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颖:寻找蒙古汉子包龙军

包龙军

那一年,我们的朋友说去声援一个冤案。 冤案的主角是一个叫王宇的律师,营救她的是他的丈夫包龙军。

因为声援这个案子,我第一次被警察堵住了门口,不允许我出门去参加旁听。我向包龙军表示了歉意,他很宽厚地笑着,表示非常理解。

包龙军,蒙古族,著名的黄金家族的后裔,他已经不会说蒙古话,但是喝起酒来还是一个典型的蒙古人;豪爽、实在。

朋友们说包龙军太实在了。

我们一帮朋友愿意支持包龙军,很大程度上是觉得王宇的案子太冤,觉得包龙军这个丈夫不容易。

包龙军也很固执,他不愿意忍辱偷生,作为一个丈夫,他发起了抗争。辞去工作,卖了在老家的房子,只为一个目标,救助冤狱的妻子。

包龙军的家庭也很支持他们,他的父母曾经都是高级警官,也非常支持包龙军维权,因为儿媳妇的冤案让他们感慨司法的黑暗。

包龙军的朋友非常多,他很愿意帮助朋友;他经常说,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大家都在帮助我,我也要帮助遇到困难的人。

有一次,包龙军为了帮助朋友,阻止强拆,被中信房地产公司雇佣的流氓暴打,一根木棍都打断成三截;浑身是伤,他却说,没事儿,我经打。

他不断地帮助别人维权,频繁的代理案件出庭应诉,很多都是帮忙,不计报酬的,他善良,热心,从不去计较个人得失。包龙军为弱势群体代理各种案件,为了帮助当事人,包龙军一丝不苟,不畏强权,在法庭据理力争,就因为这样他多次被法官轰出法庭,包龙军气愤不已,他往纪检,中院,高院,检查院投诉但都无济于事。他只能调侃自嘲的说:哎!虽然法律不公正,但我的法律知识却是迅速的增长。

后来王宇出狱了,再后来王宇拿到了律师证。再后来王宇在维权律师的队伍里名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忙,被大家称为“战神”,包龙军说:王宇忙的我都见不到面,然后嘿嘿一笑。

我们见面时跟包龙军说,王宇的风险太大了,你劝劝她吧。包龙军说王宇都是按照法律履行律师的职责,你让她怎么办?他其实对王宇的人身安全也很担心,他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样一个铁铮铮的汉子经常都是束手无策,感叹活在当下,倍感无奈。在一起聊天时,他说:“什么依法治国,空喊口号”。

怎么和王宇一样的倔呢?

我知道他们是对的,但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已经变态的社会,这很让人担心。

因为冤案的问题,他的儿子几年没有见到母亲,这让包龙军两口子感到一些歉疚;计划着把孩子送到国外去念书。

前不久,包龙军说孩子上学的事情已经落实了,7月份就去澳大利亚。

7月8日的晚上,包龙军带着孩子去机场,准备飞往澳大利亚;当他还在机场的时候,和王宇的通话突然中断;随后家里被断电、断网,王宇不知所踪。

包龙军也失去了任何消息……

从失去消息到现在已经41天了,至今杳无音信,真是为你着急,不知道你有没有被酷刑,身体是否健康,你是否能感受到我们对你的思念。

你是被关在天津吗?天津塘沽发生大爆炸,伤亡惨重,剧毒物质在空气中弥漫,污染严重,离爆炸地区6公里以外的鱼,都集体“自杀”表示抗议了,你知道吗?

你在我们心目中永远都是铮铮铁骨,最值得敬佩的蒙古汉子。

盼早日得到你的消息,愿你早日平安回来。

惦记你的妹妹韩颖
2015年8月20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