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乌:关注郭飞雄现状

郭飞雄照片

张磊律师:我和他会见时,感知到他的记忆力、表达、思维都已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

郭飞雄被关两年不放风,曾因双下肢无力求医被拒,被扣所有药品和书信。不许律师会见四个月,与外界无正常沟通交流。

郭飞雄的历任律师,亦遭受到各种迫害。如监视追踪、恐吓驱赶陈光武和张雪忠两位律师,骚扰张磊律师的家人以示威胁,并已限制他出境。710,骗抓秘密关押隋牧青律师,不许律师家人知道地点和探视,已三十七天。

继上次系狱五年,遭受到电击生殖器、钉手脚睡长板凳许多天、疲劳审讯、殴打等残酷折磨,此番入狱,郭飞雄再遭多种酷刑,如两年不放风、黑头套、上背铐脚镣,手铐脚镣深陷入肉伤及血管,致左脚神经麻木,可能无法恢复正常。

我猜想,让他长期感知虐囚乃至性戏耍,亦是针对性的精神折磨。警方维稳工作者,多为科班出身,对良心人士的性格、心理,其研究了解,精准细致如科研人员。

他们知道老郭善良,对他人的痛苦,会感同身受。郭救过前次入狱时一位犯人,救过白血病女孩,资助过N多诗刊和艺术家,为农民土地维权,行走在乡村,从底层开始推行选举,提倡争取公民政治权力,并身先士卒去做了。。。所有努力,皆为他人得福免苦。这个,警方或许比民运人士更清楚。

另有梁颂基先生曾告知,以他的坐牢经验,长年不见阳光,会营养不吸收,面黄饥瘦,浑身无力。老郭不绝食的时侯,也一直吃不饱。

囚室拥挤嘈杂,夏天闷热潮湿、冬天阴冷潮湿。洗澡小半桶水,香皂共用。冬天只一条极薄毛毯,不吸汗。生活用品送不进去,包括拖鞋、香皂、食品、御寒衣被。

整整两年,光脚单衣,无片刻身体活动,历经两个或多个湿冷的冬天,会不会得骨关节风湿病,会不会慢慢残疾?请友们明鉴。

根据医生经验,如此慢性虐待,会损害身体的整体机能。例如骨骼、神经、内分泌、胃肠功能、心脏、肺、血液循环。。。,其负面影响,是方方面面的。

记者了解到,关他在人口超标一倍的囚室,全中国仅此一例。

根据张磊律师消息我判断,若继续关押,老郭有可能成为第二个高智晟。高出狱后,话都说不全了。

老郭现在的状态,我深有体会。那时的我,脆弱枯竭如风中之烛,因抑郁症复发,几次自杀未遂。

因长期被当局追逼,我们在国内已无生路,更重要的是,不愿背叛信仰出卖朋友。万般万奈下,夫君杨崇与我商量,二人共同决定,逃离集中营。但我们的心,却从未片刻稍离师友、弟兄姐妹。

党国对民运力量的打压,从来,也永远不会手软。少一人,就少一分力量。尤其,以赤子之心爱每个普通人的人,更为少见。

待全军覆没后,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望同仁们放下成见,不吝声援郭飞雄。已免他的今天,成为你的明天。守望相助,免神形俱损。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