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央视纪录片导演书作《茉莉花在中国—镇压与迫害实录》在台出版

第一本揭露中国“茉莉花”事件受迫害者的访谈实录,日前在台湾出版。撰述者华泽是《零八宪章》签署人,曾被国保秘密绑架、软禁五十五天。华泽说,那次绑架的经历把我推向中国政府反对者的行列。华泽还认为,习近平政权对维权领域的打压,有法西斯化的趋势,她自觉更有责任替中国人权现状发声。

前中国中央电视台纪录片导演华泽采访、撰写的《茉莉花在中国—镇压与迫害实录》,透过华人民主协会,八月在台湾出版。书中收录四十七位二零一一年初的“中国茉莉花事件”中被抓捕、拘禁、判刑者的访谈纪录。华泽说,这只是被抓捕、拘禁和判刑者总数的百分之一。

华泽接受本台专访提到,当时中东发生改变政权的“茉莉花革”,有人在网上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二月二十日散步公告」的帖子,呼吁所有民众当天集中到各大城市中心或广场,喊出「启动政治改革、结束一党专政」等口号。结果「茉莉花革命」的浪潮,虽也波及到中国,但在中国,连成形的街头抗议活动都没有,更谈不上「革命」,可是中国掌权者却非常紧张,以这一个「莫须有」帖子为罪名,疯狂逮人。

人在美国的华泽,其实在三年间透过网路电话,采访了一百多人,但目前只能公布四十七位访谈实录,突显那段镇压与迫害的冰山一角。根据受访者的陈述,没有一人是有意在中国发动「茉莉花革命」的「主谋」。

华泽说,公安、国保刚开始是抓一些转发帖子的网友,后来衍伸到抓很多维权人士,这些维权人士有一些是转发、评论了一下,或是开个玩笑,因为绝大多数的人都觉得这在中国是不可能的事。

华泽说:「那更多的人根本跟这个茉莉花没有任何关系,评论都没有过,那他们就借这个机会,当时估计国保拿到了『上方宝剑』,就可以把他们平常认为眼中钉、肉中刺的这些维权人士全部抓起来。」

华泽表示:「很多人被秘密关押,就是黑头套戴着,不知道带去那里,关的那个地方就是窗子全部是矇上的、很厚的窗帘,让你二十四小时感知不到时间、听不到声音,在荒郊野外,没有办法得到任何外面的讯息,在里面遭受酷刑、虐待、恐吓、威胁,造成心里上很大的摧残。」

华泽以亲历者的人名或化名作为篇章,一问一答、第一人称方式叙述,提问简洁而格式化,尽可能减弱掺杂作者个人的情感表达。四十七位受访者中,唐荆陵等多位维权律师因他案入狱,或是在上月被抓。

当时才十七岁、就读高二的「三三(化名)」陈述遭遇提到:「那会儿我确实不怕事,不是因为勇敢不怕事,而是因为没有遇到过什么事。」三三说,当时他刚玩新浪微博才两、三个月,「感觉微博的气氛都充满了抗争性」,包括他在内很多人都认为「被删帖是一种十分具有抗争精神的事情」。其实他帐号只有两百多位粉丝,大部份是同学,没什么影响力,周四在微博发了茉莉花集会消息,包括一些隐喻性的段子和玩笑,周五帐号就被封了,没想到网上发帖警察就到家里抓人。
58e3a419-a7fa-4ef8-9f3e-343a54398a4c
茉莉花事件发生时七十九岁的孙文广,是山东退休教授,早年曾因给党中央和最高法院「上书」,揭批「极左」路线,被以「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等罪名一审处七年徒刑,后获平反,还曾在二零一一年底以独立候选人身分参选济南市人大代表,遭公安和校方阻挠。孙文广在访谈录中说,当时在博讯网看到「茉莉花革命」的帖子,觉得这事很好、约了十几个朋友去集会,之后国保数次上门搜查、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和两千多页文稿,就是因为他写了一首《茉莉花颂》。

华泽是《零八宪章》签署人,因参与中国维权活动,二零一零年十月被中国国家安全人员秘密绑架并软禁了五十五天,获释后著有讲述其遭遇的《飘香蒙难记》文章。华泽获释一个多月后赴美散心,未料中国就发生茉莉花事件,她获聘哥伦比亚大学当访问学者,后因护照过期,中国不发给她新的护照,她无法返国,在美国进行中国维权工作。

华泽说,她原本是体制内的自由主义者,「自从那次绑架了以后,我觉得他们把我推向一个反对者的行列,后来成为一个职业的反抗者。」

华泽分析,“茉莉花事件”是借机乱抓政治异见分子,习近平上台则是有计划地「精准打击」,包括对新公民运动、对NGO、女权运动、维权律师接连的打压,现在连对在中国的外国NGO和拿外国基金的NGO都不放过,她已经无法辨识那条所谓敏感的「红线」在那里!

华泽说:「我觉得胡温时代,那个时代还要什么世博会、奥运会,那时候想做这些活动,还是希望在国际上能够获得一些地位,然后我称那个时候,要做婊子还要立牌坊,那我觉得习近平上台之后,他牌坊也不要了,他就是赤祼裸告诉你,我就是想当一个政治强人,然后你们不可以对我有任何威胁的地方。」

华泽认为,习近平时代,明显有「向左转」、「法西斯化」的趋势!不过她观察,每次镇压都会出现两种不同情况,有人会永远退出来,但也永远会有新人进去。她说:「中国这几年的维权情况就是这样,既没有更大的、发展澎湃的趋势,也没有完全被打压、熄灭的情况,总是下去又起来,高高低低、起起伏伏。」

华泽说,自己是记者、纪录片导演出身,参与维权运动之后,她觉得应该为受迫害者纪录,相较于一些人权报告纪录的都是数字、人名。华泽说:「我希望我纪录的工作,有非常多的细节,是有他们的感受、有他们的体温的纪录。」

特约记者:夏小华 责编:胡汉强/申铧

(据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