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標:災難中的感動模式如何取代問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