是要由我裆领导,和“以德治国”有机结合。

更有北外韩震的强大舌文《必须理直气壮地说中国是最大的民主国家》――当真是不要碧莲的典范。

这些无知无耻的脑残言论,本来不值一驳,但为正本清源计,不得不批驳一番。

关于“民主是否引起多数人的暴政”,以蔡定剑教授为代表的宪政学者,对此早就有过系统的论述:不可将“实现民主的动荡过程”与“民主体制本身”混为一谈;更不可将“民主”简单地理解为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因为民主的实质之一,就是避免少数派遭受专政(专政即“有系统地使用暴力”)。相关著述多如牛毛,诸位可以自行参阅。

民主是个长期的,艰难的实践过程,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民主。然而,中国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民主是好是坏的争论,在于无耻的独裁集团宣称――我就是民主,我最民主。

民主有什么标准?我已经不想再解释,只想骂一句――没有真实的普选、没有宪政,就不要腆着逼脸自称民主。

民主和法治是现代政治文明的两大基石,这两者冲突么?没有。

如果所有政府机关都只做宪法法律所允许的事(法无允许皆不可),而所有公民都可以做宪法法律没有禁止的事(法无禁止皆可),那么,这是一个兼具民主与法治的制度,这样的制度会促成一个良性发展的社会。这叫什么制度?这就叫宪政!

党国的奴化教育体系,兢兢业业地致力于洗脑宣传,直到现在仍在假惺惺地讨论“政府是否越大越好、自由是否是无限度的自由”此类侮辱智商的问题。然后在以强大的辩证法找到一个“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理中客式结论。

这种混淆概念的做法也许不是有意的,公民教育的缺失,使得人民民主素养长期低下,这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是,如果以此为借口,阻碍民主改革的进程,剥夺人民的民主权利,则更显得无耻至极而又愚不可及。

首先,国民素质需要多高,才能有“资格”施行民主制度?若论经济水平和识字程度,中国如今的水平难道还不如一百年前的美国?不如非洲那些以图画投票的文盲选民?

其次,如果民众诉求长期被压制而又没有得到良性引导,其结果非常危险。我实在无法想象,在一个民主法治的国家,会有人因无法表达合理诉求,而去公交上纵火、戕害无辜。一个正常的社会,除了独立的司法,还应该有独立的媒体,还可以上街游行(即使不能解决,也可以充分合理地表达和宣泄)。而中国此类事件的频频发生,司法渠道的通畅度,和异见表达的自由度难辞其咎。

胡适说,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现代民主政治伦理,将政府视为骗子、强盗、奴仆,处处设限、时时提防。奴隶制政治伦理,将政府视为救星、舵手、亲爷爷,坚决拥护、大唱颂歌。

公民教育,就是现代政治伦理的教育,就是将政府拉下神坛的教育。

匪帮为着自己的内殖民利益,以枪杆子、臭泔水和谎言帝国,勉力维持着的独裁体制,就是阻碍中国走向民主法治的最大障碍。

转自:思享学人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