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被打压女工代表获赔23万元

1

2013年5月,位于广州番禺旧水坑村的广州日立金属厂由于一直未依法为大多数员工缴纳社保和公积金,引起工人的普遍不满。1998年入职的女工小兰(化名)是该厂一名中层管理人员,虽然自己已经买了社保和住房公积金,但是看到基层员工不知如何争取权益,还是决定协助基层员工追回自己的合法权益。然而,即便未担任工人代表职务,小兰仍不断遭到厂方调岗、降薪、禁止加班等各种手段打压,意图逼迫其自行离职。厂方甚至企图通过视频监控和监听的手段来收集她违反厂方生产管理规定的证据。2014年1月14日,厂方以当事人违反工厂三项管理规定为由解除其劳动合同,且不予赔偿。

此后,小兰向番禺劳动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要求厂方支付非法解雇自己的双倍赔偿。厂方即提供监控视频证明她上班期间玩手机,未经许可擅自加班,并指控她发微博“污蔑”公司涉嫌造成环境污染。2014年6月5日,小兰的仲裁诉求被仲裁委员会以“违反厂方生产管理规定,厂方有权解雇”为由全部驳回。

小兰不服仲裁结果,向法院提起诉讼。2014年8月3日,当事人诉日立金属非法解雇案一审开庭,法院认定厂方提出的当事人违反厂方生产管理规定的解雇理由不完全成立,认定小兰发布微博指出工厂涉嫌污染属于“言论自由”范畴,依法判决厂方解雇小兰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判决厂方需支付非法解雇小兰的双倍补偿金。日立金属厂表示不服提出上诉。

2015年4月30日,小兰诉日立金属非法解雇案二审开庭,庭审之后却迟迟未收到判决。后经调解,厂方接受了小兰一次性支付双倍经济补偿金的要求。小兰在历经两年的诉讼过程后,终于争取到了自己的合法权益。

近年来,参与集体维权的工人代表屡遭打压,据“工评社”的整理,日立厂对小兰的打压堪称“变态”:“除了用降薪、调岗、禁止加班等惯技逼迫小兰自离,还使用了各种侵犯基本人权的手段,如她在公开信里所说‘在资料室门口装上了监控摄像器,在我头顶的天井柱子上安装了窃听器,并派人时时跟踪我的一切行动’。2014年1月公司筹建工会时,小兰被工人提名为工会委员候选人,日本资本家随即毫不犹豫解雇了她,且无赔偿。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