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刑满释放,与家人相聚

今天(2015年7月29日),著名盲人人权捍卫者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刑满出狱,狱方将释放地点选在临沂长途汽车站,事先为其购买了一张回家的汽车票,交给在监狱门口等候迎接丈夫出狱的刘芳。

临沂公民刘国慧陈述了当时的情形:早上5:30分左右,我和陈克贵的妻子刘芳以及他们的三叔陈光军就等候在临沂监狱大门口,等待迎接克贵出狱回家。

我家就住在临沂监狱附近,对周边环境非常熟悉。当时能明显感觉现场气氛是有些异常的。
大门口多了3名头戴钢盔,身穿正装警服的站岗狱警,周围明显多了一些便衣不时向我们张望,但他们给人的感觉和以前遇到的一些情形相比感觉不是很凶恶。当时 在距离大门口约100米的地方还有一辆白色的无牌车。这些异常情形在我们得知克贵已经获释的消息时,短时间内他们几乎都同时撤离了。

大约6点40分左右,陈克贵所在的临沂监狱19监区的薛指导员过来找刘芳(前一天给克贵送衣服时我们见过他),告诉我们说克贵已经出来了,现在正在 狱方送他去临沂汽车站的路上。他让我们赶紧到临沂汽车站去接克贵,并递给刘芳一张临沂到陈克贵家所在的沂南县双后镇的客车车票,说这是监狱给克贵购买的回 家的车票。

刘芳赶紧打电话给在临沂车站等候接克贵的他们的四叔陈光新等人,告诉他们克贵一会就被送到车站了,让他们注意寻找。

为了能够稳妥地接到陈克贵,刘芳和家人昨晚商量制定了3个今天接他的方案:

1、陈克贵的妈妈等亲友在家守候,以防止可能出现的当年陈光诚出狱时的情形。
2、陈克贵的四叔陈光新等几名亲友在临沂汽车站守候,因为头一天刘芳给克贵送衣服时,19监区的指导员曾告知释放陈克贵的地点在临沂汽车站,但当时我们对此消息是半信半疑的。
3、我、刘芳以及陈光军,在监狱大门口等候。因为我们询问接待室的狱警得知家属接释放人员一般都在监狱大门口。

我和刘芳在赶往临沂汽车站的途中接到陈光新的电话,说他已经接到了克贵。我们赶到汽车站和克贵他们见面时,我发现对面大约10米处有3个人拿手机对着我们拍照后离开了。

现在,陈克贵已经回到东师古村的家中和家人团聚。在家门口见到妈妈和儿子以及亲友时,克贵和他妈妈以及多位亲友都不由泪流满面。

另外刘国慧还透露,东师古村村容村貌很整洁,好像刚刚整理过,在村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以前那种紧张、压抑的气氛。3
图片:陈克贵和迎接他的家人及亲友在自家门口

(据维权网报道)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