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丈夫李和平(四)

 

李和平

最没有想到的是,在寻找李和平律师的过程里,李和平的亲弟弟,同为律师的李春富律师在8月1号晚上,被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带走。同时家也被抄,电脑,卷宗,书籍等被带走。我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震惊,想不明白跟和平所办案子并无交集的李春富律师,为何在这个时期被带走?或者就因为他是和平的弟弟?春富律师所办的案子民事较多,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也会被带走。他的五岁儿子,我常常以“小雪球”这个昵称代替他乳名的那个小人儿,煞有介事的说:“爸爸是被手铐拷走的”。小雪球的妈妈在惊恐中不忘哄儿子说“那是玩具。”小雪球以肯定的语气反驳他的妈妈“那不是玩具”。那真的不是玩具。还好,雪球的哥哥并不在场。现在,两个家庭的顶梁柱都被公安带走,留下两个家庭主妇,各带两个未成年孩子。不知道明天将如何?

我安慰完春富律师的家人,开车回家。越近小区越是紧张 ,索性停在了路边。如果有电话打来,说是我家厨房漏水(春富律师就是被告知厨房漏水,要他回家看看被带走的),我现在就可以扔了身份证和手机跑了。关键是逃到哪里?想了半天,觉得无处可去,不能给亲友添麻烦。又不能住酒店。但是就是害怕回家。我放倒了座椅,躺在上面。路旁不停的有车呼啸而过,有人声说笑着。过去这是多可怕的事,一个女人,快晚上十二点了躺在偏僻马路边的车里。而现在,看着周围漆黑一片,陌生的人和呼啸的车,竟然觉得远比那被抄过的家安全。可是,我要知道春富的消息,手机还没充电,万一有消息进来,岂不错过。我艰难的开车进了地库,上了电梯,想着万一到了三楼,一群人守在那里,我可就是瓮中捉鳖的那只鳖。为什么我拿鳖形容自己呢?艰难中的自嘲吧。

电梯打开了,没有人。我松了口气。但是用钥匙开门时,我在想,会不会人就在里边等着呢?门开了,里面亮着灯,但没有人,是我出门时忘了关灯。我苦笑,自己就像惊弓之鸟,我到底做了什么,触犯了哪条法律了呢?其实,因为我是李和平的家人,连坐,我怕连坐。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